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人小小 - 第 28 部分阅读 重生之辣手催白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部刚刚经历了场风暴,还在平复阶段。姚氏的资金链其实直都没有完整的衔接起来。” 顿了顿,姚梓颖又说:“如果,他真的想夺大权,就必要要召开董事大会,他要坐上董事会主度的位置没有那么容易,除非他能力把姚氏的危机彻底解除掉,那么无论如何,在接下的时间他定会对姚氏进行不留余力的挽救。” 姚老爷子听着姚梓颖的分析很是欣慰,他突然发现姚梓颖的敏锐能力更进了层。或许,她直都是这样的,之前只是不在其位不谋其职的原因?他还担心姚梓颖在知道公司里的那个内鬼之后,会立即采取措施。

    原来,在她的心里,早就有了更好的打算。等到周峰不留余力地对姚氏进行挽救后,再去捡现成的。在商场上,有时候要的就是这种魄力。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能力,也丝毫不怀疑对方的能力。 她已经能力充分利用对方的这种能力来达到自己的要求了。这就是在高位者的种谋略,种能驾驭人,成为人上人的种能力。 之前直不知道公司里的这个内鬼到底是谁,就会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心慌,让人很不舒服。可是但把这个人找到了,他们反而都舒坦了起来。放长线钓大鱼,大鱼已然上钩,不怕拉不回来。 况且,在这个上面,他们早就已经做好了足分的准备。 姚老爷对周峰直都很好,除了那个位置,他其实是已经实权在握了。他相信,周峰必败,不为别的,他的孙女已经真正的成长起来了,而且是很优秀地成长起来了。

    姚老爷子真正是欣慰。他有意培养姚梓颖,在接下的些关于商业市场的前景与谋略之中,姚老爷子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这个孙女在很多意见跟都自己不谋而合。 在这之后,穆天宏也单独跟姚老爷子谈了谈。姚老爷子直都很喜欢穆天宏,知道他跟自己的孙女在起时,最初是很吃惊的。毕竟两人强势的人在起,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通过这么次大事之后,他反而越来越欣赏穆天宏了。多少年轻甚至是到了他这个老纪的男人,其实对女人的能力都不是很能肯定。若不是姚梓颖是自己的孙女,又表现的这么冲突,姚老爷子的思想也许也是无法改变的。 穆天宏对姚梓颖的肯定,让姚老爷子很是满意。直都觉得祈韦乔才会是姚梓颖良配的想法,很是松动了下。他笑容满面地看向穆天宏,心想穆家这小子若做了自己的孙女婿,穆家和姚家到时候会以谁为尊很是大悬念。 把姚氏的事情都告诉爷爷之后,姚梓颖的心里很是放松了大截。利用还在公司里坐阵的这段时间,姚梓颖继续投精力在做慈善事业。当然,许多事情还是由庄慧吟出面。

    这段时间她又飞了趟市。在外祖家里与外公与舅舅都分别深深长谈了次。这次的市之行,姚梓颖敏锐地发现,外公与舅舅在看待自己的眼神里多了很多的认真。 当然,她非常肯定的是,这些都是好事情。然后,她又从舅舅里知道了政治风景将会很快地稳定下来,而任命书下发也不远了。 这切都很平稳,都在往姚梓颖期待的那个方向持续地发展着。 而在姚氏里,周峰果然如她想的那样,在看到自己对姚氏无心插手的基础,周峰成功地把握到了他所能把握的切人脉,对姚氏集团进行了次大拯救。 在此期间,周峰把公司里的几个很关键的位置都进行了次撤换。姚梓颖眼冷以对,完全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很快的,周峰便在姚氏内部进行了次大改革。 这次的改革主要是针对姚氏的货源在以后的提供方向上。在会议上,周峰做出了决策,他把姚祈两家密不可分的模式完全打开,之前姚祈两家走得是市场垄断化的方向,而现在周峰则是把眼光放在了些小的商家上。

    这决定的最大好处就是,它能很全面的在全国范围内对姚氏的破陋的资金链进行补救。就是在姚梓颖打开台湾市场样,周峰的政策更平民化了。 不得不说这招虽然是把姿态大大放低了,收到的效果却很好。很多小商家都很愿意与姚氏集团合作,毕竟像姚氏这样的大企业还是很能吸引人的。姚氏的资金链在回拢,周峰的人气也在飙升。 不少人都存了看 ...

    (姚家的笑话。之前对姚梓颖的能力很肯定的人也开始有了摇摆之势。有人开始怀疑姚梓颖是否真的有能力,她之前所做的慈善到底是不是姚老爷子私底下暗中辅助的下子就成了个很热的话题。 姚梓颖面对这些怀疑直都保持着沉默的态度。 周峰便是在姚梓颖这种沉默之下,开始着手处理姚氏先前下架的那批产品。针对那片产品,周峰处理的办法是将它们的价格下降,而然重新铺到了市场上。

    下架重检的那批产品其实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重检的产品姚梓颖直都紧紧跟着进度,所以她不担心质量问题。不过周峰连问都没有问,直接下降上市这作为,更让姚梓颖肯定了他事先就是知情者,是挑起姚氏事件的幕后黑手。 这些决策之后,周峰终于忍不住要向董事会出手了。 姚梓颖在狱中向姚老爷子讲了这些事情之后,姚老爷子狠狠地松了口气。周峰已经要插手董事会了,那就证明姚氏集团的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了。 通过这段时间,姚老爷子发现她这个孙女,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许多。她对商业的些问题上的敏感锐是超乎想象的高。姚老爷子每次要决定问题之前,都会先听听孙女的意见,她的意见让他的心惊的同时非常的欣慰。

    第四章 想念是种痛

    (这就是种后继有人的欣慰。

    第五章 祈家的贪念

    (而今事情弄到了这个地步,他多少还是有点责任的。151+百万\小!说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再加上,知道姚老爷子进狱的事情后,祈老爷子就直要帮把,却直都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现在听祈父这样说,他还是很同意的。帮到姚氏就是帮到姚老爷子,再加上他对姚梓颖这人孙媳妇又很满意,祈老爷子当然很乐意。不过,刚才他儿子却说要姚家拿出半部股份来作嫁妆,祈老爷子微微眉头。 “股份的事情暂时就不提了,先帮到姚家再说。” “爸,怎么能不提呢?祈家直受姚家的压制不就是因为没有筹码吗?姚祈两家合作了这么多年,说句难听就是祈家直在巴结姚家。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能不受压制了。爸,你怎么说放弃就放弃呢。” 祈老爷子无话。姚氏的股份,他当然也很想要,要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个方式来要。祈老爷子也知道,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不过他与姚老爷子那么多年的交情,他又怎么拉得下脸来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不用说了,姚梓颖是姚家的继承人,就算没有姚家的股份,她嫁到了祈家就是份保障。有她在,姚家就不会翻脸,你让韦乔在婚后好好待她便可。其它的不要再提了。” 祈父顿时有种霜打茄子之感。 本来都是众志成城了,祈老爷子居然没有同意。 晚上,祈父少不了要拿这件事情在祈母面前小小地抱怨下。 祈母听就火了,“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都已经退下大权了,还想重新掌回去呢。” 祈父安抚道:“你生什么气,老爷子也许是看在跟姚家多年的交情上,拉不下脸吧。”不得不说,做为儿子祈父还是很了得他的父亲的。 “拉不下脸也要拉啊。你想想,姚氏的股份多少人眼红,现在好端端地机会就摆在了眼光,不要白不要。凭什么让我们放弃啊!” 祈父也是脸无奈,“老爷子的话,咱们不能不听吧!”

    “你现在是家之主了,你要自己做决定,不要什么事情都老爷子的意思。毕竟他年纪也大了,许多事情也许就没有年轻的时候想得透彻了。” “是这样吗?”祈父怀疑道。 “怎么不是!”祈母很不满地说:“照我说,去跟姚家谈的时候,就多要点股份。哎,你有没有决定要多少?” 祈父微微沉思下,便说:“百分之十吧。” “什么!才百分之十!不行不行,决对不行!至少都要是百分之二十!当然能多要点就多要点!” “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啊,还讨价还价的。”祈父被她吵得慌,转过身不再理会她。祈母没有得到结果,怎么会放弃,她扳过祈父,“你到底怎么决定,到底要多少?” “百分之十。” “不行,太少了点。百分之十五。” “好啦好啦,”祈父不耐烦了,“就百分之十五。” 祈母满意了,终于也就不闹腾了。 祈家的这番决定,是完全没有考虑到姚家。他们厢情愿地认为,姚家现在就是个落难的时期。搞得不好,整个姚家就真的破产甚至更糟,万被周峰夺到了大权,姚氏就等于是要改朝换代了。

    在这种危机的时刻,他们祈家英勇地挺身而已,还能不忘交情拉他们把。姚家就该对祈家抱着感激之心,虚情假义的话就不要说了,来点实质性的吧。依他们看姚氏有股份就不错! 姚梓颖这些天直在着手准备着与周峰场交锋,真正的交锋。她知道姚氏里还有着不少对姚家忠心耿耿的人,还有那些直追随着爷爷的人,都在暗中默默地为姚家尽份薄力。 姚梓颖很是感激他们。 周峰自然也不会闲着,他知道姚梓颖最近的小动作,不过他没把她放在眼里。个小丫头片子而已,的确是有点能力,不过现在才想着要挽救,她会不会太迟了点! 这天,姚梓颖刚刚迈进办公室,就看到周峰居然坐在了她的办公室里等她。姚梓颖鄙夷道:“周助理这是想坐这个位置想疯了吧?”

    周峰此刻坐着位置正是姚梓颖办公的副总之位。听到她的冷讽,周峰也不恼,反而笑容满脸,“这个位置不适合我。” “知道就好,麻烦你让让。” 周峰很绅士的起身,把座位让给姚梓颖,而他并没有走开。 “周助理还有什么事情吗?” 周峰闲适笑,望向姚梓颖娇好的面容,突然就说:“其实我有个很好的提议,既能化解姚家的危机,我们也不用这么的”他的话没说完,便勾起了唇角。 姚梓颖拿着手里就近关品些产品上市的信息和数量,这段时间她不仅跟穆家谈好了合作,跟苏家也详细谈过次。苏流月把自己推荐给了她的父亲,而孟飞扬又在市里给她介绍了几家可以合作的商业伙伴。

    她很忙,所以周峰说了什么,她根本没有听过去。下意识就问,“是什么?” “你看看这个。”说着周峰捞起桌上的份文件。 姚梓颖抬撇,竟让她撇见了“结婚协议”四个大字。姚梓颖终于抛下手里忙碌的事情,正色道:“周助理这是什么意思?” “嫁给我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你也不希望姚氏集团改朝换代吧,我其实也不是很想。”周峰这句话说得很轻浮,心里却很认真。 并不是说他是喜欢姚梓颖,想要跟她结这个婚。他只是觉得自己是姚老爷子手培养起来,心里多少还是很感激的。就算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样个地步,他也不想做得太绝。 从他跟了姚老爷子那天起,没有哪天不是勤勤恳恳的。为了整个姚氏集团,他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在里面。姚氏集团对于他来说就是人生的部份。如果姚老爷子跟他样年轻,或许这辈子他都会跟随着直走下去。 可事实是姚老爷子已经六十多岁了,也到了要退位让贤的时候了。可是,他往后看了看,就姚广元那样的窝囊废怎么可能挑得起这么大的重任。他除了会给姚氏惹上麻烦,会让姚氏动荡,什么都不能。

    标准就是蹲着茅坑不拉屎! 好不容易姚广元下去,姚老爷子却要把孙女培养起来。 在周峰的眼里,姚梓颖就应该是个娇滴滴地富家女,既然注定了性别,就应该妥妥地长大了等着去嫁人。个黄毛丫头,没事来公司凑什么热闹! 是,姚广元无能。姚梓颖有继续了他爷爷的性格,有了那么点小才能。他也承认,她把那点小才能用得很好,他注意到她了,也欣赏她了。好,她既然是姚老爷子的孙女,他便给他们次机会,让姚梓颖充分在这里成长。 可是,凭什么在他刚要接受她的时候,凭空无故地冒出来个未婚夫! 姚梓颖嫁了人,这姚氏集团不就改了天下了吗?既然早晚都是要改,不如他来改!他怎么可能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血都白白拱手让到别人的手里!那不知道高天地厚的小天,还不晓得毛长齐了没,还妄想着要夺走这切!

    这怎么可能,他不能接受! 姚梓颖冷冷笑,“那我是不是该感谢周助理的怜悯啊?” 周峰刚毅地脸上,竟然露出抹浅笑,“般般。” “周助理觉得我该在这个上面签字?”姚梓颖指着“结婚协议”用手指点了点。 周峰笑道:“你还小,不过能力还错,我还能接受。” 姚梓颖终于被气得笑了,“我现在才知道总助理你不仅很无耻,而且还很不要脸!” 周峰笑不出来了,“董事会很快会召开股 ...

    (东大会,你不想输得太难看,最好签了它。” “那我还真的需要感谢你,感谢你替我作了这么个伟大的决定。” 周峰的神色已经变得极为清冷了,他冷冷地说:“姚氏的命运就在你的念之间,无论如何我都会坐到董事长那个位置上,置于姚氏是否会改姓氏那就需要姚大小姐你做出点牺牲了。”

    话音刚落,他又说:“改不姓氏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不过是想更名正言顺点。” “那好,我现在就回答你,这是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你的春秋大梦,未免做得太美了点。” 周峰轻蔑道:“不要把话说得太早,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两天后,股东大会就会召开,到时候就算你想后悔也都来不及了。” 说完这话,周峰就冷着脸离开了姚梓颖的办公室。看着那份“结婚协议”姚梓颖真正是佩服了他,居然连这种滥招数都使得出来。她拿起那份协议直接就把它扔到了垃圾筒。 在另边,姚广元已经接到了祈父的邀请,祈父邀请姚广元的目的只有个。那就是关于两家的联姻和后续重新合作的事情。 对于姚广元来说,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权利与地位,不仅在公司里说不上话,就连在家里也说不话。公司里没有人理会他也就算了,就连他的女儿,妻子都不理会他。

    第百三十三章 天降好男友

    (姚广元的心里直都非常地憋屈。

    第百三十四章 周峰的杀手锏

    (姚梓颖对周峰如此急不可待的行为感到好笑。不是所有站都是第言情首发,搜索151+百万\小!说网你就知道了。 周峰在姚氏的股份除了姚老爷子之前给的百之分三,也就是他在股票大跌的情况下收购的些,合起来也不过百分之五。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代表除姚家以外的百分之五十九的股东? 况且,在这百分之五十九的股份里面,还包括了姚梓颖掌握到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啊。他这是把她也代表了?姚梓颖在心里冷笑,如果周峰知道了他把她给代表了,不知道是怎样的表情? 周峰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至少他已经很成功地把大股东罗董事争取到了。至从罗阳与姚可心的事件发生之后,因为罗阳,罗董事基本已经被边缘化了,仅管他持有着姚氏的大股份,却未必能说得上话。 周峰拉拢他,他也同意,其实也就是相互利用罢了。罗董事也需要通过这次的变故让自己在姚氏集团重新建立起人脉,周峰与他是拍即合。 姚梓颖点儿都不担心他们会怎么样,毕竟只有姚家还占有公司最大的股分权,无论周峰怎么蹦哒最终的结果都是肯定的。 然而,让姚梓颖完全没有料想的居然是,姚广平在她即将召开股东大会的前夕,居然对外召开了记者会。 姚广元在这次的记者会上,成功地向外界宣布与祈氏集团重新合作的关系,并且也公布了两家正式联姻。 最先惊住的就是姚梓颖,她完全没有想到父亲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这样的不按理出牌。姚广元在公司里已经没有了实权,她点都不担心姚祈家会怎么样,相反的,她只是在惊讶过后就无视了。 不过,穆天宏不会误会了吧? 而此时与姚梓颖打得正欢快的周峰,对姚广元的举动相当的无语,对祈家人也是相当的无语。 因为,在记者会上,出现的不仅仅只是姚广元,还有祈家的人。通过电视,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祈家人与姚广元之间表现得都很亲密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间隙。 就好像从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是大家都梦幻了样。周峰捏起拳头狠狠地砸在办公桌面上,这个姚广元真是太无耻了。他以为祈家能够保住姚氏?太天真了,他比起她的女儿来还要天真。 至少姚梓颖还知道要召开股东大会来争取下,而他呢,只不过是陪着祈家人在电视上作了场秀而已。祈家都自身难保了,还妄想着接济姚家。 电视里,祈韦乔正在接受记者的提问。 记者问:“之前有传过姚祈两家人关系紧张,对此祈先生有何解释?” 祈韦乔淡淡笑,优雅地坐在旁,他说:“姚祈两家相交了十几年了,从未有过紧张说。” 记者又问:“姚祈两家之前也传出要联姻,可是为什么之后就沉静了下来呢?” 祈韦乔从容道:“姚祈两家的婚事直都是两家的意向,之前也是因为梓颖才刚刚毕业,年龄也小,所以也就没有对外公开。” 记者再问:“那么现在是什么原因让姚祈两家人决定公布呢?是否因为姚氏此次的变故,才迫不得已而为?” 祈韦乔淡然道:“姚祈两家直都有着联婚的意向,没不存在什么变故。” 记者笑问:“那么祈先生对姚氏集团的周峰如何看待呢?” 祈韦乔和煦地回答:“周峰是因为有姚老爷子的提携才有了今天,姚氏蒸蒸日上与姚老爷子手打下来,现在周峰恩将仇报的行为,相信大家心里也定有了决断。他的这种行为无论从道德还是法律上,都是不可取的” 祈韦乔的席话,很成功地将记者会提升到了期,接下来的问题也都是针对周峰的背叛来问。祈家人的回答,直接是把周峰打到了地狱底层。 之后,各种报道也相续浮动了起来,接下来周峰也面临了各种各样的质问与声讨。 这种现象对于姚梓颖来说是个好现象,但是姚祈两家的联姻也因此被各大媒体报道了出来。 祈家里。祈母瞪大眼瞪着电视,颤颤地伸出手指,“那那我儿子要怎么办!” 祈父也皱起了眉,他知道姚祈两家在这个时候宣布联姻对姚家来讲,是个好事情。毕竟姚祈两家的合作直都很稳定,这次的事情虽然有了点影响,但是只在他们旦联姻,关系也就会快速的缓合下来。 姚祈两家很快也就会将合作的关系提到台面上来,那么祈父看了眼穆天奇,沉声道:“姚家的那姑娘不是已经跟你谈妥了合作吗?” 穆天奇此时也拿不准了,“确实是谈了,只是未并没有签定合同”既然没有签定合同,那就存在着风险,这种口头上的协议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发生变故的。 祈父的脸色很难看,穆天奇也是如此。 旦姚祈两家重新确定合作关系,那么,他们之前的协议也就完全不存在了。 “给天宏打电话,让他马上回家!”祈父很是愤怒。 穆天奇苦笑,“已经打过了。” 此时的穆天宏也正盯着电视机,接到穆天奇打来的电话时,他只是淡淡地说会回来。可事实确是,他依旧坐在与姚梓颖的小公寓里,盯着祈韦乔派从容的表情。 偷窥他的女人的下场只有个,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穆天宏手里把玩的电视机摇控,看来他是时候该出手了。 而姚梓颖在看到报道后,做的第件事就是给穆天宏打电话。可是,该死的,他的电话被占线了。 此时,姚梓颖想了万种可能,穆天宏生气了?躲她了?她这想法令她非常的担忧。姚梓颖有点坐立难安了起来,她在办公室里等了等,终于还是忍不住跑了回去。 等到穆天宏打开门时,见到的就是气喘吁吁的姚梓颖。看到她因为着急,而微微绯红的脸颊,穆天宏心里突然就柔软了起来。 他把拉住她,将她轻轻往怀里带。 姚梓颖喘了口气,拍了拍他肩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穆二少,那个” “我都知道。”穆天宏打断她,他把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上,他说:“放心,我都知道。” “你知道?”姚梓颖轻轻推开他点,抬起头看着刚毅的脸,心里很是着急。 “我当然知道,那些都是假的。我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嫁给别人,要嫁也是嫁给我。” 姚梓颖心里松,她摇摇头,“我之前直都不知道,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想到姚广元的作为,姚梓颖心里十分的叹息。 有这样个只会拖后腿的父亲,她深表无奈,这些消息旦放出去,之前怕是穆家跟苏家对她之前所谈及到的合作问题,都存在了怀疑吧。 姚梓颖的眉头紧皱,看来她又要花费时间去解释了。 穆天宏拍了拍她的脸蛋,“愁什么?” “要是我没有能力,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我怕是真的要嫁到祈家了。” 穆天宏面色冷,“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姚梓颖淡淡笑,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汲取着他身体上的温度与气息。穆天宏低着头,看了她良久,终于忍不住把怀里的人儿捞了出来。 他找到了她的红唇,慢慢的凑上去,然后吻住。姚梓颖攀上他臂膀,将整个人都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身体上,她热切地回应着他,双手急切的想要抓紧他。 衣衫退散,两人抱在起,滚到沙发上。他含着她小巧的耳垂,享受着曼妙的身姿与美好。姚梓颖勾起长腿缠住他,在他的身上娇喘连连。她急于渴望,想要证明自己只是属于他的,他懂她,热情地回应的着她。 身体的能量,也许只是为了互相汲取温暖,但是这刻,姚梓颖突然感觉到害怕, ...

    (她害怕他会失望,害怕他会不相信自己。还好,还好,他直都在这里,直都在 回到穆家,穆天宏父子三人就进了书房。 书房里的气氛很是沉闷,穆家人并不如穆天宏那样客观,姚祈两家今天在电视上的幕,已经让他们心中生了芥蒂。 穆天宏看着脸色严肃地父亲,又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兄长。他突然勾起嘴角,“爸,你们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就算是自己的家人,穆天宏的字典里也重来没有妥协两个字。 穆父抬起头,怒道:“你最好断了跟姚家那个丫头的来往。” “就是因为姚广元在公开发表了姚家两家联姻的消息?” 穆父严肃地点点头,“姚祈两家旦重新确立了合作关系,就会务必会再回到之前的市场垄断的现象。” “爸,你想太多了。姚祈两家再无合作的可能。” 穆天奇诧异地抬起头。“天宏,是不是姚梓颖同你说了些什么?” 穆天宏笑了下,“爸,哥,我去见过姚老爷子了。” “见过姚老爷子?”穆父愣,有点不明白。

    第八章 姚梓颖的反击1

    (“姚广元已经不是姚氏集团的总经理了,他没有发言权。

    第九章 姚梓颖的反击2

    (周峰的思绪被打断,立即就回过神来,“姚小姐,我想你搞错了,你现在应该叫我声周董。冰火!中文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151+百万\小!说网” “周助理,我想是你搞错了才对,姚氏集团的董事长是姚圣,姓姚而不是姓周。” 周峰讥讽笑,“姚小姐,看来你还弄不清楚状况,我,周峰已经通了董事会和各大小股东的肯定与支持,成为了现任的姚氏董事长。现在,我就以董事长的身位,罢免你姚梓颖在姚氏集团的副总的职位。” 看着平静的脸,周峰冷冷地又说:“现在,就请姚小姐站起来并且离开这里。” “周助理你要罢免我?你凭什么罢免,谁给你了这么大的权利?” “姚小姐没有听懂吗?我现在已经是姚氏的董事长,我有这个权利。” 姚梓颖终于面露诧异,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峰,根本没有他预期中的惊慌失措,反而脸上的笑容还加深了些。

    周峰看着她的这样从容且带着揶揄的笑容,心里头突然就惊跳了下。他沉下脸,喝道:“姚小姐你已经不是姚氏集团的职员,请马上离开。” “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你没有这个权利!” 周峰陡然眯起眼,狠狠地瞪向姚梓颖。 姚梓颖扯开笑容,她说:“周助理口口声声地说已经得到了董事会跟各大小股东的支持,那么我来问下,支持你的这些股东们持有的股分可是大过了姚家?” 周峰目不转眼的盯着她片刻,他笑开,他勾起嘴角,得意地说道:“没错,我现在所代表的股份已经占了公司全部股股份的百分之五十九,的确是大过了姚家。” “你能代表百分之五十九的姚氏股份?”姚梓颖突然就笑了,她拍了拍手好似在给周峰喝彩样,“周助理,我直都不太能理解痴人说梦这个四字的意思,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周峰的目光如同利刃样,狠狠地向她刺过来。 姚梓颖却从容不迫,继续讽刺道:“还有,就算你是真的受到了股东们的支持,可是支持是支持,代表是代表,你能代表他们?又是凭什么代表?莫非你拿到了在场的所有股东的授权书不成?” 周峰愣,他当然没有什么授权书,但是没有又怎样,姚梓颖还能翻出天去不成,他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把她请出姚氏的。 姚梓颖盈盈笑,“还有,这百分之五十九的股份又是从何而来?” 听到这个,周峰闲闲地抱着双臂,他尖锐地说道:“姚大小姐,还想要瞒着所有的人吗?可是现在想瞒也瞒不住了。” 姚梓颖作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周峰脸上的神情充满了自信,他说:“姚大小姐,你的父亲姚广元手里已经没有股份了,之前持有的姚氏百分之十的股份都全数卖了出去吧。”

    姚梓颖点点头,“你说得对,我父亲手里确实是没有姚氏的股份了。” 此话听,四座惊呼,周峰更是得意了。“所以说,你们姚家现有的股份加起来也不过就是百分之四十而已。虽然你还是公司里的大股东,可是,你现的股份已经落后于我了,我有权利罢免你。” “哦?就我所知,周助理你手里的股份不过就是百分之三而已,哪里来的百分之五十九?周助理是不是脑子发烧都烧糊涂了?” 周峰也不生气,他胸有成竹地说:“姚大小姐不要以为转移话题,就可以继续留在公司,这几位股东已经完全站在了我的立场之上。”说完,他就抬手指了指被自己完全拉拢到了股东,继续又说:“姚大小姐请吧!” 姚梓颖不动声色地把人头都记下了,而那些投靠了周峰的股东们在姚梓颖状似不经意望过来时,均有些色变。这种私下里的交易如果被抬到了台面上来讲,是很尴尬和难堪的。 毕竟谁都不愿意被上骂名。看着面露得色的周峰,他们心里虽然都不满意,却忍隐着没有发作,尤其是大股东罗董事,他甚至瞪了周峰眼。可惜的是,周峰的心思完全都放在了要打击姚梓颖的事情上,根本没有看到。

    姚梓颖有必要相信,如果股东大会推迟个几天,周峰肯定已经失去耐心向自己出手了。他留着她,无非就是想看看她的股东大会上出丑罢了。 姚梓颖没有动,她甚至朝着周峰轻蔑笑。那些本来都想看着姚梓颖出丑的人,发现她根本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失措,不由得都变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在面对周峰,姚梓颖的气场也点儿也没有输掉半分,反而比他更强势些。她锐利的眼神,灼灼地盯着周峰以及在场的所有人,严肃地开口:“现在,我以姚氏集团大股东的身份否决周峰在姚氏的职务,否决罗董事,蒋董事,李董事等人的投选。” 此话出,周峰额上的青筋暴涨,心里头也骤然收紧,他冷着脸沉着语气,低沉地说:“姚梓颖,董事会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现在已经不是姚氏的副总了,更不是姚氏的大股东,你凭什么否决。”

    “谁告诉你,我不是姚氏的大股,我不是难道你是吗?” 她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扫过在场的众人,然后双眼突然眯起,缓缓地说:“看来周先生为了能谋权篡位,下足了功夫来调查姚家。只可惜,调查的人员太不给力了,难道他们没有告诉你,姚家的持有的股份从来没有少过吗?” 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姚梓颖继续又说:“我父亲姚广元手里确实是没有在持有姚氏股份了,原因是因为他与我爷爷姚圣均是致认定了我姚梓颖为姚氏的接班人,所以在我担任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的时候,就已经把他手中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全部都转移到了我的名下来了。” “我相信,在场的各位也都知道,我手里同时还拥着的我爷爷姚圣转移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因此,也就是说我手上现持有姚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周先生说我现在不是姚氏的大股东,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 “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讲,除了我自己手里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之外,姚家其他人的股份,我其实仅仅只能代表,因为他们暂时都还没有把股份转移到我的名下。” “好了,下面就由我来重新安排下姚氏内部的人员调动”接下来,姚梓颖长长的念了串被撤销职务的人员名单,紧接着再念了串新上任补充空缺的人员名单。

    周峰直都没有能够插上嘴,此时的他脸色早就铁青得不行,他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的。他指着姚梓颖,厉色说道:“姚梓颖,姚氏集团不单单只是你们姚家人的企业,你这样做就是完全不顾及其它股东的利益,你凭什么!” 姚梓颖冷冷地看向他,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决然,她冷冽地说道:“就凭我是姚氏集团的大股东!” 没错,就凭她是姚氏集团的大股东。没有人会不知道,大股东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个企业的所有管理层包插董事会,在大股东面前只是从属的关系,大股东其实就是整个企业的权利所在。

    纵然周峰心火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火,在事实面前他却无可奈何。姚梓颖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棋差步全盘错。 事情发展这样,谁都没有想到。之前外界直神传着姚广元手里的股份小流传到了外面,但是根本没有人想象得出,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其实就在姚梓颖的手里。 现场已经有不少的人开始警觉,难道姚老爷子早就知道姚氏会面临的危机,从而对外界放出条 ...

    (假消失,为的就是在今天举拿下生了异心的人? 在周峰恼羞成怒,破口大骂之前,姚梓颖已经通知了公司的保安将他请了出去。

    这次的股东大会,很快地就在姚氏内部掀起了番风浪,同时也给外界引来了些争议。不过,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姚梓颖来说,都算不是什么事。她没有刻意去压制,反而加快了手段,举把周峰告上的法庭。 理由是周峰买卖姚氏内部的商业机密,故意买进残次的电器配件,借以造成姚氏的危机,他的这些手段已经构成了商业诈骗。 此事出,整个市都活跃了起来。 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姚氏电器产品爆炸案的真相是在这里。直之间,周峰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周峰的这些行为也引起了人们的热议。毕竟,他是姚圣姚老爷子手提携起来的,如果没有姚圣的慧眼识金,也就没有今天的周峰。可是他对姚家作出的这些事情,就是恩将仇报。 他辜负了姚圣的信任,活脱脱就是个现代的农夫与蛇的故事。姚圣提携了他,对了他最好的前途,到头来却被他反咬口,还妄想着要取姚圣而代之。

    第十章 铲除恶势利

    (如此没有道义的行为,相信就算姚梓颖不控告他,他在商业圈里也会混不下去,再难有出头之日了。

    第十章 气死祈家了

    (祈母近期都保持着良好的心情,她还等着姚梓颖找上门来的时候,狠狠的给她个下马威,然后再给她立立规矩,好好地打压打压,个小姑娘还能翻上天去不成。冰火!中文不是所有站都是第言情首发,搜索151+百万\小!说网你就知道了。 而现在呢?姚梓颖居然完全的不按理出牌,祈家人顿时惊呆了。 苏家和穆家,这两家都是市土生土长的老资历的土豪啊。说政治他们有政治的关系,说商场他们也有商场的关系。 不仅如此,苏家在市,那个天朝权利中心的城市里还有着不可动摇的关系势利。 而穆家,这多么年从未真正暴露出锋芒,家族人很是低调,却是个让人难以忽视的家族,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了,可是穆家就摆在那里了,毫不动摇。

    两家的背景都是如此的强大,姚梓颖是如何办到的?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与苏穆两家的小辈交好的原因?很明显,原因绝对不仅仅只是这样。 商场上没有个人是傻瓜,没有足够的资本,也就没有足够的关系。苏穆两家的当家人也都是界业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在这点上,姚祈两家都是比不上的。 有这两家做为支柱,姚氏基本上就能够平稳下来。 然后,在苏穆两家之后,姚梓颖再次公布了与市的云家的合作关系。同时,她最终肯定了,姚家今后将与苏穆云三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这种合作的关系将会直持续下去。 也就是说,除了苏穆云三家,姚氏暂时不会再与其他的商业建立合作关系。消息出,祈家完全被打击到了。同样,那些想着趁此机会在姚氏企业上咬上口的,都圆满了。

    如果说苏穆两家的份量还不够的话,那么市的这个云家足以震慑到九州了。云家是何许人?那可是百年的大家族,是政治地位巍峨不倒的大家族。姚梓颖在宣布了与云家合作之后,外界虽然对云家为何插手商界表示疑惑。 从前这种事情是没有发生过的,难道说云家人是要转业了吗? 当然,云家那种神秘的家族是不可能显身回答这类的问题的,记者会召开的当天,出现在现场的也仅仅只是云家的后辈,云凡。 云凡很年轻,面对记者的提问也仅仅只是淡淡笑,不作任何的回答,所有的发言权都在姚梓颖的身上。云凡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像是个看客而已,可是仅管如何,他身上独有无非的气势却让人无法忽视。

    所有看到现场的画面的人,脑子里均闪出道关于云凡的信息,那就是:此人并非池中物! 外界终于都纷纷沉默了起来,姚家如此高调那是否意味着市的庄家其实根本没有事?毕竟凭着姚梓颖再有本事,如果没有庄家的人搭线,她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与云家结识并建立合作的关系? 如果庄家真的没有什么事情,那么姚氏在市的位置就不会被轻而易举的抹掉。地方与中央谁轻谁重,任何人都知道。 姚梓颖对外公开与苏穆云家的合作关系,不仅仅只是给做给商界看的,更是做给那股拘压着爷爷,不放手的势利看的。 她虽然还没有查出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