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471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头号花旦,要不是人家对你心有所属,我早就越级挑战了,咱是无良纨绔不假,可纨绔也有一颗追求美的红心不是?”某斯文男火上浇油道。

    “死远点。”陈浮生笑骂道,“敢阴我,等下灌得你连男人女人都认不出来。”

    “咱们的酒品都被陈哥你带出来了,一点不怂啊!”斯文男“猖狂”笑道。

    陈浮生突然察觉到某个方向眼神不善,抬起头,发现袁淳那张白莲花一般的纯净脸蛋,还有眸子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恼怒意味,显然这妮子听到某些家伙的确不能全算信口雌黄的段子,这种真假掺半的话最容易让人相信,陈浮生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于是干脆懒得解释,给同样开始打量袁淳的二世祖们介绍道:“袁淳,这才是真正的头号花旦,水灵吧?我们密码的台柱,酒吧少了我一样赚钱,少了她就冷清了。我警告你们这群牲口别动歪脑筋,人家是好姑娘,你们配不上的。”

    袁淳脸色略微好转,眼神也温柔几分。

    “陈哥,不带你这么埋汰有志青年的啊,被你教育后我们可都立志于做一名对党和人民都有贡献的良民,不能把我们都一棒子打死不给机会噻?”斯文男叫苦含冤道。

    “你们先扯,我谈点事情。”陈浮生笑道,他并没有趁这个机会跟小驴这几个新加入者寒暄客套,没必要,跟这种圈子打交道,有实力的就能顺理成章进入其中,没资本的就是撞得头破血流了也爬不进去,跟魏端公和老爷子学来一个道理,生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有些手段可以精益求精,不择手段地去趁热打铁,但有些事情,就得温火慢炖,急了反而显得用心不纯,所谓路遥知马力,绝不是空话大话。

    和袁淳来到相对安静的角落,陈浮生见妮子脸色还是不如往常温暖,调笑道:“难道我们的南京夜场皇后吃醋了?这可是大新闻。”

    “没有!”袁淳郑重声明道,格外加重了语气,“我这也绝对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没吃醋好,不伤神,不伤神就不伤心,不伤心就能像一朵花儿无忧无虑地绽放,多好。”陈浮生轻声感慨道,兴许是在党校期间死命吸收系统知识,多了点知识储备,在想吐露点什么的时候也不至于卡住,他斜靠着栏杆,先瞥了眼依然清纯无敌的小妮子,继而望向一楼酒吧大厅,扫视着楼下一张张神情各异的脸庞,“如果我当时考上大学,走出张家寨,现在应该刚刚毕业三四年,运气好的话能在大城市找到一份工作,最多刚经历完磨合期,小小起步,一个月多的话拿四五千的工资,为买房努力拼搏,为讨上城里媳妇而奋斗,偶尔朋友喊我来密码这种高档地方,也肯定惴惴不安,也许跟楼下某个小伙子一样,只能眼睁睁巴望着楼上天仙一般的你陪在另一个成功男人身边。”

    袁淳愕然,似乎从没有考虑过这种“幼稚”的问题。

    她心目中,这个近乎白手起家、以空手掏白狼著称并且手腕跋扈的未来江苏省天字号凤凰男,总是跟平庸、惆怅和萎靡不沾边,仿佛他永远充满斗志,是一只如头狼般的猛犬,带着一群拉风强悍的家伙一起朝终点毫无阻碍地狂奔。

    “哈哈,其实我进密码前是有担心的,怕一进来就发现我的台柱被某个牲口给拐骗得手了。”陈浮生打趣道,转头笑眯眯凝视着不得不跟着他一起思维跳跃的女孩,“你不吃醋,我可是会吃醋的,你看,我比你老实多了。”

    “你也会吃醋?”袁淳眨巴着水灵眸子,似乎比较期待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延伸下去。陈浮生在公子哥那些富贵圈子的纵横捭阖左右逢源,袁淳不懂,也不想去深思,而这位老板在黑道上的风云,她更是遥不可及,所以她看上去比较珍惜偶尔的拉家常,尤其当家常围绕一个比较有那么点深意的话题展开,

    袁淳会情不自禁有小小的遐想。

    可惜陈浮生却没有如她所愿,很快转移了话题,“前段时间我也有跟江亚楼那边联系,他说可能将在上海和杭州的酒吧议程进度提前,因为双方在酒吧业都有成熟的经验,加上他近期挖墙角挖到一个完整的团队,我也能提供一批芳姐留下來的资源,所以有可能需要你提早赶去上海熟悉情况,因为我希望你能够参与到酒吧创业的每一个环节,而不只是一个以外来者身份空降插进去,到时候没有我镇场子,在人生地不熟的上海,你一个面善心慈的小妮子会怯场。酒吧名字想好了,就叫queen,皇后酒吧,怎么样,不错吧?”

    袁淳没有发言,那张也许会一直干干净净下去的动人脸庞有着淡淡的落寞。

    她原本只是一个安分守己知足常乐的孩子,就像被一个野心家强行拖上战车,然后就彻底身不由己。也许在听到他说出“在长三角打下一片大大的天下”会兴奋雀跃,但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喜悦出人头地还是更多开心成为他人生中的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

    “你放心,小宝和林钧他们都会跟过去,我不会让你做光杆司令。”陈浮生轻笑道,不知道是真误解了她那点孩子气的小心思,还是在装傻。

    袁淳点点头,挤出一个不太勉强的笑脸,一如既往的阳光灿烂。

    “我到时候会常去你那边蹭酒喝的。”陈浮生玩笑道,“如果你遇上不介意已婚和相貌的漂亮美眉,记得第一时间推销我。”

    “流氓!怪叔叔!”

    袁淳毫无杀伤力骂道,望向一个角落,收敛神色道:“黄养神在那边等你,有话要跟你说。”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陈浮生点头道,轻轻叹气。

    “晚上你可以送我回去吗?”袁淳突然问道,很决绝。

    陈浮生当时已经转身,看不清脸色,平静道:“没问题。”

    第四卷 那一束狗尾巴草 第43章 大结局(中)

    黄养神本以为经过长时间酝酿已经能够做到坦然面对陈浮生,可当陈浮生走向他,今非昔比的黄养神发现自己倒酒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幅度不大,这一刻,南京上九流里的新贵人物彻底明白,一些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也许一辈子都抹不掉。

    “先喝酒,换瓶白的,一人一半。”陈浮生坐下后没有接黄养神递过来的红酒,示意领班去拿瓶白酒。

    沉默的黄养神也干脆,直接用差不多能倒2两的玻璃杯敬酒,先自罚3杯,然后一人一杯,一瓶酒很快就见底,陈浮生又要了一瓶。酒量并不出众的黄养神依然没有罢休的意思,继续灌酒,满脸通红,然后转青,陈浮生也不阻拦,在自己喝下差不多半斤后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能好聚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