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戏诸侯 - 分卷阅读474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你也是个傻子啊,跟我们家富贵一个德行。”陈浮生笑道。

    “有机会能跟富贵哥过招不?”周小雀问道。

    “成啊,这没问题。”陈浮生干脆躺下去,躺在车顶上叼着烟翘着二郎腿,有些感触,“上次我跟媳妇办婚礼,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尉,也不知道下次回来能不能再牛掰一点,弄个校官耍耍。这傻大个一般不跟人较真。真犟起来比我还劝不动,要不是出了张家寨去当兵,估计他就随便找个农村婆娘暖炕头了,我刚进城那会儿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攒钱给他买个水灵点的媳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也不知道哪家的闺女能让他瞧上眼。”

    “陈哥,嫂子也快要生了吧,听说是双胞胎?”周小雀那张刻板冷漠的脸庞现在是越来越柔和了,很难想像他是最一名拔尖的职业杀手。

    “嗯,是啊,快了,兔崽子叫陈平,闺女叫陈安,陈平陈安寓意平平安安,名字俗是俗了点,不过喜庆,我这做爸的不一样被人喊二狗喊了十几年。”陈浮生脸上乐开了花。

    周小雀抽着烟,应该是想起了还在记恨他的女人龚小菊。

    “北京,老子来了!”陈浮生坐起身大声嚷道。

    第44章

    北京某处僻静茶馆,面对面坐着一位雍容贵妇模样的中年女性和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人,女人穿着得体略显刻板,一看就是体制内的人物,男人则不如何出彩。低调内敛,跟老北京人一样。女人喝了口茶,问道:“小李子,你怪蒹葭吗?”

    有一个滑稽绰号的后辈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怪她,一点都不,小时候我就习惯了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努力成长,现在也没差别,我还是个子没她高,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不那么爱哭了,也不需要她帮我去抢回糖葫芦。”

    男人说得云淡风轻。却难掩眉宇间的苦涩,双手捧着茶杯,望向窗外,“那时候多简单啊,顿顿吃三碗饭,就是想长个子,能有个让她可以依靠的肩膀,现在看来这辈子是没希望了。傅姨,其实那次南京婚宴我偷偷赶过去了,不过没露面,远远看着,蒹葭真漂亮啊,我第一次见她单纯为一个同龄男人笑容灿烂,那一刻,我连嫉妒的勇气都没了,我知道就算我打败了陈二狗,也同样输给了他,我自己都可怜自己,太没骨气也太没斗志了。”

    被称呼为傅姨的女人叹息一声,道:“你父亲没有说什么?”

    “小李子”摇头道:“没有。”

    傅姨明显停顿了一下,道:“陈浮生一个月前去山西忙煤矿的事情,上个星期还去了趟内蒙古,为一个叫乔麦的南京女人闹了一场,不知道怎么跟孙老虎有不浅的交情,才把事情压下去,昨天刚到北京,跟神华集团谈合作,我不瞒你,神华的举动出自我手,不过不是为陈浮生铺平道路,纯粹是想提前给我那外孙外孙女一个红包,不管我如何瞧不顺眼他,蒹葭还是我女儿,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也是我的亲人,小李子,在你能走路的时候我就把你当女婿看待,即使到现在。曹家跟李家闹出不愉快,我一样没把你当外人,所以这次陈浮生来北京,你教训他一顿,我不会拦你,只希望别太过火。”

    小李子苦笑着摇摇头,放下茶杯,道:“傅姨,我暂时不会去找他麻烦的,我现在还忍得住,等哪天实在憋不住了我再动手,最多也就是让他少赚点钱,或者弄出点擦伤,杀一杀他的锐气,不可能把他逼上绝路,到时候蒹葭会恨我一辈子,我负担不起。父亲说过,一个男人,不作妖不造孽,才能成大事,我总不能让他看扁了。”

    傅姨感慨道:“你这块璞玉,也只有陈龙象才敢下手雕琢。”

    小李子露出一个牵强的笑脸,好奇道:“以傅姨您的脾气,当初怎么能答应蒹葭嫁给陈浮生?”

    傅姨无奈道:“蒹葭跟我们所有人都耍了一记花枪,还是连环回马枪,连她老太爷都扛不住,更别说我这个做妈的了,等她怀上孩子,再给家里捎话,说她其实什么事都没有,让我们安心等着抱孩子,我们是连气都不知道往谁身上撒啊,老太爷也是乐个不停,我们也只好就此作罢,老太爷发话,家族里头不安分的后辈们谁敢乱给陈浮生小鞋穿?”

    小李子,自然就是那个连魏端公都不放在眼中的李夸父了。他突然微笑道:“抛开情敌身份不说,这个‘二狗’还是有很多过人之处的,一个没靠山的东北小人物,一个扎猛子扑腾进上海,再游到南京,愣是没吃大亏,还越活越滋润,该抓住的都抓住了,成了江苏小有名气的新秀,挺不简单的。”

    傅姨不以为然道:“往上推一辈或者更多,谁不是白手起家,尤其是蒹葭老太爷那一辈,整个天下都是他们打下来的,陈浮生那点经历算什么。”

    李夸父笑道:“傅姨,你可一棒子打死我们80后所有年轻人了啊。”

    傅姨愣了一下,微微一笑,继续喝茶。

    李夸父轻声道,“以后,如果蒹葭不反对,加上只要那两孩子别长得太像陈浮生,我死活都要做他们干爸。谁敢抢他们糖葫芦,我这个做干爹的就亲自出马帮他们抢回来,哈哈。”

    傅姨被李夸父破天荒孩子气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指着眼前那位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青年俊彦,硬是说不出话。

    ——————————————

    周惊蛰和陈圆殊很心有灵犀地同一天来到陈浮生和曹蒹葭的小窝,24小时守候在楼下的孔道德带着几个小弟把各种补品从车上往楼上搬,来回四五趟,足见这两女人对曹蒹葭肚子里的孩子是恨不得连尿布都包办了,陈象爻和李青乌白天基本上都会呆在小窝,帮着做饭和打扫房间,按照陈浮生的指示就差没把曹蒹葭当观音菩萨供起来,曹蒹葭对此也无可奈何。

    “方姐和季静过两天一起来。”周惊蛰终于能够仔细打量房间,今天她穿得相对朴素。

    只要是个女人,除非阿梅饭馆王语嫣那类虎妞,谁没有一点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女人与女人的世界总是让男人搞不懂拎不清。

    就像现在呆在房间的几个女人,除去正牌媳妇曹蒹葭和陈象爻,就算是看似跟陈浮生最为一清二白的李青乌,恐怕也有见不得光的意味在里头。

    在陈圆殊和曹蒹葭拉家常的时候,李青乌和陈象爻去厨房捣鼓晚餐,周惊蛰就去了陈浮生的书房,墙壁上的大幅密密麻麻的人脉图黑板让她会心一笑,的确很符合那家伙的风格,与占据三分之二墙壁的巨大黑板相比,对面墙壁还有两块小白板和一块小黑板,看情形白板应该是用来做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