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人小小 - 第 9 部分阅读 重生之辣手催白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睛的便是姚可心那张又青又肿的脸蛋。姚可心只是愣了秒,便毫不犹豫地扑到了姚广元的怀里,凄凄又惨惨,满脸热泪地喊道:“爸爸”

    钱美椒正拿着药水在给姚可心涂抹,这个时候也站起来,随着姚可心的动作起飞扑过去,她抱着姚广元,伤心地哭道:“广元,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呀?你让我们娘俩该怎么办啊!”

    姚广元被她们的气道撞得连连后退,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手里拿着礼物也掉到了地上。正兀自哭得伤心的母女谁都没有心事去管,都拉着姚广元各自抱着边。

    这个景相,看得姚广元又急又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心,你怎么又成了这副模样?又是谁欺负你了?”

    原来,在酒店的那天夜,罗阳与姚可心阵拉扯,姚可心重心不稳头撞到罗阳的命根子上,她的铁头功不仅罗阳扯着了蛋,差点让他爆了蛋。

    罗阳这疼怒那是惊天地泣鬼神。他向横着走习惯了,这些日子直受周展华的窝囊气已经受够了,新来的人事副经万志又摆着个要扯后腿的架势,处处受限不说还让小弟弟抬不起头了。

    现在到好,这个倒霉悲催的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敢拿头去砸他的小弟弟!罗阳忍着疼,爬起来抬起腿,对准了姚可心的脸就是脚踹上去。姚可心挺直的鼻梁下子就被他踹崩了,鼻血喷得满地都是。

    罗阳只要想到从他遇到姚可心的那天起,自己就没天过得舒坦,这个女人不仅风马蚤,还妄想着要利用自己对付姚梓颖。罗阳又不是傻子,他知道他与姚可心的事情多半已经败露了,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就被架空了?

    都是她!都是她!

    罗阳怒不可赦地冲上去揪住姚可心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扯起来,扬起手就是几个巴掌扇下去。男人的力气可是比女人大得多,况且比起姚梓颖的自制力,他可是差远了。

    就这样,姚可心的整张脸,被他打得惨不人睹。

    可是这样的事情,姚可心不敢跟姚广元讲,旦讲了,她跟罗阳的私情也就曝光了。她唯也是最想对付的人是姚梓颖,这件事情虽然不是姚梓颖做的,可她就是铁了心的要姚梓颖背黑祸。

    “呜呜呜爸爸,好疼好疼啊呜呜我的鼻子都断裂了呜呜”姚可心哀伤地抱着姚广元,使劲地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钱美椒也抱着姚广元,她不敢触碰姚可心的伤口,只能扯着姚广元哭喊:“广元,你可要为可心做主啊。这孩子伤得这么重,要是鼻 ...

    (子不能接回去,这辈子你让她怎么见人,怎么活啊。”

    “到底又是谁!”难道说又是梓颖?没道理啊,老爷子不是说梓颖最近又签到块地皮,整个开发部门都忙得快要身不沾地了么?她哪里有那美国时间来欺负可心?

    “爸爸,我直都敬重姐姐,我想尽了切的办法去讨好她,要她面前我甚至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可是她不理我,嘲讽我也就算了,她还当着所有的人”

    “她当着所有的人干什么?”姚广元追问。

    姚可心心痛地已经说不出话来,她靠着姚广元,痛苦万分地摇着头。

    钱美椒立即就说:“她当着所有的人面,她打了可心!她怎么下得出手啊。同样都是二十岁的女孩子,她怎么能那么狠心。可心不是别人,她们是姐妹啊,是亲姐妹啊!”

    “居然又是她!”姚广元气得肺都要炸掉了,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这个没有半点人性的畜牲!她最好给我个合理解释!”说着,他拉开钱美椒母女,抬起脚就要往外走,他要去找姚梓颖算算账!

    钱美椒却把拉住了他,她哭得双眼通红,身子抽抽的。她摇着头,痛苦地说:“这切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把可心生下来,当年我就应该狠狠心把她掐死在肚子里,也好过长大了还要受尽别人的眼光与屈辱。”

    姚广元听,连忙安慰道:“这么会是你的错呢?可心这么好的女儿,你怎么能忍心不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上?”

    钱美椒摇着头,哭道:“这切都是我的罪孽。就是因为可心是个私生女,所以没有人瞧得起她,她走到哪里都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再这样下去”

    第四十章 被广发的请柬

    (她顿了顿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话题转,“都是我都是我的错,所有的切都冲着我来好了,不要再去欺负我的可心了。151+百万\小!说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妈妈”姚可心动容又难过地抱住了钱美椒,母女俩顿时抱在起,哭成了团。

    姚广元被她们哭得心烦意乱,他沉着脸,“不要再哭了,再等几天我就正式把可心接回家里了,谁还敢欺负她!”

    钱美椒听了他这话,眼泪依然止不住地往下掉,“我也知道没有几天了,可心的生日就还有只个礼拜了,可是这个等待的过程实在是太让人难熬了。”

    姚广元怒道:“你急什么,可心是我的女儿,她迟早都是要回嫁家的。就只有个礼拜而已,到时候,我会让整个市的人都知道,我姚广元还有个女儿,她叫姚可心!”

    像是得到了最后的保证样,钱美椒母女终于破涕为笑地点点头,声音里依然还带着浓浓地鼻音。

    “广元,这辈子为了你,为了可心,无论过得有多苦,我都不怕。”

    “妈妈,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啊,切都会好起来的!姚梓颖收到了录音,她的脸上挂着灿烂地微笑。苏流月望着她的笑容,忍不住哆嗦了下,她脸嫌弃地说:“笑得这么阴险,又干什么坏事啦?”

    姚梓颖从容而淡定,她诚恳地说:“像我这种恶毒的富家女,随随便便干个坏事,没什么好奇怪的。”

    扑哧

    再有个礼拜姚可心就要回到姚家去了。因为罗阳的关系,她现在点儿都不想去公司,况且她脸上现在还带着伤,如果到了生日当天伤肿还没有消下去,那就相当难看了。

    可是,要请病假什么的,在程序上还是要走到人事部。带着强烈的恨意,姚可心狠狠地推开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让她意外地是,坐在罗阳的位置上的人并不是罗阳本人。而且,新上任不久的副经理万志。

    姚可心的鼻子上还贴着纱布,虽然手术让她花了不少的钱,还好鼻子总算是保住了。只不过现在她根本上是感受不到自己的脸上还有鼻子了。看到万志的礼貌的笑容,她心里升起了无限地虚荣心。

    “小姐,你是来找罗经理的吧。罗经理请了病假,暂时不在公司。你有什么事吗?”

    其实,在各个部门里,请病假只需要向上级申请下就可以了,偏偏姚可心在公关部很不得人心,加上她是因为罗阳才伤成这样的,现在她马上就要回到姚家了,依她记仇的个性又怎么可能让罗阳好过。

    就是来痛斥罗阳的。只可惜让她扑了个空。

    万志的话,立即让姚可心想到了罗阳真正的病因。她在心里嘲笑,活该他会断子绝孙,像他那么好色的男人,若不是想利用他和他背后的罗董事去对付姚梓颖,她才不会理他呢!

    姚可心害差地笑笑,脸上红,“原来是万经理啊,我其实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只是来请假的。”

    万志温和地笑了笑,纠正道:“不是经理,是副经理。”

    姚可心的脸都红到脖子上去了,她怯生生地说:“万副经理这么年轻能干,早晚会被提正的。啊,对了,我叫姚可心,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能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吗?”

    万志闻言挑了挑眉,他的笑容加深,“姚小姐真是客气。荣幸之至。”

    姚可心听了脸上立即开出了朵白莲花,她娇羞地掏出请帖,并轻轻地递到万志手上,“能请到万副经理,是可心的荣幸才对。”

    万志风轻云淡地笑了笑,“如果姚小姐没有别的事的话,我这里”他举起手里的文件摇了摇。姚可心见了,连忙贴心地说:“真是对不起,打扰你工作了。”

    “没事。”

    填好了请假条,姚可心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再次特别绕到了开发部。

    “哟,咖啡妹纸又是你啊,真是贵客啊。”

    姚可心走到了开发部的区域,她人还没的踏进办公区,已经有人眼尖地发现了她。只是这次她明显的让人感觉出不同来。她居然没有摆出那副叫人恶心的柔弱嘴脸来,而是挂着灿烂的笑容,踩着高跟鞋路招摇地走了过来。

    姚可心笑容满面地问:“我姐姐在公办室吗?”

    “你走错地方了吧,我们开发部里头好像没有哪个跟你是亲戚吧。”

    “理她做什么!不要脸!”

    姚可心昨天狼狈地离开开发部的情景,整个开发部的人都亲眼看到了。她明明是那么的气愤,恨不得要扑上去撕了他们的女王,可是她居然给生生地忍住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生物啊,心机居然这么重。

    这才个晚上的功夫,脸上还挂着笑容,还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样,虚伪的都叫人替她鼓掌了。她这个样子,准是没安好心。

    姚可心受到冷讽,明明心里恼怒得很,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立即要提高档次,而这群人也即将被她踩到脚下,她反而轻松了,心想,就让你们这群没有眼力的人再多蹦哒几天。

    姚梓颖不在开发部,她去了市场部,新签定的那块地皮,在今后的规划与发展都已经全部重新做了更详细更全面的策划,她是想拿去给周展华看看,跟他讨论下看看开发部所做出来的这些规划就市场而言,是否合理。

    只可惜,周展华不在。

    就在她重新回到开发部门时,居然看到姚可心正站在她的办公室前,副花枝招展的打扮,真遗憾,被她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给毁了。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隔日再见到姚梓颖,姚可心依旧笑得毫无心机,她开心且恭敬,就差没有扑到上抱大腿了。

    姚梓颖从容淡定地走了过来,越走越近,她紧抿的唇角挂着明显地嘲弄,脸上是片冷冰。姚可心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姚梓颖是个会施实暴力的人,她不敢靠得太近。

    姚梓颖路走来目不斜射,看都没看她眼。

    姚可心挂着笑容的脸,有些绷不住了。她在心里冷冷哼,拽什么拽,过不了多久她也会成为众星捧月的富女家。虽然还没有体验到,但是她现在已经感觉很爽了。

    “姐姐,再过几天就是妹妹的生日了,爸爸给我准备了场生日派对,到时候还请姐姐定要来哦。”说着,她又从包里面掏出张请帖,递上去。

    姚可心手里拿着的请帖滚了金边,封面设计的大气而招摇,看就是有钱人的手笔。而且她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来的,顿时开发部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盯住了那张请帖。

    这个请帖并不是依姚可心的名义发的,她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与名气,能够请够市的名流。因此,做出来请帖是以姚广元的名义来发的。只是消息还没有传来,姚广元还在为场地而头疼,所以请帖 ...

    (并没有发出去。

    姚可心今天来,却是特意拿着请帖来招摇的。她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们不是都看不起她吗?她到要看看,当他们看到请帖后,还敢不敢看不起她!

    开发部的人,各个都望望请帖,又望望姚梓颖,等待着她回应。

    谁曾想到,姚梓颖压根儿就没有打算有什么回应,她依然是目不斜视,直接越过了姚可心,把她当成了空气样的不存在。

    “姐姐。”姚可心又叫了声。这声实在是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她握着拳看着姚梓颖的侧脸,仿佛感觉到时间就此停止了样。脑子里闪过的都是姚梓颖对她不屑顾的态度的画面。

    姚可心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就快要挂不住了,“为什么直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她还是这种对待自己呢?她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摆下来?”

    姚梓颖终于停下了脚步,并缓缓转身。

    众人望着她们的方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们,很上期待姚梓颖接下来的反应。会怎样呢?会恼羞成恼吗?如果真的恼差成怒了,那她会不会接过请帖直接拍到姚可心的脸上去?

    真是让人期待的场面啊。

    就连姚可心她摒住了呼吸,等着她。

    只可惜,姚梓颖没有听到大众呼叫声音,她缓缓地转身,望向办公区里每个格子的方向,淡淡地说:“言助理,进来下。”

    靠!等了半天居然是这么句话!真叫人扼腕啊。

    姚可笑终于不能维持她烂漫的笑容了,她僵了僵,脸上青白交加,好不精彩。她说:“姐姐,这个帖子可是爸爸要亲自发的,整个市的名流都会哦,你不看看吗?”

    姚梓颖居然抬眼看她了,她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那真是恭喜你了,祝你这个生日过得愉快!”

    姚可心愣,显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回味出姚梓颖语气切正常并没有特殊的情绪后,整个人都气得要崩溃了,她就不相信姚梓颖点儿都不在乎。居然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居然没有暴乱如雷,她还是人吗?

    第四十二章 舞蹈礼仪老师

    (姚广元这次是打定主意,并且坚定不移地要接姚可心回到姚家。友情提示这本书第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百万\小!说网可是,等他回到姚家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庄慧吟的时候,突然想她提出的离婚和他们两人为此而发生的分歧。时之间满腔的热血,突然就洒了。

    离婚这件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姚广元也知道,庄慧吟这是拿着他的短来说事,他不想与她吵架,也就直接越过她这里,在书房里找到了姚老爷子。

    姚圣见姚广元难得来找他,心里多少还是挺高兴了,这个儿子虽然无能了点,懦弱了点,没有责任心了点,但总得来说他还是挺孝顺的。

    “有事?”

    “爸”姚广元突然有些踌躇起来。面对表情严肃的姚老爷子,他见着心里就开始发杵,到底说还是不说呢?姚广元在心里挣扎了起来。说吧,可能会把老爷子激怒,不说吧,他已经答应可心了,作为父亲他怎么能让孩子失望?

    姚广元似乎已经忘了,他还有个孩子,他让这个孩子有希望了,等于就让那个出孩子失望了。

    “到底是什么事?都多大的人了,说话还这么吞吞吐吐。”

    “其其实也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来看看您怎么还没睡觉。”姚广元终究还是懦弱多了点,他实在是不敢说出来啊。

    姚老爷子作为姚家的家之主,他在为人父方面确实差了点。在姚广元还小的时候,因为公司刚起步的原因,他简略了作为个父亲该给儿子带来的东西。他向强势最看不上儿子这种无能又懦弱的性格。

    偏偏无论他对姚广元有多严厉,有多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变得有担当,有能力,姚广元就越是能消磨他心里的期望。好不容易,这个儿子刚刚开始变得正途起来,突然又不知道从冒出个小三来。

    同样做为男人,对于出轨这种事情,他看得就比庄慧吟淡得多。男人自古以来都是妻妾成群,是个男人都好色。可是,这并不影响,男人对家庭的责任。让姚圣失望与不满的是姚广元都几十岁的人了,做什么事情都拖泥带水,事情发生了居然连善后都做得不漂亮。

    好在,这些天,看他似乎有收心的现象,那就是好现象。

    “你不用管我,管好自己就可以了。男人要以工作为主,女人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的棋子而已,你要记住妻子只有唯的个。不要再外面给我惹事生非,又弄出绯闻来连累姚氏集团。”

    姚广元被他这通教训给训住了嘴,缩在边,始终开不了口。

    姚广元很烦恼,这种烦恼就像枷锁个让他喘不住气来。他不想呆在家里,更不想去钱美椒那里看着她哭诉,他唯能去的地方,就敏敏那里。

    敏敏是个乖巧的女孩,她不仅善良,而且很大度。姚广元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很快就在她的孜孜不倦的开导下得以舒展。在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敏敏虽然不哭不闹却还是红了眼。

    姚广元只好安慰着她,说她是自己这生唯的至爱。

    敏敏善解人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说自己是因为太爱他了,才会有点介意,希望姚广元不要嫌弃她,不要讨厌她。

    姚广元又怎么会嫌弃她讨厌她?他是真的疼她啊。

    两人细细地说了堆的情话,敏敏这才替他出了个主意。只是说不说去,都觉姚老爷子那关肯定难过,姚夫人那里就更不用说了。

    敏敏靠在他的怀里,天真而烂漫地说:“不就是个生日派对嘛,在哪里举办不是样的,为什么非得定是要在姚家啊。”

    她这看似不经意的句话,姚广元顿时犹如醍醐灌顶般,他大腿拍,欣喜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还是我的敏敏宝贝聪明。”

    “讨厌!”敏敏捏着粉拳对着他的胸口捶了下。

    姚广元下就捉住了她嫩白无骨的小手,另只手也开始不安分地顺着她白嫩嫩的大腿往上游移。敏敏窝在他的怀时扭了扭,水润的胸脯贴在他的胸口上,触感是片柔软。

    姚广元眼睛亮,已经抱着她滚在起

    姚可心的生日派对就眼前了,姚广元的帖子也已经发了出去。姚家在市还是相当有位地位,姚广元能派发的名流也是广泛的,当然这个前提是有姚老爷的认可。而如今的情况是,姚可心只是个流落在外的女儿。

    说白了也就个不入流的私生女。

    大多数有头有脸的豪门在收到请帖后,都气得要跳脚。这姚老爷子也真是可怜,叱咤风云几十年,生了个儿子居然这么让人打脸。姚可心是个什么东西,个不入流正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居然邀请他们去给她过生日?

    仅管姚广元的帖子在许多豪门里被丢进垃圾筒,但也不得不说的是,还有些比较小型的企业在收到这个请帖后,表现得非常的开心。像这种名门举办的派对之类,都少不了要带着些商业的气息。

    大多数人还在中端甚至低端的阶段徘徊的企业,都巴不得每天都能收到这样那样的请柬。它可是能够决定是否能攀附到大型企业的关键啊。

    姚可心虽然也想拿着请帖满公司里发,但是想到有姚圣在公司里盯着,她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至于钱美椒,为了能让姚可心在生日派对上大放光彩,她亲自为自己的女儿选择了个专门教舞蹈与礼仪速成的老师。

    姚可心想要在生日派对上光芒四射,就不得不耐下心来学习。毕竟她从来也没有真正的接触过上层贵族圈,在那天的表现上是非常的重要的,是她以后是否能被认可与接受的关键。

    可是她并不知道,因为父亲的懦弱,因为姚圣的不认可,市的很多人豪门根本对她不屑顾。会来参加她的派对的,都是些带着目的,带着商业性质的小富小商。

    教姚可心礼仪跟舞蹈的老师刚才国外回来,是英国的位华裔名叫r翻译成中文就叫阿尔杰。据他所说,他是个商人,此次回国主要是为了投资而来。至于舞蹈只是他业余的个爱好。

    英国的男人向都心绅士自居,阿尔杰又长年生活在英国,因为身份的关系接触到的人也是些名流,所以让他来教姚可心舞蹈与礼仪也合适。关键是他似乎对钱美椒有着莫名的好感。

    其实,钱美椒找阿尔杰给姚可心当舞蹈礼仪老师并不是突然的,她与阿尔杰其实早就认识的。钱美椒是个相当注意皮肤与身材保养的女人,她每天都会花大把的时间与金钱在这些方面。

    就在钱美椒练瑜伽的地方,阿尔杰正好在那里做兼职教练,教别人学习跳舞。说来也巧,每次钱美椒来去都能撞见他,有时候是在电梯里,有时候是在走廊里,甚至连区分男女的换衣间外都能让他们遇到。

    阿尔杰称这些遇见是场美丽的邂逅。有个绅士般的男人大献殷勤,这让已经不年轻的钱美 ...

    (椒虚荣心大增。她也曾经有意无意邀请过阿尔杰起吃饭,可是阿尔杰却已工作繁忙而礼貌的推拖了,并承诺等他有空了定请钱美椒吃饭。

    这次,刚好也是个机缘。

    当钱美椒请阿尔杰给姚可心当老师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口答应了。钱美椒当时就在心里想着,这个男人定是事业心非常重的那类人。

    本来,钱美椒是想请阿尔杰到家里来教姚可心,毕竟对于时间不多的她们来说,这样更能节省时间。但是想到姚广元会来,她也就放弃了。没想到,阿尔杰在知道她们时间比较紧迫之后,居然邀请她们去他住的公寓里练习。

    今天是练习的第天,阿尔杰开着车子在楼下等着她们。姚可心见母亲居然认识那么个帅气的男人而感觉惊讶,当她知道这个帅气的男人居然对她的母亲有着思慕之情,就更加惊讶了,看向钱美椒的眼神也若有所思起来。

    “可心,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妈妈?难道你不希望妈妈也能够像正常人样的生活吗?”钱美椒不知道姚可心心里在想什么,但她还是说出了心里的话。

    姚可心摇摇头,“妈妈,我们都知道爸爸是不可能跟那个女人离婚的,除非那个女人死了。妈妈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当然高兴,可是那个男人你了解吗?”

    钱美椒也摇摇头,“我只知道他是个商人,长年生活在英国,这次回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在市找到潜力的公司进行投资的。至于其它的,就不太清楚的。”

    姚可心便说,“还是再了解下吧。刚好,他现在是我的老师,我们可以就此考验考验他。”

    钱美椒伸出手指点在她的额头上,“就你古灵精怪的。”

    姚可心抱怨,“我哪有,我这是为了妈妈幸福着想来着。”

    第四十三章 华裔阿尔杰

    (“这位漂亮的小姐就是可心吧?”这是个很有磁性的男人声音。

    第四十四章 如果只是为了吵架

    (阿尔杰望着她意欲不明地笑了笑,然后再看着钱美椒笑着说:“叔叔当然很想要怎么样,也直都在怎么样,可是你妈妈她就不愿意让叔叔怎么样,这可怎么办。冰火!中文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151+百万\小!说网”

    “叔叔,我都被你绕晕了。”姚可心摇摇头。

    阿尔杰这才说:“可心啊,叔叔追求你妈妈,你愿不愿意?”他这话说得直接而大胆,坦坦荡荡,完全是真情表露。

    姚可心依旧是捂着嘴,眼睛瞪得大大的,“叔叔是在追求妈妈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就是觉得妈妈太辛苦了,若叔叔真能跟妈妈在起,照顾她陪伴她,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钱美椒就笑骂:“你这孩子,鬼精呢。”

    说着,说着,三人都笑成了片。

    姚梓颖最近的确是挺忙的。公司里的事情她尚且能游刃有余,前世她也是这么路过来的,对她来讲重活于世,对于姚氏集团在未来的发展方向她是了如指掌。虽然那是弊大于利,但她既然都能重新再来次,那么姚氏集团也能重新活过来。

    这次,她是绝对不允许,姚氏集团走向上毁灭性的道路。

    侦探社那边已经按照她的吩咐安排蔷薇把姚广元迷得团团转,至于钱美椒那里,姚梓颖决定送她份大礼。这份大礼在不远的日子将会给她带来无限的惊喜。

    姚梓颖决定出手对付钱美椒这件事情,她还没打算告诉穆天宏,可是穆天宏不知从哪里来得消息,难道他会未卜先知不成。

    “你有没有想过,你找的那家侦探是否靠谱?”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天,穆天宏直都会开着车,绕过几条街,花上半个小时到姚氏楼下等她起吃午饭。用穆天宏的话来说,就是培养感情。

    只是,他今天这个开场真得让她惊住了。她找的这家私人侦探是出了名的,前生她因为爷爷和妈妈的死,整个人都崩溃了。等到祈韦乔也变了心,她的孩子也跟着没有了,她在伤痛之余,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这切真的太悲惨太离谱。

    她于是就找到了现在找的这家私人侦探社,结果让她痛心的事,原来她直那么信任那容忍的人居然就是害了她全家的人。而这个不是别人,正是爸爸从外面带回来的女儿,姚可心。

    就因为姚可心懂得如何示弱,如何表现得楚楚可怜让人对她失去戒心,她才有机可乘。

    她不仅成功把姚家变成个残破不全的家,她还让钱美椒取代了妈妈的位置。姚梓颖自问,她如何不恨?

    所以她很信赖这家私人侦探社,因为如果没有它,既使到死她也不会知道自己身边养了两匹白眼狼。可是,穆天宏的话突然间就让她意识事情不太对。

    “自然是查到的。”穆天宏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可是,姚梓颖却皱起眉了。不至于吧,既然是开门做生意,没道理会泄露客户资料,况且她从来也没有直接跟私人侦探社的人有过正面接触。他又是怎么查到的呢。

    见她脸郁结的模样,穆天宏这才莞尔笑,揶揄道:“骗着你玩的。”

    “你”姚梓颖气结,闷闷地说:“点儿都不好玩。”

    她以为自己都这样了,穆天宏也该道个歉吧,可他不仅没有,他还很严重地点点头,“的确是不好玩。不知道这家私人侦探社内部出了矛盾吗?”

    “什么矛盾?”姚梓颖下意识问,这挺关键的,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出了问题,她到是不至于担心事情会败露,而是必须考虑要改变计划了。

    穆天宏举着筷子夹了青菜放在她的碗里,这才说:“有人想单干,所以带走了部分的客户资料。客户资料这种东西,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尤其干这行的。”

    姚梓颖点点头。她自然是知道客户资料意味着什么。

    能找到私人侦探做事情的人,身上多少都带着点事儿,而这些事是不能见光的,因为见光就死啊。不然,为什么都不去找警查呢?

    有了这些资料等变相地掐住了别人的要害。这东西可是值钱得很啊。

    姚梓颖砸砸舌,“是谁这么想不开,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带走了这些客户资料,别说是得罪这个侦探社的负责,他还得罪了这些见光就死的客户啊,人家能放过他吗?

    “是不是自寻死活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劫到的小部分资料里,其实就是钱美椒的案子。”穆天宏风清云淡地这么说,姚梓颖反而安下心来。她说:“只是个案子而已,她习惯了当小三,自然就不会只有个男人,你又怎么知道定就我做的呢?”

    穆天宏看着她,用他那如墨般幽黑而深邃的眼眸,眨也不眨地看着她,然后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直觉。”

    真是见鬼了。姚梓颖在心里阵诽谤。都说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的,没想到男人也有。

    她无奈地点头,“好吧,我承认的确都是我做的。只是,我想不明白,我向很小心从来没有跟他们接触过,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是新开启的。拿着这些,根本就找不到我这里来,那为何还要拿走?”

    穆天宏认真地考虑了下,才回答,“也许只是顺手吧。多拿个少拿个,其实没多大的分别。不过,既然这家已经出问题了,你是不是考虑换别的地方?”

    姚梓颖摇摇头,“不必了,我相信他们的责任人都处理好。”

    这个私人侦探社名叫天威,姚梓颖虽然不知它的内部原来曾经也出现过问题,但是它在后来的发展是很迅速,很有名气的。不然,她在走投无路时也不会找到天威。

    穆天宏很诧异,他没想到她居然还坚持。“你似乎对它很信任?”

    姚梓颖很肯定地点点头,“不错,我的确很信任他们的责任人,相信这只是个暂时的纰漏,很快就是被解决的。我比较担心的是那个盗走内部客户资料的那个人。”

    穆天宏也点点头,“他的下场的确很凄惨。”

    “你又知道!”姚梓颖白了他眼,“说得就跟它是你开得样。”

    “你说得没错。”

    “什么!”姚梓颖终于跳了起来。“你你居然”

    “没错。”相比之下,穆天宏就表现得很淡定,他抬起手示意姚梓颖坐下来说。

    姚梓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该大呼小叫,可是她是真的被他吓到了。他是穆家的二少爷,怎么会去干私人侦探这种事情,那不太掉价了吗?

    见她如此不可思议地表情,穆天宏挑了挑眉,这才说:“其实天威也不是我开的,它是我的个熟人开的,我不过是入了点股在里面。”

    这才差不多。“那里入了多少股?”

    “百分之五十。”

    “那你还说不是你开的!”

    穆天宏邪佞笑,整 ...

    (个人都神采奕奕的。“的确不是我。虽然我是入了大部分的股份在里面,也算是个大股东吧。”

    见姚梓颖耐心地听,他又说:“但也只是入了股而已,那人开天威的初衷并不是要做侦探社,应该是想做个像婚庆公司样类型的派对社,或者向旅游方面发展。只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变了味道,成了现在这个天威了。”

    姚梓颖问:“你那个熟人是你什么人?”

    “国中同学。”穆天宏没有说的是,他们不仅是他的国中同学,还是和他起长大的铁三角。这个熟人并不是个人,而是两个人。天威这次会出现内部问题,就是因为这两人之间发了意见分歧,以至于分道扬镳。

    两个都是铁哥儿们,穆天宏谁也不能偏帮,他只不过想撤掉股份,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没想到居然就让他看到了钱美椒的案子。他自然也没有告诉姚梓颖,为了得到拿回资料,他甚至卖掉了手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至于另外的百分之三十,他没的撤,原因还是姚梓颖这里。他不确定姚梓颖是否还会继续选用天威,他还是很想知道她都在做些什么,虽然她表现出不用他插手的意思。但是身为男人,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独自承担所有的事情呢?

    姚梓颖不笨蛋,穆天宏说得已经这么明确,她也不能装傻。“你是要帮他重振天威?”

    穆天宏点点头。是不是要帮忙还是取决于她的是留是去,她既然选择了留下,那他自然也是留下来的好。

    这下子轮到姚梓颖纠结了。那以后,她要怎么对付钱美椒母女的事情,他岂不是就了如掌心了?这并不是她所希望的。

    穆天宏放下筷子,突然就握住了姚梓颖摆在桌子上的手,“梓颖,你在担心什么?”

    “我”

    “你不想让我知道?”穆天宏的感觉很灵敏。他从姚梓颖的神色之间已经看出了这点,这让他很不喜欢,他不喜欢这种被她排斥在外的感觉,不喜欢这种不被需要的感觉。

    这让他感到很不爽,不爽极了。

    第四十五章 如果只是为了吵架2

    (“我”姚梓颖开始支吾起来,她的确不想让他知道。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百万\小!说网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最阴暗最不堪的面。因为这面就连她自己都不愿意去面对,她又怎么能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呢?

    穆天宏安静地坐对面,他浑身都散发出种冷冰的气场,这种气场足以让人退避三舍。姚梓颖也想退也想避,可她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因为穆天宏还握着她的手,等着她的回答。

    她说:“我只想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解决,这必竟是姚家的事情。”

    “好。”穆天宏面无表情地收回手,重新拿起筷子。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虽然他表现切都如往常样没有什么改变。他样会给她打电话,样会在公司门口等她起吃午饭,他甚至还会在睡前特意跟她道声晚安。

    可是,姚梓颖就知道他生气了。

    他什么也不说。他会静静给她夹她喜欢吃菜,会静静的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倒杯水,会静静地坐在边听着她讲话所有的切都在这种让人窒息的安静中完成。

    安静得令人抓狂。

    而她也真的抓狂了。

    习惯真的是件纠结的事情,因为习惯习惯着,就是不知不觉地沦陷其中。而

    她早已习惯了有点霸道,有点邪佞,偶尔还有点冷峻的穆天宏。所以,当穆天宏再次,坐在车前盖上安静地等待着她,然后再安静地替他打开车门,路安静地开车使向目的地时,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穆二少,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就明说吧。”多大点事儿,她都是死过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你强行留住,它也不定留得下来,就像祈韦乔样,前生的时候,她是那么爱他,那么渴望他样爱着她。可是呢?

    姚梓颖苦笑。该是她就是她,不是她强留也没用。

    穆天宏终于肯抬眼认真地看她,他望着她,眼里的阴鸷闪而过,他说:“你说你要自己解决。”

    姚梓颖咬咬牙,深深地呼了口气,“对,我是说过。”

    “你说那是你们姚家的事情。”

    “对不起。”姚梓颖没有见过这样的穆天宏,他就好像是座冰山样将自己冷冷地拒在外面,冰冷无温,那个他在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他将她拒之在外,不愿再为独自开启扇门,让她觉得自己在他的眼里变得已经没有那么的与众不同了。

    她突然间就心慌了。

    穆天宏依然望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更加没有任何表示。

    姚梓颖的拳头几番握紧,又几番张开。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只是我只是想要自己去解决掉那些直卡在心里面的事情,我并没有其它的什么意思。”

    穆天宏依然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姚梓颖突然间觉得很挫败,她拿起筷子吃完最后口饭,然后擦了擦嘴,最后再深深地看了他眼。“如果你觉得跟我在起很辛苦,那么就这样吧,这些日子有你陪伴我很开心,希望你也能开心。再见!”

    天知道,她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把这些话口气说完。

    起身,抬脚,再转身。 天知道,她得费多大的劲才能说服自己不要转身去他。

    穆天宏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她步步的远去,点点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突然发现自己点儿都不了解她,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

    夜里的风很凉,吹得人心里空荡荡的。这几天姚梓颖直很努力的在工作,她加班加点,几乎到了以公司为家的地步。若不是庄慧吟心疼她,让她晚上早点回家,她真的很想累死在公司里算了。

    可是,想到还有对对姚家虎视眈眈的母女,她就不能有这种轻生的念想。在没有真正解?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