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瞳雨 - 第 5 部分分阅读 网王死神之海一般的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朽木白蓝慵懒的说道,眼睛撇向另边“就连四番队的人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呢”

    “的确”京乐春水压了压草帽“先不说队级的问题,光从番队就可以看出来结果,十番队啊毕竟是战斗部队”

    “的确”朽木白蓝有些汗颜的点点头“已经被瞬秒了”朽木白蓝转过头看着被抬走的三番队队员,然后默默的转过头“真是惨状呢”

    “你这副表情不配说这种话”

    “第组十番队三席副官辅佐斑目角出线,第二组对决,九番队队长朽木白蓝对战十三番队六席可城丸秀朝!!”

    “哟,加油呢!”京乐春水脸看好戏的说道。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朽木白蓝淡淡地说道。

    “请多指教,朽木队长!”可城丸秀朝脸微笑地说道。

    “你也是”朽木白蓝的嘴角微微上扬。

    朽木白蓝微微弯下腰,左手搭在剑鞘上,双脚之间微微分开。

    “不会吧”京乐春水压低了帽檐“开始就是这招啊果然是朽木家的人啊,个两个都那么认真”

    朽木白蓝神色凛,迅速的拔刀冲了上去,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击倒在地,甚至都来不起始解斩魄刀。

    “拔刀术”京乐春水低沉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看向京乐春水“通过拔刀瞬间产生的超强冲力和极快的速度击置对手于死地,是种以速度来解决战斗的招式。”

    朽木白蓝转过头,蓝色的眸子对上京乐春水有些犀利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放心吧,他没有死,我下手还是有轻重的,他又不是虚,我没必要刀毙命”

    “第二组对决九番队队长朽木白蓝出现,第三组对决,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对战十番队队长更木剑八!!”

    “哦呀!”朽木白蓝有些惊讶的看着京乐春水“这可真是下下签呢,春水”

    “的确呢”京乐春水苦笑地说道。

    “但是,更木队长刚才不是已经打过场了吗?”朽木白蓝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个时候还没有开始,只是更木队长他好战而已”京乐春水解释道。

    “好吧”朽木白蓝耸耸肩,然后嘴角勾起丝神秘的弧度“不过,这还真是场有看头的比赛啊,在预赛里,就必须会有位队长要被淘汰呢”

    【剧情的开始】京乐春水更木剑八

    (“白蓝认为京乐队长和更木队长究竟哪个会赢呢?”卯之花烈走到朽木白蓝的身边,脸圣母微笑地说道。

    “春水!”朽木白蓝淡淡的开口说道。

    “哦?”卯之花烈挑挑眉“白蓝就那么肯定吗?定会是京乐队长赢”

    “虽然剑八是十番队的队长,但是,不要忘记了,春水可是个老谋深算的队长再加上,春水作为队长那么多年。,没有点本事怎么可以不要看春水表面嘻嘻哈哈无所事事的实际上这家伙可是很可怕的”朽木白蓝冰蓝色的眸子闪过丝战意。

    “呵呵,看来,白蓝你也想要和京乐队长打场呢”卯之花烈注意到了朽木白蓝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杀气。

    “啊”朽木白蓝点点头,然后微微顿,继续说道“其实朽木家的人都很好战只不过我们懂得压制自己,懂得大局为重”

    “呵呵”卯之花烈像是想到了什么,掩嘴笑。

    “嗯?”朽木白蓝微微偏过头,有些好奇的看着卯之花烈。

    “呵呵,没有什么只是觉得白蓝你和朽木队长好像正好反了反”卯之花烈微微笑。

    “????”朽木白蓝表示不明白。

    “呵呵,我的意思是说朽木队长好胜浮躁的时候白蓝你反而很稳重,然而现在朽木队长沉熟稳重的时候,白蓝你却有点好胜浮躁这很有意思不是吗?”

    “”朽木白蓝沉默了会儿,然后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卯之花队长你这么说,好像的确是这样呢”

    “呵呵”卯之花烈微微笑,然后转过头看向台上,有些无奈的轻轻哼了声“嗯?”

    “怎么了?”朽木白蓝有些好奇的转过头,看向擂台,然后挑挑眉“哦呀,春水始解了”

    “这对于更木队长来说,不是件好事情呢”卯之花烈有些担心的看着更木剑八。

    “啊的确”朽木白蓝点点头“对于拥有始解和解的春水来说,的确是很占上风,因为剑八他不会始解”

    “呵呵,不过,更木队长应该会更加兴奋吧”卯之花烈的嘴角勾起丝苦笑。

    “嗯按照剑八的性格,的确是这样没有错”朽木白蓝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毕竟对手是拥有双刀的春水”

    “我记得,更木队长曾经说过,他的目标就是和瀞灵庭所有的队长打场呢”卯之花烈伸出食指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下巴。

    “”可疑的沉默之后,朽木白蓝淡淡的开口说道“的确是很伟大的目标”朽木白蓝的嘴角勾起丝苦笑“突然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剑八的手里呢”

    “呵呵,白蓝好像有点小看自己了呢”卯之花烈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朽木白蓝。

    “我只是觉得,剑八好像有点可怕呢”朽木白蓝淡淡的开口说道,但是女性特有的柔和的声线却有些颤抖“自从春水始解之后剑八的杀气越来越重了我觉得他可能是真的想要杀掉春水”

    “”卯之花烈沉默了会儿,然后脸上都是严肃“的确是这样更木队长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就算浑身都是伤这样只能增加他的兴奋和引起他的杀戮本性”

    “春水虽然脸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朽木白蓝微微皱眉,有些担忧的看向京乐春水“春水好像也开始兴奋起来了”

    “这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够阻止的战斗了”卯之花烈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

    “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都活下来”朽木白蓝淡淡的开口说道,但是语气里却是担忧“于公于私,我都不希望他们两个之间有谁会出事”

    “的确呢”卯之花烈点点头,转过头,看向更木剑八,眸子里的担忧不言而喻。

    【剧情的开始】意外的情况 矢车菊の夏浅

    (朽木白蓝正和卯之花烈担心擂台上两个人的情况的时候,个暗卫出现在朽木白蓝的身边。

    朽木白蓝挑挑眉,她自然知道,这是朽木家的暗卫“有什么事情吗?”

    “露琪亚小姐的灵压反映消失了”暗卫靠近朽木白蓝的耳边,淡淡的开口说道。

    “什么!”朽木白蓝个激动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连卯之花烈也有些诧异的看向朽木白蓝。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朽木白蓝平复了下情绪,转过身,淡淡的对暗卫开口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然后转过头,看向卯之花烈“对不起,卯之花队长,我有点急事,这次的比赛我弃权”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朽木白蓝不爽的蹙了蹙眉,开始慢慢的释放灵压,众人才乖乖地闭嘴。

    卯之花烈并没有那么惊讶,只是脸微笑的开口问道“可以问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啊是家妹的事情”朽木白蓝脸严肃地说道,她是死神,自然是知道灵压反应消失意味着什么,但是也不是死亡,如果死亡的话,地狱蝶应该已经回来了。

    卯之花烈看朽木白蓝脸严肃的样子,也知道这次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了“我知道了,那么,请快去吧”

    “啊”朽木白蓝点点头,然后瞬步离开。

    番队

    “山本总队长关于朽木露琪亚灵压反映消失这件事情,我希望,可以交给我去办”朽木白蓝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人。

    “动用队长级的人,似乎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啊”山本元柳斎重国慢慢的开口说道。

    “朽木露琪亚是我的妹妹,而且也是朽木家的人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我去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照你这么说的话,朽木白哉应该是更合适的人选”

    “但是大哥是朽木家的家主还是不要前往现世更好”

    “”山本元柳斎重国沉默了会儿,然后拐杖敲了敲地面“我同意了这次的事情,就让九番队队长朽木白蓝执行”

    “嗨!!”

    现世

    朽木白蓝瞬步到露琪亚灵压爆发出来的最后的地方,沉思“看来这里就是露琪亚出事的地方啊”朽木白蓝抬起头“黑崎吗”

    朽木白蓝摇摇头,瞬步到浦原商店“喜助我”朽木白蓝抬起头,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清水慕城被浦原喜助压在身下,衣衫不整。

    “喜助,我”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四枫院夜看到这情况,也愣住了。

    “那个”浦原喜助下子爬起来,看着愣住的自家好友和自家爱人之后,有些手足无措的解释“不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的那个听我解释”

    朽木白蓝面无表情的看着手足无措的浦原喜助,然后转过头,和成丨人版的四枫院夜对视眼,默契的走进内室“夜姐,请问我的义骸放在哪里?”

    “哦,我带你去吧”

    浦原喜助这下子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清水慕城“这就是你刚才说的惊喜吗?”

    清水慕城整理了下自己衣服,站起来,脸微笑的看着浦原喜助“没错我已经猜到了,她定会来这里的”

    “那你时间算的可真是正好呢”浦原喜助冷冷的说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清水慕城拉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白蓝就来了,果然这切都是算计好的吗?

    朽木白蓝从内室里走出来,转过身,看向跟在她后面的四枫院夜,温柔的开口说道“谢谢你啦,夜姐,告诉我这些事情呢”

    “没事反正对我也是有好处的”四枫院夜不在意的挥挥手,然后咧嘴笑,笑得脸狭促“我可等着朽木家和四枫院家联姻呢”

    “夜姐!!”朽木白蓝不负众望的红了脸“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就瞬步离开,整个过程连瞄都没有瞄眼浦原喜助。

    “夜桑”浦原喜助呆呆的看着朽木白蓝离开,然后转过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四枫院夜“那个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是吗?”四枫院夜挑挑眉,然后深深的看了眼清水慕城,不屑的笑了笑“那关我什么事”

    “夜桑”浦原喜助有点无奈的看着四枫院夜。

    四枫院夜没有理会浦原喜助,而是看向清水慕城“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你的目的应该已经达成了吧”

    清水慕城微微笑“打扰了”然后也瞬步离开。

    浦原喜助压低了帽檐,被隐藏在帽檐下的灰色眸子都是阴霾“清水慕城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知道”四枫院夜也阴沉着脸,然后似嘲讽的开口说道“连喜助你都被她摆了道不是吗?”

    “夜桑”浦原喜助苦笑声。

    “哼”四枫院夜的嘴角勾起丝神秘的弧度“喜助,你这次可是有情敌了呢”

    “嗯?”浦原喜助挑挑眉“怎么说?”

    “你知道白蓝现在暂时住在哪里吗?”

    “哪里??”

    “国光家里呢”

    “”

    “国光可是都跟我说过了他可是很喜欢白蓝的呢而且”四枫院夜微微顿,然后继续说道“我可是有意要撮合他们两个的我可是直都想白蓝是我的家人的”

    “”这下浦原喜助无话可说了“夜桑”浦原喜助脸幽怨的看向四枫院夜“白蓝可是我的女人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可是你可是在她面前做出了这种事情呢”四枫院夜鄙视的看了眼浦原喜助“我看,她是不准备再和你见面了而且,朽木露琪亚的事情结束,我看,她应该会再也不想来现世了呢”

    “”浦原喜助苦笑声【啊拉拉,这下可怎么办呢这算是被讨厌了吗】

    【剧情的开始】死者的真相 矢车菊の夏浅

    (“好久不见了,国光”朽木白蓝笑得脸温柔的站在手冢国光的面前,完全看不出来点伤心的情绪,不过,这就是朽木家的人,因为是贵族,因为是朽木,所以,要把自己的想法深深的埋藏在心里。

    “好久不见了,白蓝”手冢国光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得脸温柔的人,直觉告诉他,朽木白蓝出了些事情。

    “国前辈在家吗?”朽木白蓝歪了歪头。

    “嗯,跟我进来吧”手冢国光点点头,然后率先进家门。

    “叔叔和阿姨都不在呢”朽木白蓝没有发现手冢国晴和手冢彩菜的灵压。

    “啊,他们都去上班了”手冢国光点点头,然后带着朽木白蓝走到手冢家的道场,推开了门。

    “国前辈”朽木白蓝看着正在打坐的手冢国,微微笑。

    “啊”手冢国点点头,然后抬起头,看了看正准备退开的手冢国光,淡淡的开口说道“国光也起留下来吧”

    “是”手冢国光虽然讶于自家祖父的决定,但还是干脆的回答了。

    朽木白蓝跪坐在手冢国的面前,微微笑,开口说道“不知道,国前辈有没有听说过朽木家收养了个女孩”

    “我听夜说过”

    “前几天,家妹朽木露琪亚被分配到空座町驻守,可是,就在昨天,我收到朽木家密探的报告,露琪亚的灵压反映消失了,但是,地狱蝶却没有回来国前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这件事情,我的确是知道,但是,我并不方便告诉你”

    “为什么?”

    手冢国沉默了会儿,然后淡淡的开口说道“要让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你不会干涉这件事情”

    朽木白蓝微微愣,然后点点头“好”

    手冢国光点点头,开口说道“朽木露琪亚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将死神之力传给个人类少年”

    朽木白蓝的脸下子就苍白了,声音也有些颤抖“您没有跟我开玩笑吧露琪亚露琪亚她私自将死神之力传给人类?!!”

    “没错”手冢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这可是死罪!!”朽木白蓝的声音不由得拔高“就算是大哥出面,都不定能够让中央四十六室从轻罚判!!”

    “没有用的,白蓝”手冢国清冷的声音响起“朽木露琪亚私自将死神之力传给人类只是个开始这件事情的背后可是有着更大的阴谋不能够因小失大”

    “但是!”朽木白蓝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手冢国接下去的句话给震惊到了。

    “如果你想知道百十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的话,你就必须要这么做”手冢国光面无表情的说着撕开朽木白蓝伤疤的话。

    “”朽木白蓝整个人都呆住了“您说什么”

    “百十年前那件流魂街魂魄消失案,我想,无论是对于你,还是某些人,都是心中的根刺吧”

    “”朽木白蓝抿紧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如果你想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你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不然,你会毁了他们百十年以来的计划的”手冢国严肃的说道。

    “”朽木白蓝的嘴角勾起丝苦笑“国前辈啊我并没有那么伟大虽然不知道百十年前的那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些都已经没有当初那么重要了我是真的把露琪亚当作亲生妹妹样来疼爱的我我做不到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的话露琪亚的刑法会更重的”

    “即使这件事情背后的阴谋甚至还和志波海燕的死因有关,你也无动于衷?”手冢国继续说着让朽木白蓝震惊的事情。

    朽木白蓝冰蓝色的眸子猛地收缩下,嘴唇有些颤抖,支离破碎的声音不自觉的泄漏出来“海燕”

    “不只是志波海燕的事情”手冢国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背后的阴谋可是牵扯了很多人的,比如”手冢国微微顿,看了看朽木白蓝,最终还是决定说出口“朽木苍纯会死的真正原因”

    朽木白蓝的脸更加苍白了,冰蓝色的眸子猛地缩,整个人都开始摇摇晃晃,朽木白蓝不可置信的看着手冢国“您您说什么父父亲他”

    “只要这件事情背后的阴谋公之于众,所有的问题都揭开了”手冢国淡淡地说道“虽然朽木露琪亚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你想想,志波海燕以及朽木苍纯你就真的不想知道,他们真正的死因吗?”

    手冢国看着朽木白蓝呆滞的样子,继续说道“我可以保证,朽木露琪亚绝对不会死的”

    朽木白蓝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许久,她点点头,就像是经历了场大战样,显得有些疲惫“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尸魂界”

    “那你打算怎么和山本元柳斎重国报告?”手冢国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会和总队长说,因为过几天就是家父的忌日,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定要回去的”朽木白蓝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那么,之后呢?”

    “我会想办法拖延时间的”朽木白蓝淡淡的开口说道。

    “辛苦你了白蓝”手冢国有些抱歉的看着朽木白蓝。

    “没什么的”朽木白蓝的嘴角扯出丝苦笑“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想知道父亲和海燕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的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对哥哥来说也样很重要”

    网王死神之海般的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