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4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也没有为难陈二狗,漂亮女孩有男朋友哄着也娇笑着消了气。陈二狗蹲在地上,摸着那只土狗的脑袋,眼神温暖,土狗一身漆黑,有点像狼,毛皮锃亮,美中不足的是它身上伤痕繁杂狰狞,这狗虽然骨架子不大,但偶尔会流露出一股子彪悍,只不过面对陈二狗,这只疤痕累累的黑狗只顾着摇尾巴。傻大个就站在附近,笑呵呵望着这一人一狗。

    咔嚓。

    闪光点亮起,陈二狗和他的这只狗亲昵画面被定格。依旧捧着相机的女人站在陈二狗身前,语气平淡,问道:“你进山前一个人念念有词也是规矩?”

    陈二狗点点头,瞥了眼那个树墩子,解释道:“老一辈的人都说那是山把头的枕头,不能坐。”

    女人轻声问道:“你信?”

    “信。”

    陈二狗毫不含糊道,仿佛身后长了眼睛,道:“不准笑。”

    这让原本咧开嘴的傻大个立即闭上嘴巴。陈二狗发出一声咻,那只黑狗立即无比矫健地飞奔出去,瞬间消失于森林密处,他缓缓起身,看着女人道:“我知道你跟富贵一样,都不信这个,也对,都是无神论者,唯物论者,信这个太封建落伍了。”

    女人把相机放好,轻笑道:“其实用科学的方法能解释你这个‘规矩’,树墩子根部在地下,这就使得一些瘴气会从树桩的木纹渗透蒸发出来,人要是坐久了,身体难免会因为潮气浸透而生病。”

    陈二狗愣了片刻,道:“你研究过这个?”

    她摇头道:“我不研究这个,只是刚看到,刚想到。”

    心中有点感慨的陈二狗挠挠头,道:“你一定读本科大学吧?”

    她莞尔一笑,仿佛听到一个挺逗的冷笑话,也没有解释,只是点点头算作认可,她第二次比较认真地打量起这个有些小智慧的“刁民”,难道在他的世界中聪明的定义就是本科大学生?她叹了口气,抬头打量着白桦林顶端风景,自言自语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

    陈二狗即使听到了也理所当然的听不懂,因为那是最纯正的老式英语腔调,他这样一个英语口语几乎为零的家伙如果不是被英语拖累恐怕也不至于考不进3本,虽然3本和专科对他来说意义都一样,他高中时代那个口语糟糕透顶的英语老师恐怕自己都考不出四级,带出来学生成绩可想而知。

    突然她问道:“问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你为什么叫二狗?”

    陈二狗自嘲道:“本名不好叫,加上家里刚好有两条狗,村里人就起了这个绰号,最开始也不适应,听着听着习惯也就无所谓了。”

    女人略微愕然,显然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与她来说无伤大雅的事实,她突然瞧见陈二狗脚上那双皮靴,道:“这是不是靰鞡鞋?”

    陈二狗真没想到这位小姐还知道靰鞡鞋,这女人怎么好像啥都知道一点的意思,女人太聪明了不好,突然眼神一黯,似乎勾起了些回忆,轻轻做了个深呼吸,点头道:“是靰鞡鞋,是妈亲手缝制的,用的是牛屁股和脊骨处的皮,杂糅进靰鞡草后穿起来防寒防潮,舒服坚实,一张大牛皮也就做四无双的样子,对我们来说是顶宝贝的东西了。”

    她笑道:“是很宝贝。”

    陈二狗笑了笑,把她的认可当作了一种可有可无的应酬。他笑得有点腼腆而矜持,这是他的老毛病,一面对女孩就紧张,更别说漂亮又有钱的城市大小姐,现在他手心就已经渗出不少汗水,不过好在他的表演天赋还马马虎虎,紧张被隐藏得比较好,但他不知道自己紧握微颤的拳头早就悄悄收入这个女人的缜密视野。

    女人微笑问道:“那你另外一只狗呢?”

    陈二狗犹豫了一下,淡然道:“死了。”

    她呆滞片刻,轻声道:“对不起。”

    陈二狗盯着她,仿佛瞧见了一头五六百斤的大野猪,偏偏这野猪还如花似玉,这让女人破天荒地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推了下镜框。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刁民 第004章 猛人

    这支穷富阶级泾渭分明的狩猎队伍继续深入山脉腹地,一路上倒是撞到了几只撞到枪口上的野鸡,陈二狗对这帮公子哥的箭术实在不敢恭维,见到芝麻绿豆大的猎物后就兴奋得跟瞧见了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一惊一咋外加嘶吼嚎叫,让陈二狗哭笑不得,就这水平也敢来弓猎600斤的野猪?说实话就算是陈二狗在这条山脉扑腾了十几年撑死了也只见过一头500斤出头的野猪,500斤的野猪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城里人当然没个参照物,这样的野猪完全就跟一辆小型推土机一样,直冲过来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堆人也能给拱翻,600斤的野猪王?陈二狗冷笑,那些充满现代化气息的精密弓箭恐怕撑到极限、在射中要害的前提下也未必能当场射死,何况陈二狗还很质疑这群公子哥的臂力。

    虽然射术不堪入目,但好歹胜在人多,还算缴获了几只战利品,其中包括两只千疮百孔一样血肉模糊的野鸡,还有一只头颅被洞穿的野兔和一只运气不佳的松鼠,这只出来觅食的松鼠被发现后在枝桠间逃窜了许久,称得上箭雨中求生存,最后被明显射歪的一箭歪打正着,得知这些箭矢一根就需要几十块钱后陈二狗都替他们心疼。

    一路下来,陈二狗也大致了解这支队伍的组成,领头的高大青年是黑龙江人本省人,叫杨凯泽,他女朋友被称作微微,两个上海人分别叫周灵峰和孙桂堂,一胖一瘦搭配着挺有视觉效果,还有个来自杭州,斯斯文文,清瘦得有点书卷气,似乎是浙大的高材生,这着实让陈二狗好生仰慕了一番。

    喜欢拍照的女人一直游离于这个圈子之外,话语极少,陈二狗也摸不清她的脾气,她身后那根木头一样的男人更是一路沉默,就打猎来说陈二狗算半个行家,看得出那个肤色古铜色的健硕男人对丛林并不陌生。

    傻大个没有动那张气势惊人的牛角巨弓,这也免去那群公子哥的尴尬,陈二狗知道富贵要出手其余的人就没那个自尊脸皮继续玩乐下去了,这不是他特意关照富贵的,富贵本来就不是傻子,这点小事根本就不需要他提醒。

    “赤丙,你见过600多斤的野猪?”女人显然不曾尝试过野外狩猎,虽然不像前面那个漂亮女孩那般叫苦撒娇不迭,却也走得艰辛,不过这都仅限于她的步伐,神情依旧平淡如一杯白水。现在的她也没了照相的闲情逸致,能跟上众人脚步就已经不易,她朝时刻陪在她身边的“木头”抛出个问题。

    “见过。好像是613斤,一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