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3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子张蛋都看得出来。”

    不等他对面的人愠怒,陈二狗朝某个蹲在平地边上像老鼠一样啃肉干的邋遢男人问道:“张蛋,你说富贵傻不傻?”

    那邋遢到令众多城里人作呕的中年男人使劲摇头,然后死死盯着那个摆弄手指的女孩,流了一地口水,也许对这个真正的傻子来说,永远不会懂秀色可餐四个字的含义,但也会本能觉得那水灵娘们会比手中的发臭肉干更加香喷喷。

    不给这帮子有钱人发飙的时间,陈二狗已经像个皮条客一样斤斤计较算起来,滔滔不绝道:“进山一天1000块钱,打到山跳,哦,也就是兔子加50,狍子狐狸加100,野猪加300,如果是上四百斤的另外算钱,打到黑瞎子的话,起码500,如果是东北虎,呃,那就你们打你们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不算钱。”

    对某些个依稀听明白大意的村民来说,一个个腹诽咒骂这个二狗的贪财,1000块钱对张家寨来说,意义巨大到一个绝非城市青年能想象的地步,形象点说就是半个媳妇的价格,所以用狮子大开口来形容陈二狗的“漫天要价”也不过分,只不过村民淳朴护短,也不会真去揭穿陈二狗的不仗义,陈二狗这犊子虽然出了名的不做人,但起码几次跟外村的纠纷中都出了大力气,要不是这对陈家两兄弟,张家寨没现在的安稳日子。

    “就这样算。”

    高大青年很有领袖风范,一句话就干脆利落敲定了陈二狗的价格,一两千的开销兴许还不如他一次夜生活的零头,没必要啰嗦,他才懒得管这笔钱是否让那个说话不怎么顺耳的年轻农民占到了大便宜,其实照他来说真要能撞到大野猪或者黑熊,给个一万都不是问题,试想回到圈子说自己亲手猎杀了一头黑瞎子那是如何的引人瞩目?

    那个眼睛水盈盈能勾魂的妩媚女孩从头到尾只是轻描淡写瞥了眼土里土气的陈二狗,便再没有看第二眼的欲望,一身补丁刺眼的破败棉袄,在她的世界中补丁这东西就只能出现在影视作品中,她很小鸟依人地半依偎在男朋友身边,小心翼翼检查着涂满色彩斑斓指甲油的美甲,8岁到80岁之间的村民如出一辙的惊艳眼神让她很是受用。

    陈二狗悄悄松了口气,道:“什么时候进山?”

    那青年摆着一张扑克脸道:“现在,我们回车里拿上装备就立即进山,有问题?”

    陈二狗微微眯着眼睛,笑道:“没。”

    瞧瞧这笑容,貌似谄媚,却硬是让人觉着不舒坦。把玩好相机的女人给一个缺少两颗大门牙的小孩照了张咧嘴大笑的近照后,刚好捕捉到有趣一幕——叫陈二狗的家伙狠狠盯了几眼车队里几乎暗中把所有雄性成员勾引个遍的妖精的挺翘屁股,眼中除了男人都该有的那种含义,竟还有点略微不一样的玩味,她自嘲道:“还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啊。”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刁民 第003章 弓猎

    陈二狗也很好奇这群有钱犊子会拿什么稀罕装备进山,他觉得猎枪可能性最大,寻思着见识一下土铳的升级版猎枪的风采,他对这个世界外部最大的了解来源就是那所破败高中里的图书馆,大致知道如今狩猎在国内开始流行起来,他听说那个露水河长白山猎场每年就招待不少花钱买新鲜的蹩脚猎客。

    他满怀期待双手插进袖子跟在屁股众人后面来到村头,大吃一惊,不得了,这几辆大家伙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陈二狗也能清晰感受它们的霸气,顺带着他还发现其中有两辆的车牌不太寻常,一张“沈k3”开头,一张“沈y7”,红色字头,其余黑色,很干净干脆的等线字体,弯曲处呈圆弧,让陈二狗很荒谬地想到了《红与黑》。

    虽然他这只地地道道的井底之蛙绝对不明白那个“沈k3”意味着出自黑龙江省军区,但也大致猜出这辆车的主人不简单,他下意识多瞧了那个不肯把相机放下的女人,她好像跟那根木头都坐那辆“沈y7”,收回视线,再看到从各自车上搬下装备的公子哥们,陈二狗愣了一下,喃喃道:“弓?”

    狩猎有枪猎弓猎之分,当然还有更加野性沸腾的刀猎,在陈二狗看来枪猎就像用网捕鱼,弓猎就是鱼竿钓鱼,两者都需要讲技巧,但无疑后者更具挑战性。陈二狗可一点都不觉得和这群生手进山玩弓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进山狩猎不是旅游看风景,天晓得什么时候会跑出一两头饿慌了的大畜生,陈二狗有点目瞪口呆地望着这群跃跃欲试的城里人,敢情这帮喜欢烧钱玩心跳的犊子是真当自己是神箭手了?

    弓,复杂到繁密的地步,充满金属气息,与陈二狗自家的土制弓截然不同,更加冰冷,光看那些箭矢就让人觉着血腥,一架架仿佛都在对陈二狗呲牙咧嘴,总之是一些很新颖的弓,起码陈二狗以前从没有见识过,虽然在大山里厮混蹦跳了将近二十年,他还是不怎么喜欢弓,但富贵喜欢,打心眼喜欢,就跟自己喜欢外面的世界一样,所以陈二狗觉得这次要真赚了钱就弄把那样的玩意,送给富贵,他不知道其实他赚的钱是肯定买不起那样的弓箭的。

    傻大个回家换了身衣服,背着一张巨弓和布囊大步来到村头,递给陈二狗一把猎刀和一双质地奇特的皮靴,陈二狗换上鞋子后把原先的解放鞋放进布囊,朝那群忙着分工的有钱人喊道:“可以动身了。”

    出乎陈二狗意料傻大个对那些冷兵器技术极致的弓箭貌似不怎么感兴趣,只是浅浅瞥了一眼,就转头继续对纳闷的陈二狗傻笑。

    倒是那些个城里人见到这位将近两米高的魁梧汉子,背负一张极具视觉冲击的巨大牛角弓,一身遮掩不住的爆炸性肌肉,怎么看都比健身房做教练的家伙们更加狂野正宗,这个时候众人才觉得这个傻子其实忽略掉那傻笑,还有些许阳刚美的存在,尤其是那张大到离谱的巨弓,着实让众人觉得自己手中的复合弓或者反曲弓有点像玩具的微妙挫败感。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山。

    傻大个带路,陈二狗殿后,他屁股后面还跟着一条不太起眼的土狗,很亲昵地游荡在陈二狗周围。

    兴许是傻大个步伐太大太急促的缘故,走了一个钟头左右女孩便喊累,陈二狗没反对,马上就要真正进入山林,休息一下没大碍,看到那个娇贵的美女大小姐就要把她那浑圆丰满的屁股坐到一个树桩上去,陈二狗立即阻止,喊道:“别坐!”

    吓了一跳的漂亮女孩狠狠瞪着眼前这个土包子,其他人也都瞧向陈二狗,肇事者皱了皱眉,道:“这是山里的规矩。”

    那群人虽然不太理解所谓的“规矩”,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