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472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好散不容易。都说酒后吐真言,现在回想一下,除了跟你喝过几次茶,喝酒的机会不多,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别留下遗憾。”

    黄养神又倒了一杯酒,灌进喉咙,差点吐出来,硬是憋回肚子,红着眼睛满嘴酒气道:“陈哥,我跟你一样都是苦孩子出身,我呢,学习出息不了,小时候也不懂事,浑浑噩噩,混吃等死的货。等老妈死了,才知道自己的不做人。我现在觉得一个人啊,穷怕了逼疯了,难免没心没肺,能往上爬什么都顾不上。”

    陈浮生笑了笑。

    黄养神往死里喝了口,继续道:“现在说什么感谢啊感激啊感恩的话,都太他妈矫情恶心了。我黄养神要不是你陈哥拉扯上来,就是一坨屎啊,还他妈是随便拉出个公子哥踩上一脚都嫌脏的那种!可现在呢,那些不可一世斜眼看人的家伙跟老子勾肩搭臂称兄道弟的,一起出去吃鸡还他娘的知道把最漂亮的小姐让给老子,这世道啊,太牛掰了!哈哈,谁说一坨屎就不能翻身?!”

    黄养神双眼恍惚,貌似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我到现在还清楚记得陈哥第一次给我个位置,那是在石青峰,我第一次喝上了龙井茶,味道忘记了,因为当时太紧张,也不懂茶,但陈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我都一清二楚,那时候,我这坨屎才知道机遇这玩意,就得亲手去抓,陈哥你后来闲聊的时候说过一个人能抓住人生中最重要的几次机会,就算混出人模狗样了,第一次,是你打赏的,我接住了,现在第二个来了,我还是会去抓,就是下跪磕头,我也要求陈哥你别拦我,我就是这么一个势利的混蛋,有更好的平台,有更好的跳板,就一定要去撞一撞南墙,张雨荷算什么,一个地方上处级干部的女儿,还势利精明得跟什么一样,看不上老子,老子还看不上她!现在那北京妞不一样啊,进出省委大院就跟上趟公厕一样轻松,说句心里话,我是真觉得吃她得软饭,不丢脸!”

    “你喜欢她吗?”陈浮生问道。

    “喜欢。”黄养神毫不犹豫道,酣醉醺醺,“张雨荷跟她比根本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她有钱,有气质,有背景有靠山,有魄力有野心,我凭什么不选她?”

    “那就是不会后悔了。”陈浮生轻声道,“很好。”

    黄养神突然哽咽起来,醉眼蒙胧地望着陈浮生,道:“陈哥,我是不是很忘恩负义?”

    陈浮生道:“有点,不过还算在情理之中,我能理解,也能接受。你别怕我给你小鞋穿,等你有一天坐到我这个位置上,就会明白我现在的想法。你放心跟着她,我就一句话,赌赢了逢年过节别忘了回来请你的陈哥喝好酒,赌输了也别觉得走投无路,再回来,给我做事,总有你一口饭吃。”

    黄养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糊了一脸,是真醉了。

    接下来就是黄养神唠叨他的,陈浮生说自己的,鸡同鸭讲一般,两个人各说各自的,两瓶白酒在一个半个钟头内就解决掉,然后两个人却又废话了半个钟头。最后是相对清醒的陈浮生让余云豹和林钧把黄养神送回住处,据说他第二天就要跟北京妞去天津,事后还要转战海南,都是淘金的好地方,不比陈浮生的山西差。

    看着一手栽培起来的黄养神被搀扶下楼,其实一直清醒的陈浮生百感交集,说不别扭实在太假,不太愿意纠结这个头疼问题,陈浮生趁着状态去姚峰那边凑热闹,皇后酒吧会在上海和杭州陆续启动,到时候免不了要接受沪浙一带金主的照顾,尤其小驴和王朝新在杭州是泡吧族里出了名的标杆式角色,能量不小,对待这类人物,度的把握很要紧,太给他们面子对方容易轻飘飘,太不给面子也容易冷场,而且陈浮生跟这群“年轻”家伙相处没什么压力,无伤大雅的借酒浇愁起来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和他们一起喝到11点多,密码也开始火爆起来,陈浮生还得到处逛悠,这里一杯酒那里几根烟,很快就坚持到凌晨袁淳下班,他陪着南京夜场知名度俨然超过自己的密码花旦走出酒吧,没急着上车,而是在车外缓了口气,过惯了党校培训里正常规律的生活,一下子撞进都市中的繁华夜生活还真有点不适应,袁淳就靠着车门看他蹲在地上深呼吸,见他蹲了挺久都没站起身,有些担心,便也蹲下去,皱眉道:“不舒服?”

    “发现自己没有当初的适应能力了,难不成这么快就老了?”陈浮生自嘲道。

    “一个人在爆发初期潜力值总是很可观的,到了成熟期,当然不可能继续保持一开始的状态,要不然那个人就是神仙了。”袁淳安慰道,听起来是一个很专业的解释。

    “好像官方发言。”陈浮生摇头笑道,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听腻了体制内人员的语调,现在再听小妮子有老气横秋嫌疑的好心安慰,有点忍俊不禁。

    袁淳赌气地不说话。

    “怎么送你回去?酒驾被抓可是要被扣驾照的。”陈浮生尴尬道。

    “我考出来了,你敢坐我就敢开。”袁淳打起精神道,跃跃欲试。

    “敢啊,我跳车水平跟飙车一样生猛。”陈浮生乐呵呵道,还真把车钥匙丢给袁淳,小妮子也不含糊,径直坐上驾驶席。

    马路上车辆不比白天,袁淳这位新手也谨慎,所以陈浮生得以平安地到达袁淳所住小区,在袁淳提议下他们先在小区门口的小饭馆吃宵夜,她特地给陈浮生倒了杯开水,估计是想要给他醒酒,她其实并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不过见陈浮生狼吞虎咽,也就随便要了一份油腻最少的蛋炒饭,她细嚼慢咽,柔声问道:“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你怎么处理黄养神的事情?”

    陈浮生随口道:“还能怎么样,让他走呗,就当让他欠下这笔人情。其实我要整他也不是不可以,也没有什么难度,不过没必要,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一个人不能把脚下的路越走越窄,在张家寨的时候我其实也懂这道理,但不想去做而已,说到底还是任性,现在手里头有点钱了,也快是做父亲的人,就不能不在乎这个,我很信现世报。你呢,做你的简单孩子就行了,牵扯进来的话没好处。”

    袁淳呆滞了一下,低头吃饭。

    吃完宵夜把袁淳送到公寓楼下,她突然说想要去不远处的小公园坐一坐,陈浮生也就顺着她来到一个有亭子有流水有秋千的安静地方,袁淳坐在秋千上轻轻摇晃,似乎根本不当陈浮生存在,并且打算一直沉默下去,陈浮生出饭馆的时候就端着一只一次性纸杯的茶水,等他喝完也没见小妮子有说话的念头,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尝试着坐在她附近的秋千上,望着天空,怔怔出神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