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不祥 - 相亲记第4部分亲阅读 相亲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晓明现在好了些,浪叫的声音最起码我不反感了,为了让李凤鸣闭嘴,我只好撕了块破布堵死她的嘴。

    我拉过郑晓明说:“小母狗,还记得当我的宠物第一条是什么?说!!”

    郑晓明恐惧的看着我小声回答道:“主人说的首先是要听主人的话,主人让我往东我决不能向西……”

    “嗯,你很清楚,好,现在你听我说,你眼前这个人是你妈妈,你妈妈以后就是我的宠物了,不过她现在很不听话,就像刚开始时的你一样,你知道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你就替我让你妈妈变老实吧。”

    “还有,你妈妈也很马蚤很欠操,来,去把你妈妈的裤子脱下来,用你的舌头去慰劳你妈妈那欠操的马蚤岤吧,当年你就是从你妈妈那马蚤岤里出来的,你也和你妈妈一样马蚤,这要感激你的妈妈呀,快去舔你妈妈的马蚤岤。”我说着解开郑晓明手脚上的绳子,但没有松开她脖子上的绳套。

    郑晓明在我的威逼下,慢慢的向她妈妈爬去,李凤鸣绝望的摇着头,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郑晓明很犹豫,一边是自己的亲妈妈,一边是死亡的威胁。我有些不耐烦,我按住李凤鸣,把她的双腿分开后抬起,和背后捆绑双手的绳子绑到一起,然后用那把美工刀将李凤鸣的衣服割碎撕下。

    我拉过郑晓明,指着李凤鸣那略成褐色的肥厚阴沪说:“小母狗,看见你妈妈那滛荡的马蚤岤了吧,来去替你妈妈清洁一下她那滛荡的马蚤岤,快去……不去我就操烂你的屁眼……”我又踹了她一脚,郑晓明终于经不住我的恐吓,爬到她妈妈跟前,把自己的脑袋深埋到李凤鸣两腿之间,用自己的舌头用力舔着她妈妈的阴沪。

    李凤鸣被自己的女儿舔阴沪有没有快感我不清楚,反正我的r棒插在我女儿俞巍的小岤里还是很舒服的,我给俞巍松了绑让她坐在我身上,我一边插她的小岤一边和她欣赏李凤鸣被舔小岤的马蚤样,俞巍好象也认出李凤鸣来了,她一开始还有些害羞,可是在我r棒的猛插下,很快就浪叫起来,并且一口一个爸爸叫的起劲。

    李凤鸣下身被自己的女儿舔着敏感地带,自己不论怎样挣扎都不能阻止女儿的举动,耳边不停传来俞巍的浪叫声,李凤鸣羞愧难当,可女儿的舌头却偏偏让自己难受的要命,李凤鸣也只有依靠扭动自己的身躯来减缓一下难受的感觉,但却无法抑制不停涌向心头的快感。

    看着李凤鸣已经略显红潮的脸,我按倒俞巍又猛抽了几十下,让俞巍又一次泄了身。然后我抽出挂满滛水的r棒,走到李凤鸣母女面前,近距离的观赏郑晓明卖力的表演,不过俞巍那湿湿的小岤没有满足我的r棒,我本想继续操郑晓明那紧紧的屁眼,不过又考虑到她现在正在帮我舌j她的妈妈,还是值得奖励的。

    我抱起郑晓明,让她改变了姿势,我把李凤鸣放倒在地上,让她和自己的女儿成69式,让郑晓明的脸埋进她妈妈雪白的大腿之间继续吻、舔她的蜜岤。我的r棒则插入郑晓明的小马蚤岤,在李凤鸣脸上j滛着她的女儿。被我r棒一插,郑晓明停了下来,她一边享受着主人那粗大的r棒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一边注视着她妈妈那成熟诱人的阴沪。

    郑晓明虽然平时挺放荡,不过这还是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到别的女人的桃源蜜岤,而且还是自己妈妈的蜜岤,被自己的汗水和女儿的口水浸湿的荫毛湿嗒嗒的贴服在李凤鸣的荫部,那已经有点膨胀的阴核像个可爱的红樱桃似的充满了巨大的诱惑。

    在我的示意下郑晓明伸出舌头的包卷住了她妈妈那可爱的阴核,整个嘴巴也把蜜岤完全含住,灵活的舌头像小狗一样在她妈妈的阴d上挑逗。

    “妈妈……好性感啊。”郑晓明心里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哦…哦…

    不过主人的r棒更舒服……“郑晓明胡思乱想着,李凤鸣荫部的马蚤岤味道更刺激了她不遗余力的舔阴缝。

    我的r棒在郑晓明小岤里卖力的抽锸,流淌出的滛水都落在李凤鸣的脸上,下身传来的刺激加上眼前如此近距离的春宫表演让李凤鸣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下身也渐渐不听话,分泌的滛水越来越多。

    郑晓明发现了自己妈妈的这一变化,不知道为何她自己都莫名的兴奋起来,对自己这一变化,郑晓明都不能理解,她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一种感觉:只要让主人高兴,我就高兴,主人一高兴就不会杀我折磨我了,所以我就要让主人高兴。

    这种感觉已经越来越占上风,有了这种想法,加上我r棒的不断鞭策,郑晓明自然更卖力。

    羞耻,惊吓,屈辱,种种感觉交织在李凤鸣的脑海里,逐渐失去控制的身体终于背叛了她的意识,蜜岤噗吱一声在郑晓明的脸上和嘴里泄了个痛快,郑晓明的脸上流满了她妈妈的蜜汁。郑晓明毫不介意的替她妈妈清理完蜜岤上的滛水,作为奖励我也把我的阳精浇到郑晓明的小马蚤岤里和李凤鸣的脸上。

    我抽出已经软下来的r棒,感到有些疲累,原来我可没有这么疯狂过,我和我的女朋友原来最多来三、四次就不再继续了,今天都干了五、六次了,看来还要继续,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我站起身来,看了一下身下的李凤鸣,这个女人已经失神无力的躺在那里,郑晓明也趴在她身上喘息着,小岤里的滛水混合着我的j液还在往外流,都流到身下她妈妈脸上。

    我坐下休息了一会,看郑晓明恢复的差不多了,我说道:“小母狗,刚才干的不错,你那母狗妈妈果然比你更贱,竟让自己女儿给舔泄了,不错,小母狗,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把你那母狗妈妈干的更浪,让我满意,要是干的好我就继续让你的小马蚤岤饱尝主人的大r棒,否则,我就操烂你的小屁眼。”

    “主人,……我……我能问问吗……”郑晓明生怯的问道。

    “说。”我看着她。

    “主人,怎、怎么才能让主人满意,我……我是说我妈妈……”

    “这个简单,只要你妈妈亲口求我,让我操她的浪岤就算我满意了,明白了吗。”我回答道。

    “主人,能不能把我妈妈腿上的绳子松开,行吗?”郑晓明又问。

    看这个样子李凤鸣是想跑也没力气跑了,我也不怕她跑了,就同意松开李凤鸣腿上的绳子。

    我看着郑晓明进一步的举动,只见她分开李凤鸣的双腿,她们的玉腿交叉在一起,浪岤也紧贴在一起,郑晓明开始摆动臀部,两个小岤激烈的摩擦着,四片荫唇不住的翻动着。随着她俩越来越激烈的摆动,滛水也被她们磨的四处飞溅。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吃惊的张大了嘴,靠,磨镜子,以前只听说过,没见过,没想到在这里,在这对母女花身上见到了。这个郑晓明还真不是一般的浪,不知道她怎么能会这些东西,连同性恋的都会,幸亏有今天这些事发生,要是没有以前那些事,我找了她做女朋友,她还不整天给我找绿帽子带……!!

    不过眼前这香艳的场面,使我本已疲软的r棒重新又坚挺起来,可看着她们这么激烈的磨镜子运动我又不好意思再去打扰她们,只好把注意力转到翘着大屁股趴在地上还没有从刚才的高嘲里缓过劲来的俞巍。

    俞巍那高翘的大屁股正好把她那诱人的小岤和屁眼展露在我眼前,没有给俞巍开苞我很遗憾,她的后庭嘛我就当仁不让了。我在俞巍那还湿润的小岤里抹了些滛水做润滑液用,然后插入手指为俞巍“热肛”,接着一下抱起俞巍,顶在她肛门口上的r棒趁势猛然插进去一半,俞巍痛的咿呀怪叫,呵呵,她的后庭还真小,把我的鸡笆束得紧紧的,插起来感觉更好。

    我不管她的哭叫,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只是一个劲地抽锸,俞巍痛的直哭直求饶,我才不管,既然都叫我爸爸了让爸爸操操屁眼又怎么了。

    俞巍可能是下午给我和李凤吟弄惨了,不一会她就昏迷过去,她的后庭也流了些夹着血丝的滛水,不过这样插起来更加舒服,我弄醒她就狠狠的插她,她也开始适应我的抽锸,惨叫也变成了浪荡的叫床,只是间中杂着几声“不要”,并不如操她小岤叫的那么悦耳。

    当我操的正过瘾的时候,门开了,李凤吟走了进来,看见被我操后庭操的浪叫不止的俞巍后,对我说:“小瑞,你的女儿还真浪,让人家操屁眼都能有这么大的快感。”

    我接着说:“我女儿厉害,你侄女更厉害,你看看她把她妈妈给磨的。”

    李凤吟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见郑晓明和她妈妈那纠缠在一起的玉体,看见地上那一滩亮晶晶的滛水,顿时呆了,过一会才说:“我太小瞧郑晓明这孩子了,想不到她竟然会这样……”

    李凤吟来了,我就放过了俞巍,我示意郑晓明停下,然后抓起李凤鸣,对李凤吟说:“李姐,你姐姐可比你浪多了,她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了,这样吧,今天天已经不早了,我也不能走了,今天我就先在你家暂住一晚,等明天我们就走好吗?”

    “行呀,那今天晚上要不要姐姐陪你一晚上呢?”李凤吟对我说。

    天,这个荡妇还真不容易满足,不过我今天的心思是在她姐姐身上,另外今天晚上我还要策划怎么对付琳琳,还是不要和李凤吟在一起的好。

    “李姐,今天晚上就算了,我还想和你姐姐趁晚上好好交流交流感情,这样吧,明天我走之前再好好的用我的大r棒慰劳慰劳姐姐怎么样?”看着李凤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我赶紧把俞巍推给她说:“要不今天就女代父职吧,让我女儿今天晚上好好陪你玩玩好吗?不过李姐,你可不要把俞巍弄的下不了床,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呢?”

    李凤吟显然对虐待俞巍很有兴趣,同意了我的建议,说:“那你就好好招待招待我姐姐她们母女吧,俞巍今天晚上我来招待招待她。”

    “那今天我睡哪间屋,睡我家小母狗原来的房间吗?”我问。

    “行,去她房间就行。”李凤吟回答我,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拉俞巍走。

    “那琳琳呢,就让她在地下室?不冷吗,还有刘迎花呢?”

    “琳琳我已经给她准备好被褥了,刘迎花在楼下她的房间里呢。”说完李凤吟就拉着俞巍走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唉,看来今天晚上俞巍是有得苦受了。我拉起李凤鸣,牵着郑晓明一起去了郑晓明居住的房间。

    (七)

    进了房间,我把李凤鸣扔到床上,对郑晓明说:“小母狗,今天表现不错,允许你上床陪主人。不过小母狗,我问你,你怎么会磨镜子的?你难道是同性恋吗?!”

    “不、不,主人,我不是,我……我只是以前看日本片时看到日本人这样做过,我……我今天,为了让主人高兴,就……就试着做了一下……”郑晓明低着头小声的回答我。

    “嗯……那就行,上来吧。”我示意郑晓明上床,而我自己则转向李凤鸣。

    现在的李凤鸣双手被绑,无力地躺在床上,虽然双脚获得了自由,可刚才被自己的女儿磨得太惨了,连跑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现在只能任由我摆布。

    “小母狗,来,靠近些,好好观摩观摩,看看你妈妈是怎么发浪发贱的。”

    说罢,我的大r棒直抵李凤鸣那满是滛水的小岤。

    李凤鸣的小岤没有李凤吟的小岤紧,不过操起来的感觉也蛮好,加上满是滛水,让我插起来很顺畅。李凤鸣因为嘴被堵,虽然听得见她哼哼,可惜不知道她是幸福的浪叫还是痛苦的呻吟,或许二者皆有吧。不管她是痛苦还是兴奋,反正最后我让她达到了高嘲。她到了高嘲泄了个一塌糊涂可是我还没有泄,我继续不依不饶的操她的小岤,直到她下一次高嘲的到来……

    “主人……主人……”郑晓明拉了拉正在狂c她妈妈屁眼的我,我已经在李凤鸣身上泄了三次了,至于李凤鸣泄了多少次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她浑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唾液和荫精,样子滛荡不堪,小岤、屁眼,包括一对豪|乳|都是红肿不已。至于床单,那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每一次李凤鸣都被我操晕过去,然后再被我操醒,我泄了后也是稍稍恢复就立刻提枪继续狠插李凤鸣的浪岤。

    “主人……主人……”郑晓明再次拉拉我。

    “干什么!”被打扰的我有些恼火。

    “主人……你放……放过我妈妈吧……主人,让……让我妈妈休息一会吧,再……再这样,我妈妈会不行的……”郑晓明胆怯的对我说。

    我看了一眼她,又看了看身下昏死的李凤鸣,说:“小母狗,想不到你还挺有孝心,好,我听你的,今天就放过这只母狗了。你去找条毛巾,浸上凉水,把这条母狗弄醒,我有事对你们说。”说完我抽出r棒躺在了床上。哎,真累得腰痛,今天可太累了,赶明得多弄几条羊鞭、牛鞭炖了补补,太累了。

    郑晓明不一会就把她妈妈给弄醒了,我拿下李凤鸣嘴里堵着的东西,李凤鸣只是目光涣散的看着我,并没有我预想的破口大骂。

    我半躺在床上,看着这对沦为我的母狗的母女,说:“小母狗,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有这个下场吗?你妈妈为什么变成这副模样吗?”

    郑晓明点点头说:“主人,都是我以前不好,是我自找的。都是我以前不该对主人那样……”

    “错!!”我打断她的话。郑晓明惊奇的看着我,我继续说:“你错了,你今天成这个样子,不是你的错,而是你姨妈……”我把头转向李凤鸣:“也就是你亲妹妹。”

    “今天,不错,你以前是得罪了我,今天我也打了你,可是,让我不要放过你的就是你的姨妈,我本来不想这样对你们,可惜你姨妈为了保全她自己的名声和她女儿琳琳的安全和清白就不惜牺牲你们给我,并让我带你们远走高飞离开这里。本来你妈妈来之前我们可以走,不过你妈妈一来,她为了更好的掩饰和保护自己,竟不惜牺牲自己的亲姐姐,并让我把你妈妈也给操了。”

    我顿了顿,看了看她们母女的表情,我这番九假一真颠倒黑白的说辞果然管了用,李凤鸣母女脸上都显现出忿恨之色。

    “你们想想吧,凭什么让你们母女成这样,凭什么她们母女就就可以继续过她们那有钱人的生活?你们也是人,不是什么商品和交换物,你们有自己的自主权。虽然我强j了你们母女,并且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也不会放你们走了,以后不论我们是隐姓埋名还是远走高飞,我都不会让你们母女离开我了。”

    “这我也知道肯定会让你们恨我,不过你们最好想想,是谁让你们走到这一步的?你姨妈可起了不小的作用呀!行了,我也不再多说了,今天也把你们给弄惨了,你们好好休息吧。以后你们跟我的日子还长呢,只要你们顺着我,听我的话,我是不会让你们吃亏的。”说完我就扔下她们母女,反锁死房门下楼去了。

    我下楼,找到了小保姆刘迎花的房间,对于刚才我的一番说辞不知道对她们母女能起什么作用,毕竟她们还是有亲源关系;而小保姆刘迎花就不同了,她只是个局外人,是不幸被牵扯进来的,所以她的不满情绪可以被我更好的利用。

    我进了她的房间,小屋里很黑,不过我朦胧的还是可以看见刘迎花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披着被子在低声抽泣。这样的小姑娘一天内遇到这么多事不哭才怪。

    我上前去搂住了她,刘迎花见是我,止住了哭泣,我抹干了她的眼泪,对她轻声说:“刘迎花,我知道你怨气很大,李凤吟为了她自己和女儿,连她姐姐母女都能出卖,你是个外人,她怎么就不能出卖你呢!”

    “你看,现在李凤吟和她女儿都平安无事,你呢,你则被她卖得一干二净,虽然我知道你现在更恨你的表姐,你认为是她劝说你出来打工才让你沦落到这一地步,可是你忘了,要是没有李凤吟她们一家人,你能成这样吗?”

    “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她们母女就要继续过她们的好日子了,而你呢,则要背井离乡,恐怕要永远离开你的家人了,你不觉得冤枉吗?凭什么她们这些人就可以平安无事?就因为她们敢害人她们有钱吗?”

    “其实我也是个受害者,我也是个外地来打工的,到了这座城市,我受尽了委屈,我被房东撵、城管打、让流氓欺负,这些你恐怕都没有受到过;我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却又让郑晓明给我把饭碗砸了。”

    “我好不容易正常生活下来,可老天又不放过我,让我又和郑晓明这个贱人碰面,其实再次碰面也无所谓,可这个贱人欺人太甚,我按捺不住动手打了她,没想到就引发了这一番事端,反正已经走向绝路的我只好把你们都强j了以图痛快。现在后悔是来不及了,反正已经这样了,我准备就这样走下去。”

    “刘迎花,你和我一样都是苦命人,我们凭什么受她们的欺凌?就因为我们是外乡人吗?她们平日不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吗?可你也看到了,她们这些平日趾高气扬的人一旦被我操,就变得多么贱、多么浪,活脱脱像一只只发情的母狗。你不想有征服她们的那种快感吗?看着那些平日对你指手划脚的人在你身下跪地求饶,这种感觉是很棒的。”

    “刘迎花,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报仇,让你的表姐也和这些母狗一样,可你能帮我吗?”

    我的一番说辞说得我自己都累得慌,不过对刘迎花还是起了作用,她看了看我,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闪烁不定,最后她猛然下定了决心抬起头对我说:“好,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我没上过多少学,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城市人的人心这么险恶,反正我也没脸回家见父母了,就当她们没有过我这个女儿吧。我听你的,你要我怎么办,我才能出这口气?”

    “好,这样吧,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保姆了,你以后还是叫我主人吧,这种称呼我比较喜欢。你听我说,今天晚上我会出去,买些东西,明天早上,你不是做早饭吗,你就把我给你的东西掺到李凤吟和琳琳的饭里。记着,当我操李凤吟的时候,你就再热些牛奶,掺上我给你的东西给琳琳喝,让她尽量多喝。这样就可以了,行吗?记着,要看我眼色行事。”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刘迎花,她点了点头,同意了。

    “好,我这就出去买东西,我离开时这个家就交给你了,为了我的安全也为了你能报仇,你一定要看好她们,我很快就回来。”我说完就起身,穿上衣服,打开房门出去了。

    刘迎花想:怎么办,就听天由命吧!

    我呼吸了一下夜晚的新鲜空气,今天的星空可真明朗呀,想不到一次普通的相亲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没什么退路了,赌一把吧!

    我没敢走大门,只是在院墙一处比较矮的地方翻墙出去,我打了个车,去了一家我知道的夫妻用品商店。这家店原来闲时无事也光顾过几次,可是用不着也就从没有购买过,不过我知道这家店有苍蝇粉和红蜘蛛卖,这种无色无味、作用强烈的蝽药正是我想要得东西。

    到了那家门面隐蔽的小店,砸醒了半梦半醒的店老板,买了两盒苍蝇粉和红蜘蛛,老板可能是见这么晚了还有生意做,挺高兴,问我还需不需要一些情趣用品,我也挺好奇,就让老板拿出来给我看了看。

    靠!想不到这家店店面虽小,可藏货真不少,假y具、跳蛋、震动器、各种镣铐、女王装、各种情趣内衣应有尽有,看得我大为动心,可惜就是没带够钱,只好买了两盒药走人。老板见我只看不买有些不满,哎,我只不过是钱不够嘛,要是明天顺利的话,这些东西我都买,毕竟用的人多嘛……呵呵!

    我又打了个车回去,到了院子依然翻墙进去,来到李凤吟家门口,我没有忙着进去,四处张望了一下,确信没有异常,才小心的推门而入。

    我溜进屋子,整个屋子还像我离开时那样安静,我走进刘迎花的小屋,刘迎花已经不在里面了,我心一紧,急忙快步上楼,喔……我松了口气,刘迎花正坐在二楼的走廊上呆呆的注视着二楼那些紧闭的房门,看来刘迎花已经听我话了。

    我把刘迎花叫下楼,给她说明了放药的剂量,然后就让她休息了。

    我回头看了看表,已经夜里快三点了,我也困得要死了,我打开关李凤鸣母女的房门走了进去,郑晓明已躺在她妈妈的怀里睡着了,李凤鸣虽然还没有睡,不过也快睁不开眼了。

    她看到我进去,对我淡淡的说:“我知道你还会回来……”

    “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有些奇怪。

    “你不是还想怎么对付我妹妹,顺便也把她女儿给操了吗?你刚才的那番话虽然是说给我女儿听的,其实你是在对我讲。说实话,你把我弄成这样我虽然恨你,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现在我们是在你手里,我妹妹的做法我很愤怒,但要是换了我,我可能也会这么做……”

    虽然她说的这些是我所希望听她说出的话,可是当听她亲口说出时还是感到有些吃惊,这些女人都怎么了?一个个报复心这么强,为了报仇,连自己的亲人都可以出卖?哎,不管怎样,只要有这种想法就好。

    “那你想怎样对付你妹妹?”我问道。

    “怎样对付?哼……对付她有什么用!你也不是已经j过她了吗?我是要对付她女儿,她拿我女儿不当人,我也要她女儿尝尝同样的滋味!哼……”

    “好,我同意,给你说实话吧,我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她们母女,如果你肯帮我对付她们,你要什么条件?”想要合作,我当然要问清楚她的条件。

    “条件?说得轻巧,让你放了我们母女你愿意吗?我没什么条件,只是要你在得到琳琳后,把她交给明明。刚才你走后明明都给我说了,说你答应她了,以后要把我妹妹和琳琳交给她调教。怎么样?”李凤鸣答道。

    晕,郑晓明怎么连这个都说了,不管了,先答应下来再说:“好,就这样,你有你的条件,我也有我的,琳琳我本身就对她兴趣不大,就交给郑晓明了,不过你们姐妹我的兴趣可是大得很,我是绝对不会放走你们的,这件事完了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去哪里听我安排。你们以后就当我的大小老婆,怎么样?”

    “反正我已经有女儿了,就是你们以前的邻居俞巍,她已经让你妹妹折磨得神智不清了,把我当成她爸爸了,还叫李凤吟妈妈,既然爸爸妈妈都叫了,当我老婆也就顺理成章了。怎么样呀,你同意吗?”

    李凤鸣没想到我会有如此要求,虽然李凤吟的老公已经死了,自己的老公也离异了,可是被我这么一问,她还是很犹豫,姐妹两个同侍一夫,而且还要搭上女儿……李凤鸣迟疑、犹豫了半天没有回答我。

    “没关系,你不愿意就算了,本来我也没有指望你能帮什么忙,我已经有帮手了,我们都计划好了,明天你们母女只要能扮演好你们应该的角色就可以了,明天我会把你们捆好,到时候你们就看着我怎么收拾她们两个吧!好好休息吧,我美丽的母狗,你和你那小母狗女儿的享受还在后面呢……”

    说完后我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快走到门口,我回头望了望呆在那里的李凤鸣说:“你们母女的后庭可真舒服,明天的事情结束后,我一定要好好的享用享用你们那紧紧的屁眼,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们爽到极点……”说完我就推门出去了,只剩下李凤鸣在那里发呆。

    没想到没有说服李凤鸣,让我有些失望,刚才已经说得李凤鸣基本同意了,可是自己偏偏多嘴,非让她们姐妹做我大小老婆,又让她变卦了。哎,自己操之过急了,只要这些人全到手,还分什么大小老婆,我不是想干哪个就干哪个吗?

    都怪自己多嘴。

    我懊恼的走到楼下,躺在沙发上闭目休息,今天太累了,等明天的事情一结束,我可要好好休息上几天……

    等我睁眼醒来,天都大亮了,我起身一看,只有刘迎花起来了,站在我旁边一声不响的看着我,我起来冲她笑了笑,她没什么反应。我再次给她交代了一下我的计划,刘迎花只是机械的点头,到底听没听进去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只好让她按计划去准备早饭。

    我上楼后先去了李凤吟的卧室,也不知道她和俞巍昨天晚上玩得怎么样,门没锁,我进去一看,她们还都在酣睡,俞巍四肢被成大字型捆绑在床上,李凤吟伏在她身上。我上前一看,俞巍的|乳|房、小岤都是又红又肿,上面有不少牙齿撕咬的痕迹,看来昨天晚上俞巍受了不少苦。

    我叫醒了李凤吟,又弄醒了俞巍,和她们一起下楼,不过俞巍下身痛得已经不能走路了,只好让我抱下楼。我又上楼打开李凤鸣的房间,她们二人都已经醒了,只是坐在屋里等我。

    我拿出麻绳,准备把她们二人捆起来,这时李凤鸣突然说:“不用了,张小瑞,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不用捆我了,我会按你的意思办的,以后不管怎样,只要你好好对我们母女我们就听你的……”

    “想通了?不过你女儿可是我的宠物、我的小母狗,只要她不违反我给她订的规矩,我不会为难她的,我怎么会虐待我的宠物呢?至于你,怎么办要看你自己,我不介意我再多上几只宠物。”我抖了抖手上的绳子,“反正主动权一直在我这里,你是个聪明人,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今天刘迎花下地下室找琳琳是你最后的机会,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吧!”

    边说我边把绳子套在郑晓明脖子上,“走,小母狗,下楼吃饭去了。”我拉着郑晓明下楼,李凤鸣低着头跟在我后面。刘迎花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李凤吟已经开始吃自己那份了,刘迎花又端了一份出来说是要给琳琳,李凤吟就和她一起去了地下室。不一会她们又回来了,也不知道刘迎花有没有按我的要求在她们俩的饭菜里放了蝽药,但现在又不能问,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我还是一边搂着我的女儿俞巍喂饭,一边操她,不过这次改操后庭了,看俞巍的小岤肿得那样,这几天是别想再碰了。

    李凤吟一边有趣的看着我和俞巍吃饭的样子,一边问:“小瑞,你昨天和我姐姐谈得怎么样呀?”

    我停下来喘了口气说:“这,你要问问你姐姐了。”我看了一眼李凤鸣,示意她回答。

    “小妹……昨天……昨天……”李凤鸣看了一眼我,说:“我和小瑞已经说好了,今天我们就和他一起离开,以后我们去别的城市生活。”

    “哦?小瑞,恭喜你呀,我姐姐可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呀,有她照顾你,你有福了……”

    “行了,先吃饭吧。”我打断了李凤吟,心想:怎么药效还没有发挥?饭都快吃完了,难道刘迎花果然忘了放药?

    吃完了饭,俞巍又瘫在我怀里不动了,我的大r棒也被俞巍那紧紧的屁眼夹得、坐得、扭得生痛,想不到平日和个小孩一样天真的俞巍一旦身体被完全开发就浪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李家姐妹以后会不会也变成这副样子?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面前的李凤吟神色慢慢起了变化,她的脸色越来越红,双手也开始不安份的伸到下身去揉搓自己的浪岤。

    “李姐,怎么了,很想要吗?昨天我说了,今天我走之前要好好的慰劳慰劳姐姐,要不是姐姐帮忙,我上哪里去找这么听话的女儿、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宠物呢?来姐姐,就让弟弟的大r棒好好答谢答谢你吧!”

    一说完,我就走过去抱起已经媚眼如丝的李凤吟,我把李凤吟放到沙发上,李凤吟已经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腿,露出满是滛水的浪岤等我插。

    想让我折磨容易,插你可没门!我按住她的双腿,在她的浪岤上轻轻吹气,她吃了蝽药,阴沪又满是滛水,一受风吹立刻像千百只蚂蚁在咬一般。我抓住她双脚,又不让她磨蹭浪岤,李凤吟已经难受得要死了,她开始浪叫:“小瑞,小瑞,别……别玩了,快……快插我呀……别玩了……啊……难受死了……快插我浪岤呀……”

    我还是没有急着插她,继续在她的阴沪上吹气、用舌头舔她的浪岤,继续让李凤吟浪叫着哀求我让我操她。

    李凤吟现在已经欲火烧身,只知道开口浪叫,我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刘迎花,点头示意了一下,刘迎花立刻转身去了厨房,不一会她就端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来了。

    “李姐,琳琳应该吃完饭了,让她喝杯牛奶吧,刘迎花都已经热好了,你是不是和她一起下去呀?”我一边继续对着浪岤吹气,一边问。

    “不……不用,给……给你钥匙,你自己下去就行了……小……小瑞,你别玩了……快快插我呀……”李凤吟费力地拿下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扔给刘迎花,一边还叫着让我插她。

    现在李凤吟的脑子里就只有我的大r棒,对别的什么都不管了。刘迎花拿了钥匙转身下楼了,我看了看呆坐在旁边的李凤鸣,说了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说罢就把李凤吟翻转过来让她趴在沙发上,毫不客气地插入我的r棒,干起了她来。

    李凤吟也十分配合,有节奏地摇摆着屁股,又一边叫床,她的滛岤已十分泛滥,抽锸起来十分容易。我也不知道李凤鸣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反正我也没有心思管她了,我要全心全意的狂c我的李凤吟,直到把她的小岤操爆、操烂为止,这可是李凤吟亲口要求的呀!

    “啊……好棒……好粗大……的……大r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再用力插……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j死我吧……来干死我……用力的j死我……好了……对……对……c我……干我……

    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只听见她不停的喘息和浪叫声在我的耳边缠绕着,我的r棒也更加硬挺。

    经过晚上短暂的休息,我的抽锸也更有力,每一次猛冲都是直顶李凤吟的芓宫口,李凤吟已经泄了两次,被我的大r棒干得全身酥软无力了,但在蝽药的作用下却更为滛荡地挺动着纤腰来迎合,丰满的肥臀也主动地回迎着我的大r棒,不停地扭动着。

    “李姐,你这个荡妇,还挺顽强啊!今天我非把你干死为止……”我嘴上虽硬,不过我也快想s精了,“啊!爽啊……李姐……我射了啊……啊……”我的r棒一阵抖动后,猛力地将r棒顶进了李凤吟浪岤的最深处,一股股的浓烈的阳精便直射在李凤吟滛荡的肉洞里。

    我休息了一会,从李凤吟那满是滛水和j液的小岤里抽出了软下来的r棒,李凤吟趴在沙发上,还没有从刚才的高嘲里恢复过来。我起身看了一下,李凤鸣已经不见了,看来是和刘迎花去了地下室了,现在不知道下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俞巍还倚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目光呆滞的看着我表演;郑晓明依然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辛苦的吃完了早饭。看着她辛苦的样子,我觉得应该奖励她一下,我抓起俞巍,把她放在餐桌上,把她双腿分开,对郑晓明说:“小母狗,吃完早饭了?来活动一下,去和我女儿磨镜子,去,就和昨天对你妈妈一样。”

    郑晓明一听我让她磨镜子,立刻兴致勃勃的走上来,把自己的小岤紧贴着俞巍那红肿未消的小岤,疯狂地磨动起来。看着这香艳的场面,我的r棒又不自觉的硬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李凤吟,这个马蚤货脸上红潮还没退,还没从刚才的高嘲里恢复过来,看着她那高翘的肥臀,又想起她姐姐李凤鸣那诱人的屁眼,不禁打起李凤吟屁眼的主意来。

    我去厨房看了一下,还剩下一点蝽药,不过也够用了,我拿出一小部份掺到水里,拿着水杯走到李凤吟跟前扶起她说:“李姐,叫了这么半天喝点水吧,叫哑了嗓子可不好。”

    李凤吟不疑有它,拿起水杯一口喝干了水,我又把她按在沙发上,说:“李姐,喝点水休息一下就行了,来,我们继续,今天我非把你操得不能下地……”

    我把李凤吟翻转过来,继续狠操她的浪岤,在操她浪岤的同时,我也拿出剩下的蝽药涂抹在李凤吟的屁眼上,李凤吟虽然被我灌过肠,不过她的屁眼可还没有开过苞,今天我就要把她的?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