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5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个人根本扛不动。”

    木头终于开口,“不过那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是在湖北神农架。”

    真是不说则已,一说便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就尾随在他们身后的陈二狗大大惊讶了一下,这样块头的野猪王,四五只普通猎犬冲上去根本就不够它啃,头狗扑上去极有可能就是瞬间被獠牙刺杀的下场,陈二狗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女人啧啧称奇,道:“有这么个说法,一猪二熊三老虎,最厉害的是野猪,其次是黑瞎子,最后才是老虎,记得爷爷说过松树林里的野猪最可怕,因为常在会分泌一种黏稠松油的松树上蹭痒,在地上打滚沾上泥土后就跟穿了盔甲一样,枪都可能打不透,我没说错吧,赤丙?”

    那根木头点头道:“没有。”

    陈二狗摸了摸下巴,开始真正好奇这个聪明女人的来头。

    她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道:“这么一头野猪王,怎么杀死的?”

    陈二狗眼中木头一样的男人平静吐露出两个字,“手刃。”

    她继续沉默,有着出乎陈二狗想象的定力。

    陈二狗情不自禁咽了一口口水,伸脖子望了眼在前面领路的富贵,琢磨着啥时候那个傻大个也能有这通天一般的大能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事情谁不想,陈二狗觉得这世上估摸着也就富贵那傻瓜没这想法,有些时候他觉得别人说富贵傻还真不冤枉他。

    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黑狗的叫声,浑厚而凝重,中气十足。

    大猎物!

    陈二狗和傻大个几乎是同时脸色微变,既有兴奋也有担忧,没这群碍事的有钱人,这种挣大钱的机会他一定会掰命也要抓住,但有这批家伙在场,万一闹出个断胳膊少腿的事故,陈二狗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野猪什么的畜生哪管你是富翁的儿子或者是大官的儿子,直接戳死再说,到时候陈二狗就算把整座山脉的野猪崽子都杀光顶屁用,这样一思量,陈二狗箭步前冲,丛林中矫健穿梭,让那个女人小小刮目相看了一次。

    将近两米的个子,再匀称雄健的体魄也难免给人臃肿笨重的感觉,但傻大个富贵哪怕是手持巨弓也像是一头灵活的豹子,第一时间便窜了出去,偏偏还悄无声息,宛如一只行走于黑夜的野猫,他和陈二狗一前一后速度赶往黑狗出声的地方。

    密林中,一猪一狗怒目对峙,那只跟寻常土狗没啥两样的黑狗身躯微弓,眼神如狼。

    这是一头堪称巨大的野猪,两颗獠牙硕大锋锐,低声嘶吼,虽然说一只狗不足以对它造成生命危险,但面对这样赤裸裸的挑衅,一根筋的它终究不会无视。傻大个猫在一根松树后面,恰好是逆风向,手中已经握有一根弓箭,松树林中光线并不通彻,暗黄色的古朴牛角弓格外出彩,能做成这样的巨弓可想而知那对牛角的稀罕。

    陈二狗来到他身后蹲下惊叹道:“好家伙,该有450斤吧,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偏偏在今天碰上。富贵,你有没有把握,后面可还有一群绣花枕头,要是没把握我就让‘黑豺’把这头畜生引走,没必要为了五六百块钱冒大风险。”

    傻大个笑了笑,腾出手伸出三根指头。

    陈二狗皱了皱眉头道:“你确定三根箭就够了?”

    傻大个点点头,一张笑脸格外憨厚,但眼神却有种常人不可理解的野性,如果善于捕捉细节的那个女人看到,一定会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傻子能有的眼神。

    陈二狗一咬牙道,“那我和‘黑豺’做诱饵,你看准机会。”

    傻大个摇摇头,转头,看了眼后方,那是那群公子哥千金小姐的方向。陈二狗懂他的意思,富贵要把那群人做诱饵,叹口气,道:“富贵,人家的命比我们的值钱。你既然有把握,就让我来,再说你要万一失手,我也不至于没活命的机会,这不还有黑豺在我身边吗?死不了。”

    傻大个笑容依旧,也仍然倔强地摇摇头。

    看到那伙估摸着是第一次见到野猪的年轻纨绔已经差不多赶到,陈二狗根本没想要去说服这头犟牛的欲望,直接就冲了出去,中指放在嘴边吹了一记尖锐口哨,原本与大野猪纠缠的黑狗立即后撤跑向陈二狗,一人一狗狂奔起来,无比默契。

    几乎是同一时间,傻大个也行动起来,曲臂,拉弓,瞄准,一系列动作竟然没有丝毫凝滞,浑然天成,似乎根本早就预料到了陈二狗的举动。

    此刻这对兄弟之外的所有人刚好能瞧见傻大个的背影,只见一个魁梧身影,粗壮手臂拉开一张巨型角弓,赫然如满月,肆意张扬着一种也许可以称之为与生俱来的狂野气息,光线朦胧间,雄伟如一尊战争神祗。

    目瞪口呆。

    这样一张巨型牛角弓,要拉成这个恐怖幅度,需要多少恐怖的臂力?远处在射箭俱乐部熏陶了一段时间的公子哥都极其崇拜那些传说中能拉开80、90磅复合弓的强人,至于拉开一百几十磅的存在,对这群业余玩家来说根本就是传说中的人物,基本上到了这个级别和境界就可以去单挑北极熊或者北美棕熊了,见到这一幕,别说是他们,就连那个见识过六百多斤野猪的沉默男人都霎时间瞳孔收缩。

    嘭!

    第一箭破空而出,其尖锐洞穿力让那群胡乱射中几只小玩意便无限膨胀的年轻人甚至来不及嫉妒汗颜,只感受到一种最纯粹的窒息,他们很难想象被这一箭射中的猎物会是怎样的下场。

    嗷!一声凄厉惨叫立即传来。

    第二根异常粗长的弓箭已经夹在两指之间,巨弓再次被瞬间拉出一个第二次见到依旧震慑人心的弧度,弓和人随着猎物的飞奔也平行移动起来,不到两秒钟,立即爆射出去,这一次猎物的嚎叫愈发凄惨,仿佛可以响彻整座森林,飞鸟阵阵,毛骨悚然。

    不等这嘶吼余音消失,第三根长箭便再度电光火石间急射出去,这一次众人甚至能听到箭矢捅穿猎物身体的声音,而它的再次嘶吼也有了种绝望气息,放下那张堪称中国传统弓巅峰的牛角弓,傻大个转身,笑容灿烂,憨厚傻气,没有半点城府的模样。

    一群人在无言的震撼中赶到现场,一头肥壮到令人发指的野猪侧倒在地上,三根长箭无一例外插在身上,一根在腿部,第二根在颈部,第三根则直接从耳部洞穿了它的整颗脑袋,这一箭无疑才是真正的致命伤。

    在黑龙江土生土长的高干子弟杨凯泽胆战心惊瞧了眼傻大个,嘀咕道:“大猩猩?”

    就读于浙大的杭州斯文富家公子蹲下来观察那头战利品,拔了半天愣是拔不出那第三根箭,满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