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470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最多一个月砸进去8位数字,就跟打水漂一样没了影,他家老头子不一样打不敢骂不敢。

    可姚峰现在就是这个团体中最有威信的角色,原因只有一个,他是陈浮生在党校的室友,也是第一个选择往陈浮生那边站队的聪明人,通俗一点解释,后来公认“大虎人”的陈浮生愿意带他们这帮二世祖玩,是看在姚峰的面子上,没有疯子姚峰牵线搭桥,也就没有后来一系列在公子哥们眼中跌宕起伏的精彩故事。

    陈浮生到达密码酒吧门外,发现狗王俞晗亮的干儿子牛蛙正和孙润农闹着玩,身边还跟着已经好几个月大的小守山犬。陈浮生在党校学习期间得知俞晗亮带着牛蛙和一辆宾利上门,只是给牛蛙求一条小狗,曹蒹葭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询问意见,陈浮生稍加考虑就同意了,倒不是说小守山犬崽子就是那个价,只不过他了解过牛蛙大致情况,如果说乔麦是生活背景最像他的女人,那么这孩子也有相似的气息,属于气味相投的类型,陈浮生信命,越来越相信缘分这东西。

    后来宾利车就送到了石青峰俱乐部,恰巧曹蒹葭又答应下让李青乌父亲李红旗做俱乐部司机,干脆就让这位出狱后并不容易找工作的男人给石青峰做事,听说他爱车如命,待人谦逊和善,得到石青峰方面一致好评,陈浮生也松一口气,能在能力范围内去帮助一个历经过大风浪的男人,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终归是一件好事。他做掉过不止一个人,作孽的事情也没少干,总得给自己尚未出生的双胞胎孩子多积一点阳德。

    “你给他取了什么名?”陈浮生走过去笑问道,小守山犬很有灵气。虽然不大,但清晰记得陈浮生的气息,跑到他身边很起劲地摇尾巴。

    牛蛙见孙润农喊这家伙老板,自然而然知道眼前男人就是让干爹心悦诚服的猛人,也知道狗是从他那里“买”来的,略微局促而心怀敬畏道:“陈叔,我叫牛蛙,就给它取了个带牛字的名,青牛。”

    “青牛。”

    陈浮生喃喃自语道:“果然是缘分呐。”

    不知为何,每当遇到让人感慨的巧合,陈浮生都会想起鸡鸣寺里那个撑伞穿青花布鞋年轻女人的口头禅。都是缘分呐。

    陈浮生爷爷给老一辈守山犬取名就有一头叫青牛。

    进入密码,很容易就找到姚峰一伙人,贾朋亲自伺候这一大堆来自江苏各地的纨绔,其中四个都跟着大老板一起在华西村或者某大型钢企实习过,在陈浮生到场之前,都是这四个人在眉飞色舞讲述一环接一环的段子,什么在苏北某小地方跟一群村民发生摩擦,最后被浩浩荡荡百来号扛锄头铁锹的家伙追了几里路,被堵进山里,最后尝到了浮生哥烧烤野味的手艺,要么就是陈哥在钢企文化部把某棵女神级的水灵白菜糟蹋了,事后轻熟女美眉要死要活就差没把陈哥绑架起来,偶尔憋闷了,陈哥还会忙里偷闲,带他们去用最原始的传统弓组合反曲或者复合弓进山玩弓猎,或者带他们去廉价大排档尝鲜,吃最便宜的菜,喝最便宜的酒,抽最劣质的烟,酒足饭饱后甚至教他们玩玩刀,那叫一个眼花缭乱,把一帮富家公子哥给熏陶得一脸崇拜,五体投地啊,估摸着那几个家伙打从出生起就没这么佩服过谁,加上实习期间陈浮生确实没少给他们出主意,情感生活上和家族商业领域都会出谋划策,这两个月多时间,对他们而言,当然是丰富多彩跌宕起伏的难忘时光。

    小驴和王朝新几个都是临时从浙江赶来南京凑热闹的“外行”,一开始不太理解死党几个为什么脑子抽筋了一股脑拜服一个年纪并不大的男人,听故事的时候也是半信半疑,他们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在学校都只顾玩白菜了,等好不容易熬出一张毕业证,走出象牙塔踏上社会,怎么都要适应个两三年,好好挥霍青春。所以一伙人中除了少数几个天生对商业有兴趣的优秀家族接班人,大多都没有太多值得称道的人生阅历,不坎坷不波折,何来真正深厚的底蕴,碰上一个被同伴吹上天的猛人,一半是好奇一半是怀疑。

    “又开始拉火车皮了?”陈浮生走上二楼,姚峰四个人立即全部起身,不约而同让出位置,态度好得足够让他们老子感到憋屈。

    “没,咱说的可都是实话,没半点水分!”姚峰笑道,给坐下后的陈浮生倒了一杯酒,他们现在跟陈浮生处久了就开始习惯喝白的,因为陈浮生说了,跟狐朋狗友客套那就看价值喝啥等级啥价格的红酒,跟哥们死党一起打屁,那还得上白的,所以他们喊的酒都是白酒,十足另类,拉火车皮是陈浮生的术语,意指吹牛,他们没能看透其实不算一个圈子得陈浮生,但他的脾气琢磨得七七八八,知道不喜欢玩虚的。

    “就是,在钢企那会儿,那个叫程纤的妞,多骄傲的一座冰山,在陈哥面前还不一样融化了,天天在食堂等你,一脸的以身相许啊,咱们几个又不是瞎子,会瞧不出?”一位面貌憨厚其实骨子里无比风骚的家伙笑眯眯道,稍稍放低声音,“我们可记得好几晚陈哥你都挺晚回宿舍,虽说也就是一两个钟头的事情,可一两个钟头能做多少事情啊,疯子,你们说是不是?再说了,苏家那位‘蜻蜓’妹子当初也没少去华西村找陈哥,每次都是神采奕奕的来,略微憔悴地拖着疲惫身子离开,足见陈哥在某个方面能力不是一般彪悍啊。”

    陈浮生周围响起一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怪笑,一个个眼神也跟纯洁八杆子打不着。

    “她跟我不是你们这帮兔崽子想的那回事。”陈浮生无可奈何地笑道,事实上他的确跟那个程纤没太多情感上的瓜葛,甚至连暧昧都称不上,这里头牵扯到一点魏公公的早年恩怨,加上她的确有点想要攀上陈浮生这棵大树完成飞上高枝变凤凰的念想,陈浮生也没戳破,因为有成圆芳在前,他对这一类女人并不太反感,不过他肯定不会“入套”,不过力所能及地拉她一把还是可以的,天晓得这种女人以后会不会一跃而起,天底下有幸鲤鱼跳龙门的角色多了去,多结一份善缘总比多得罪一个怨妇来得划算。

    至于苏青婷,陈浮生也一样没有下嘴,他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是注定纠缠不清的野心家,与苏青婷打交道,在他看来还不如跟李芙蓉套近乎来得轻松,没有后顾之忧,在陈浮生心里,周惊蛰这类红颜才是最安全的暧昧对象,能躲就躲,等哪一天耐心极佳野心极大的苏青婷也熬不住,跑来南京摊牌撕破最后一层纸,进城后各个方面都在疯狂进化升级的陈浮生想必那时候道行也足够对付一个“黄毛丫头”。

    “陈哥,手感咋样?小芊芊那妞可是那边的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