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凡 - 第 3 部分阅读 杳无钟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里安静下来。赵新雨先开口,并没有拐弯抹角:“这么快就猜到是我,挺聪明的嘛。”

    “你的目的是什么?”钟漾面无表情。

    赵新雨欣赏着自己新涂得指甲油,头也不抬地说:“就是想让你尝下心痛的滋味。”

    钟漾拉下她的手,拧着她的手腕,声音不大,字句却像是砸在地上,掷地有声:“你没有资格。”

    “我怎么没有资格?”钟漾没使多大劲,赵新雨很轻易就挣脱开他的手,她盯着钟漾,眼里的恨意像是要漫出来:“我就是要你难受,这样你才能体会到我妈妈和我被抛弃的感觉。我告诉你哦,不管你现在有多么心疼,那都是你咎由自取,我承受的远胜于你的千万倍。”

    “所以呢?这就是伤害宋橙唤的理由吗?”钟漾走近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新雨:“你连伤害我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是别人。早在凌的很清楚,所有切都是你爸的选择,别说你没权利,就算有,你该恨的也只有你爸爸赵恒。”

    赵新雨仰起头看着钟漾,要笑不笑的样子,表情带着点狰狞:“是你妈抢走了我爸爸,是你妈害的我们家庭分裂,所有切都是你妈个人的错,她就该付出代价。”

    “个巴掌拍得响么?我妈错了,受伤害的是我爸,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觉得你跟你妈很委屈是吗?那我也告诉你,是你爸爸他,经不住诱,是你妈妈她,年老色衰,是你赵新雨自己,留不住你爸爸。是你们家,没有本事。”钟漾原本并不想跟个小丫头计较,可他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换来的却是赵新雨的得寸进尺,害的橙唤受伤吃苦。

    “啪!”赵新雨巴掌甩在钟漾脸上,到底年纪小,再也强装不了镇定,浑身发抖,早已是泪流满面,神情激动近乎咆哮地说:“不是,不是!是你妈妈不知羞,耻,她看上我爸的钱,她根本不爱我爸爸1(直以来跟着我爸同甘共苦深爱他的是我妈妈,现在享福的也应该是我妈。”

    “呵!”钟漾冷笑声说:“可是你妈被抛弃了不是么,你爸有钱了看上我妈了不是么,除了每个月给你寄的生活费,你爸他从来没有来看过你不是么。不要觉得自己有多无辜,你爸和我妈,他们不过是各取所需,谁都有付出有得到。”

    在钟漾看来,他唯对不起的是他爸爸,而别人,凭什么伤害他伤害他的爱人。

    “是你妈她不要脸,自己有丈夫有孩子还给别人当第三者,她该死。”

    钟漾早就知道自己妈妈是什么样的人,听赵新雨这样说脸上竟是丝波动都没有,只口头上不肯放过她:“你怎么不说是你爸贪图美色,有了钱就弃糟糠之妻于不顾。”

    “我爸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只是时被迷惑。你妈就是个狐子,她的儿子也不会是好人,宋橙唤整天跟你混,指不定从你妈那里学了多少魅人的手段。”

    “啪!”赵新雨话音刚落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打的站立不稳倒退步,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人。

    程海天本来在教室补觉,被外面争吵的声音吵醒,看到是钟漾跟个女生,第反应以为他移情别恋,还暗自高兴自己跟橙唤之间少了个障碍。

    可却是越听越不对劲,竟然扯到了橙唤的身上,还说的这样难听。程海天的怒气下子就上来了,钟漾背对着他,时不防被他推得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巴掌,是替橙唤打的,你背后中伤她。”程海天说完不等赵新雨反应又给了她巴掌:“这是替我自己打的,你骂了我爱的人,我不高兴2(”

    “这也是替我自己打的,你骂他,”他指指钟漾:“我高兴。”

    程海天手扬眼看就要打下去,钟漾及时拦住他:“她个小女生经不住你这么打。”

    前两个巴掌程海天下手快准狠,根本不带犹豫,钟漾来不及阻拦,他站稳身子看到是程海天也是被惊得好几秒说不出话。

    “经不住?”程海天转头看向钟漾:“你该不会是心疼了吧?她那样骂橙唤你都没点感觉?”

    “何必呢!宋橙唤她又不爱你,你做这些有用吗?”钟漾两人同时看向赵新雨,她米七的个子,这两年来又吃好穿好,长的很是结实的个人现在却是被打的靠在墙上,脸也肿的老高,唇边挂着几缕血丝,说话含糊不清甚是滑稽。

    程海天轻轻笑,说:“是啊,何必呢!你爸又不要你了,你做这些有什么用?”

    “你!”赵新雨被他堵得时数不出话,慢慢站直身子,借机思量了几秒才说:“你个大男人,打我个弱女子,你好意思吗?”

    “我当然好意思。”程海天收起笑:“我程海天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再说,”他上下打量赵新雨番,本来想说你算什么弱女子,却在看到赵新雨脚上那双鞋的时候眼神暗。

    好巧不巧正是安踏。

    程海天并没有听到钟漾他们先前的谈话,不能确定凶手就是赵新雨。他双手插进口袋,走近赵新雨,慢慢向前俯身。赵新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站在原地不敢乱动。程海天双唇贴近她耳朵,缓缓低语,声音轻柔至极:“再说,你如果敢对宋橙唤有丝毫不利,被我发现,我会让你知道我更好意思的是做什么。”

    程海天说完站直身子后退步,赵新雨看着他狠戾的眼神,震慑人心,让人不寒而栗。她承认自己害怕了,眼里现出慌乱,身体也有些发抖。程海天看她这个反应更是确认了自己的猜测,转念想便明白了,她是把对钟漾的恨祸及到了跟他亲近的宋橙唤身上去了。

    第十六章 钟漾妈妈出鬼

    ?

    操场上的学生已经开始慢慢往中间集合,钟漾透过窗子看了眼,又看向赵新雨说:“不要再做无用的事情,有时间还是想想怎么让你爸回到你跟你妈身边。”

    赵新雨不说话,眼神却仍是恨恨的盯着他。

    程海天叫住转身要走的钟漾,面上不再是平日里的嘻嘻哈哈:“钟漾,你如果想要做个心慈手软普度众生的大善人,前提是要你有能力护你身边人的周全。但是现在很显然,你做不到。”他话说完就转身率先进了教室。

    钟漾站在原地,挺直的背点点垮下来。那些回忆像是压在他背上,沉重而无休止。

    初三某天,钟漾高烧,上午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午休结束上课铃响,他仍是迟迟没有醒过来。老师走过来叫醒他,准了他假,让他回去看病。

    钟漾打开卧室门的那刹那有种想吐的感觉,他冲到洗手间干呕,吐不出来就把手指伸进嘴里催吐,直到满肚子酸水都吐出来。

    凌乱的床上,赤,裸纠缠着的身体,看到他的慌乱。钟漾回想起刚刚看到的切就觉得恶心,他身体发软,慢慢滑坐在盂洗池旁,眼泪开始往下砸,从滴滴到串串,没有声音。

    他直都知道爸妈感情不和,但是这两年他们二人分居两地,接触少了,争吵也比以前少了很多。钟漾还直奢望爸妈能够和好,再见的时候是小别胜新婚的情景。

    却原来是这样的,妈妈早就背地里另结了新欢。她对爸爸,已经没有爱了。这个认知让钟漾有了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爸爸对妈妈,是那么好。那种好,是他直想要给予橙唤的,他的所有。

    夏小秋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钟诚,她不过是看上他的英俊潇洒,带出去有面儿。

    然后她怀孕了,夏小秋想到过会这样,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安全措施1(她偷偷去了医院,想要把孩子打掉,可是医生告诉她,她天生芓宫壁薄,如果这个孩子流掉,可能就再也怀不上。

    夏小秋欲哭无泪,她想要做妈妈的,那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她在街上游荡了很久,然后回家,装作很高兴的说:“钟诚,我怀孕了。”

    钟诚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内,他抱着她,很激动,说:“小秋,跟我回我的家乡,我们结婚。”

    桃街的每个人都夸她漂亮。可他们越是夸她,夏小秋就越后悔。她应该在繁华的大城市,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所幸钟诚对夏小秋有求必应,宠着她爱着她,即使在桃街那种小地方,她过的也是公主般的生活。

    钟诚去广东的时候夏小秋带着孩子跟了去。再次看到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看到那些没她漂亮没她优秀的女人,吃的穿的用的都比她好,夏小秋开始不满足于现状,嫌弃钟诚不会赚钱,每天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跟钟诚闹。钟诚个人养着家三口,原本就很吃力,夏小秋的争吵更是让他觉得心力交瘁。

    可他爱她,根本不忍心责怪她。钟诚看出来夏小秋是从到了广东之后开始折腾的,便劝她回去,并保证自己每个月会给她寄足够的生活费,让她在家过的安逸舒适。

    两人在这件事情上拍即合,夏小秋带着钟漾回了家。钟漾已经大了,根本不需要她费心思照顾,夏小秋心里清楚她回到桃街会过的很享受很自由。

    孩子们初那年家长会,赵恒第次见到夏小秋。她来得晚些,袭大红色紧身连衣裙,前凸后翘,钟诚心疼夏小秋,从不舍得让她动手操劳,这使她的皮肤嫩的跟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样,比在座的妈妈们看上去至少年轻十岁。

    她对他说:“对不起,借过下。”声音嚅嚅喏喏,像江南烟雨,有种朦胧的美。赵恒个粗人当然想不到这样的比喻,这是橙唤形容的,钟漾当时听了并没有与有荣焉的感觉,他心里其实邪恶的想,如果妈妈是个丑八怪,就不会整天闹着要跟爸爸离婚2(

    赵恒三十多年来从未出过桃街,见到的都是些不拘小节的主妇,晚上几家人坐在起乘凉时说些黄铯的段子,拍着大腿笑的前俯后仰。夏小秋是他从未见识过的优雅女人。

    他站起身让开,夏小秋往里走,裙子撩过他的腿,赵恒看着她白玉无瑕的小腿,觉得这裙摆撩在了他心上。

    赵恒好赌,不会挣钱,全靠赵新雨她妈妈勤勤恳恳算计着过日子。夏小秋当然看不上他,直接了当的说:“等你有钱了再来找我。”

    夏小秋的无心的句话,倒是让赵恒走了狗屎运,买了十几年都没中过的彩票,竟在那之后不久中了个几十万的大奖。赵恒觉得,夏小秋是个福星,是老天爷赏给他的。于是他纸离婚协议扔给了赵新雨的妈妈,不顾母女俩的哭泣哀求,扬长而去。

    夏小秋哪里想过个家徒四壁毫无作为的男人会夕之间突然发了财,当她看到赵恒开着宝马老接她的时候,夏小秋想起句话: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她跟着赵恒上了车。

    钟漾听到他们慌乱地穿衣,等了会走出去,却看到他们在楼梯口依依不舍的深情吻别。他冲上去拉开夏小秋,推搡着让赵恒滚,滚的越远越好,特么的永远不要再来,你让我觉得恶心。再让我见到你,我就杀了你。

    他的嘴里不停地说着狠话,赵恒被他推得倒退了几步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夏小秋想去扶他,钟漾拦着她说:“你想去碰他就先把我从这推下去,我死了,你们就没有障碍了。”

    夏小秋哪里舍得,站在原地不敢动。赵恒个人狼狈地爬起来,钟漾现在情绪激动,他也不敢多嘴,万夏小秋心疼儿子以后不再跟他见面,他就完了,只能拍拍身上的灰,默默地走了出去。

    钟漾看着赵恒走了,情绪冷静了些,转身冲进房间拿出夏小秋的手机就要给爸爸打电话,夏小秋没拦住,电话通了3(钟漾却在电话接通的那刻生生改了口。说了,这个家就散了,彻底散了,散在自己手里。

    虽然妈妈瞒着爸爸,只是贪恋他对她的好以及准时打回来的钱,毫无爱意。

    电话挂断,手机慢慢从钟漾手里滑下来,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第十七章 程海天再次偶遇橙唤

    ?

    寒假即将来临的时候,程海天整日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在橙唤耳边念叨:“放假了我就看不到你了,怎么办宋橙唤,我现在就开始想你了。啊啊啊啊啊!”

    “你别嚎了。”橙唤被他啊的头疼,放下筷子说:“我才不乐意看见你,放假?我才高兴。”

    “宋橙唤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你是不是要自己私会小情郎。啊啊啊啊啊!”程海天看看对面的钟漾,满脸不乐意,接着嚎。

    钟漾抬抬眼皮,根本没正眼看向他,就垂下眼睑接着吃饭。对于赵新雨事,两人很有默契的闭口不提。

    橙唤捡起筷子敲了下程海天的脑袋说:“什么叫私会小情郎?哪里学的不三不四的话,快快从实招来,是谁把我儿教坏了。”

    “噗!”小小喷饭,笑看着程海天说:“好孩子,你叫声姨,姨带你去橙唤家。”

    自从跟钟漾和好后,橙唤心情便直很好。某天突然发现程海天真是个好玩意儿,可卖萌可撒娇可耍帅,呆在身边着实有面子,“我儿”便成了她的口头禅。

    程海天在橙唤面前如既往的毫无原则底线,她说什么都不跟她计较,连带着爱屋及乌,也不跟小小介意:“姨,快说,橙唤家在哪?”

    “在我隔壁。”钟漾这次正眼瞧他了。

    小小在旁边看着程海天脸笑意瞬间变成脸郁闷的表情,差点笑翻。

    “什么?你们住隔壁?这不行。”程海天直以来只知道他们是个初中毕业的,感情好,这时听他这么说,激动地差点站起来,凑近橙唤说:“宋橙唤,我也要住你隔壁。”

    橙唤还没开口,小小抢过了话头说:“干嘛还住隔壁,干脆跟着橙唤回去认祖归宗1(”

    “那也好,帅女婿总要见公婆。”程海天贼笑:“橙唤,带我回去见咱爸妈吧。”

    钟漾拿筷子敲他脑袋:“你没睡醒。”

    “你说梦话。”橙唤跟钟漾同时开口,话不样意思却相同。两人相视笑。

    程海天用手在他俩中间隔开噼里啪啦的电流,朝钟漾不满的开口:“你干嘛敲我头,这是橙唤的专利,你离远”又转头对橙唤说:“宋橙唤,你怎么知道我梦里都是你,你是不是也天天梦到我?”

    “你是我儿我能不知道么,我每天都这么累,就是在你梦里跑的。下次你再梦到我,我掐死你。”橙唤站起身端起餐盘往食堂外走。

    程海天跟在身后嚎:“宋橙唤,放假让我去你家玩吧。”

    “你给我把餐盘端出去放在指定位置,不然我现在就掐死你这个不遵守纪律的不肖子孙。”

    程海天低头看看自己空落落的双手,乖乖回去端盘子。

    寒假的时候橙唤去了外婆家。

    橙唤小时候被丢在外婆家的时候胆子很小,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都不敢说。每次都会撒谎说橡皮用光了笔丢了之类的,外婆就会给她除了买用品之外的更多的钱让她买零食。那时外婆家里并不富裕,每个月吃穿住行用掉几乎就不会有多余的钱,可外婆从来都不亏待橙唤,无论哪方面都不会让她觉得比其他同学差,甚至更好。

    那时候橙唤以为是因为爸妈每个月寄得生活费很多,后来才听妈妈说,那几年,外婆从来没要过他们分钱。外婆说,这是她的外孙女,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所以橙唤反而在长大以后跟她外婆更亲近。

    外婆得了高血压,年龄大了走路也有些不稳,需要拄着拐棍,橙唤来之前找师傅磨了个,又叫来跟外婆身高差不多的小小试用了下,不合适再拿去让师傅改,反反复复修理了很多次橙唤才满意2(

    送给外婆的时候她很高兴,当天不停地走路。橙唤搀着她去邻居家串门,外婆进门第句话就是:“来,看看我们小唤给我做的拐棍,多好看,用着可舒服了。”

    邻居奶奶就会夸:“小唤真孝顺,不枉你外婆以前照顾你这么多年。也是你听话,不嫌弃老人家,有时间就来看你外婆。”

    外婆笑的合不蚂,就像是在夸她自己。橙唤看着外婆笑,自己也开心。

    橙唤这天做饭做到半发现没盐了,她走出厨房对坐在门口晒太阳的外婆说:“外婆,我出去买包盐,会就回来啊。”

    “哎,好,那你慢点啊。”

    “放心吧外婆。”橙唤拿了钱出门。

    边走边跳,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宋橙唤。”

    橙唤愣了下,这个声音这时候不应该出现在这啊。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想他,出现幻听了?不可能。

    橙唤摇摇头,接着跳,又听到声:“宋橙唤!”带了些脾气,橙唤放心了。不是幻听,那自己就没有想他。

    她回头,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个熊抱撞得后退几步,差点站不住摔在地上,还好那人力气大稳住了她,却是直抱着不肯松手。

    “程海天,你再占我便宜,信不信我踹你。”

    程海天不动,感受着她的体温,是真实的,不是梦里的若有若无。

    他是真的想她了,从放假开始每天都魂不守舍的,以前有时间就沉迷于游戏世界里的他,现在经常出门晃荡,或去凌酷,却不能专心玩,四处张望会不会偶遇曾经那个龇牙咧嘴的笑;或去学校,却无事可做,站在橙唤的教室外盯着她的座位发呆,会觉得她就坐在那里对他笑3(

    程爸看他在家天天抓肝挠心的,便带他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会碰到橙唤。这个巨大的收获让程海天的心砰砰砰地快速跳动,橙唤觉得隔着这么厚的衣服她好像都听到了。她呆了会,双手开始缓缓上移,轻轻放在程海天的后背上,开始不敢用力,与其说怕吓到他不如说更怕吓到自己。可是那个心跳像是诱使着橙唤慢慢用力,收紧。

    程海天感觉到她的回拥,抱的更是用力,恨不得把橙唤揉到自己体内,融入骨子里,再也不分离。

    两人相拥了会,渐渐感觉到脸上手上有些凉意,竟是下雪了。

    市每年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下雪并不是稀奇事。可这是今年的第场雪,橙唤很高兴,放开程海天,摊开手掌,看着雪花落在手心,又很快化掉,笑的开心。

    程海天也松开了抱着橙唤的手,抬头看着雪下落,看的脖子酸了低下头,视线从上收回的时候扫到橙唤,看到她笑的样子,比雪花更纯洁漂亮。

    第十八章 打雪仗

    ?

    看够了雪,橙唤这才想起问程海天:“你怎么在这?”

    “我爸来这谈生意,我跟来玩。”想到刚才的拥抱,程海天就高兴地想撞墙。

    “哦。”橙唤转身要走,盐还没买,回去晚了,外婆会担心的。

    程海天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问:“宋橙唤,你家住这里啊?”

    “不是,这我外婆家。”

    “哦哦,那你现在去干吗?”

    “买食盐。”

    “那我跟你起去。”

    橙唤站住:“你跟着我干吗?你爸叫你回家吃饭呢。”

    “不要,”程海天满脸委屈:“我刚跟你见面才不要跟你分开,要不我去你那吃吧。”

    “我儿怎么这么厚脸皮呢,你丢了,你爸不会担心啊?”橙唤看着他,心软了,转身接着走。

    程海天看她态度是默许了,开心得不得了:“他忙着呢,顾不上我。”说完要去牵橙唤手,橙唤躲开,他又去揽她肩,用了些力气,橙唤甩不开,只能任他揽着歪歪扭扭地走。

    买了食盐回去,橙唤叫:“外婆,我回来了。”

    “小唤回来了啊,”外婆站起身,看到程海天问:“小唤,这是谁啊?”

    “外婆,我是小唤同学,我叫程海天,您可以叫我小天。”程海天自觉跑上前介绍。

    外婆笑:“是小唤同学啊,快来坐。”转身要去搬凳子。

    程海天连忙拦住说:“外婆你坐着,我自己去搬1(”

    “你少口个外婆叫的这么亲热,进来给我帮忙。”橙唤在厨房吼。

    程海天笑嘻嘻,对外婆说:“外婆,我去小唤那里,您坐着啊。”

    “哎,好。”

    “小唤,我做什么啊?”程海天学外婆叫她叫的亲热。

    “小唤是你叫的么?”橙唤边切菜边说:“你会做什么啊?帮我把鸡蛋打开搅下。”

    “好嘞,”程海天拿过碗和鸡蛋:“小唤多好听啊,多亲切啊,以后我就这么叫了。”

    橙唤知道自己多说无用,不再理他,却听到“哎呀声,扭头去看。程海天无辜的看着她,双手举高,手的蛋清,碗里蛋壳堆,案板上蛋壳蛋清混在起,个鸡蛋已是完全融为体。

    橙唤嫌弃的推他去洗手,自己把案板擦干净说:“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也不知道谁之前还说要学做饭,看现在这样,怕是早就把说过的话忘干净了。”

    程海天洗完手,听橙唤的挖苦也不生气:“小唤你要是跟了我我定天天做饭给你吃。”

    “算了吧,我怕被毒死。”橙唤收拾完,自己拿出两个蛋,娴熟的打开,用力搅拌。

    程海天在旁边看着说:“不过既然你都这么厉害了,咱们其中个会做就不会饿死了。”

    “谁跟你是咱们,洗菜总会洗吧,去洗个西红柿。”程海天乖乖洗菜。

    忙活了个小时,做了四菜汤。程海天坐在桌前,个劲的夸:“真是色香味俱全啊,咱家小唤真棒2(是吧外婆?”

    “程海天,你闭嘴,食不言寝不语知不知道。”橙唤听他说咱家就想揍他,这丫脸皮太厚了。

    “小唤,人家小天夸你说的也没错呀。”

    “外婆你还帮他说话。”橙唤揽外婆胳膊撒娇。

    程海天把拽过她说:“你揽着外婆胳膊外婆还怎么吃饭啊,要抱就抱我吧。”程海天边说边把橙唤的手臂往自己怀里塞,橙唤把甩开他:“你再闹我就不让你吃了。”

    程海天正襟硒乖乖吃饭,外婆在旁笑眯眯。

    三人吃完饭,外婆要午睡,外面下着雪,橙唤嫌冷不愿出门,坐在火炉旁,程海天陪着她,坐就是个下午。

    第二天大早,程海天就跑来外婆家,兴奋地叫:“外婆,小唤,你们快看,好漂亮的雪,白茫茫的片。”

    程海天自小在市区长大,那里人,流量大,车来车往,雪化得快,此时看到这里积得这么厚的雪,自然是稀奇的不行。

    “切,少见多怪。”橙唤扶着外婆走出来,对他的兴奋显然不感兴趣。

    “小唤,我们来堆雪人吧。”程海天对小唤这个称呼叫的相当顺口。

    “不要,冻得要死。”

    “哎呀小唤,堆嘛堆嘛,我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雪。”程海天不依不饶。

    橙唤走去火炉边不理他。程海天朝外婆示意,外婆开口:“小唤,外婆也好久没看过雪人了,不如你就去堆个,等你走了,也有这雪人陪着我。”

    橙唤听外婆这么说,心里不是滋味。外婆腿脚不方便,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在走亲串戚,就她个人孤孤单单的3(

    橙唤站起身来往门外走,程海天喜滋滋的跟上。

    外婆坐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人不会就堆了个超大的雪人,家里没有胡萝卜,橙唤找来树枝折的只剩点点,插进雪人里,从正对面看就像是两只圆鼓鼓的眼睛。程海天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围在雪人脖子上,外婆看着正对着自己的雪人,心里像是安慰了不少,高兴地直夸他们堆得真漂亮。

    程海天掏出手机叫来橙唤拍照,橙唤看外婆高兴,自己心情也好,对程海天也是有求必行,笑的欢欢喜喜,三“人”愉快的合了个影。

    橙唤有心讨外婆高兴,又和程海天在门前打起了雪仗。程海天对她是手下留情,橙唤却是“招招致命”,打的他连连闪躲,却还是被橙唤个雪球扔进脖子里,冰的他嗷嗷叫,手忙脚乱地扯着衣服使劲抖,橙唤借机又命中了几个打在他身上。

    程海天抖掉雪球要反击,大叫:“宋橙唤,我不会放过你的。”

    从地上揉起个雪球就要往橙唤身上扔,橙唤赶紧跑到外婆身边说:“外婆,他欺负我。”

    外婆笑,程海天没办法下手,看着橙唤笑的好不得意的那张脸,也跑到外婆身边。

    橙唤以为他认输了,放下心来坐在外婆身边休息,程海天却是悄悄走到她身后,把手里快要化掉的雪球丢进她脖子里赶快跳开。橙唤被突如其来的凉意冰的打了个寒颤,站起身来拼命跳:“程海天我跟你没完。”

    两人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第十九章 蛮横的钟漾

    ?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外婆的话,连续几天都没出过太阳,断断续续的下几场小雪,堆在门口的雪人竟是好几天都没有化。

    橙唤在外婆家住就是将近两周,程海天每天都来找她,两人打打闹闹时间过的不知不觉,眼见大年三十就要来临,程爸的生意早几天就已经谈完了。

    桃街附近大大小小几千亩的桃园,程爸这次来是谈些收购项目,准备并拢部分土地用作扩展新的项目。橙唤家也种了几十亩的桃树,宋爸自己留了点,其余的也是被程爸收购。

    程爸生意谈完就自己回了家,程海天舍不得走,便留了他人在这里。陪着橙唤疯玩了几天,眼下是不得不回去了,程爸安排了司机来接他。

    走的那天程海天跟橙唤依依不舍的告别,口个小唤,可怜兮兮的眼泪鼻涕都要流出来,橙唤受不了,脚把他踹进了车里。

    又过了两天,橙唤也回了自己家,放下行李第件事就是跑去钟漾家,宋妈在背后直呼不孝女。

    钟漾家的门关着,橙唤大声叫了几遍,夏小秋才从楼上窗户里探出头来,穿着身睡衣,头发凌乱。

    橙唤抬头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阿姨,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钟漾在家吗?”

    夏小秋听她这么说面上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些,声音带着些慵懒说:“钟漾不在,你找他有什么事吗?要不要我帮你转告?”

    “不用了阿姨,我没什么事,那您休息吧,我回去了,阿姨再见。”橙唤的脖子都仰酸了,说完话把头垂得低低的往回走,心里想着钟漾会去哪。

    夏小秋关上窗子,转身边走边衣服,到了床边已是身寸驴。她姿态曼妙地上,床,看的赵恒瞬间把不住,个翻身把她压在下,用力地吻,留下个个昧的痕迹,夏小秋笑的娆,嗯啊的叫,刺激着赵恒的神经,不会就到了高超1(

    橙唤慢慢走到家门口,突然想起来钟漾会去的地方,转身就跑。宋妈大叫这孩子发什么神经。

    这附近有条通往以前学校的小路,橙唤三人那时候经常会从小路走去上学,那里有个废弃的抽水房,房子不高,房顶四四方方的很平坦。夏天的时候,放学了三人就会在这里写完作业,吹着晚风聊聊天或复习下功课,很是惬意。

    可现在是冬天,下雪不冷化雪冷,太阳高照,橙唤远远看见钟漾坐在那里,自己都忍不住起了身的鸡皮疙瘩。

    橙唤裹了裹脖子上的围巾,不让它透风,快步走了过去。

    钟漾听到声音回头,看到橙唤正在奋力地往上爬。她穿的厚,行动不便,试了几次都没跳上去。钟漾过来拉她,这才爬到了房顶上。

    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橙唤问钟漾:“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坐这啊?”

    “呆在家里闷得慌,出来透透气。”钟漾的声音有气无力。

    平日里的钟漾虽然话少,却也不是这样毫无生气的样子,粗心的橙唤都看出来他不对劲,问他:“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钟漾看着远方,声音幽幽,若是不注意听,只怕声音散在风里还以为他没说话:“没什么事。”

    “你别骗我了,我又不傻,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橙唤往他身边坐了坐。

    “就是觉得太累了,橙唤,生活真是让人筋疲力尽。”

    橙唤听着钟漾飘渺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本就比同龄人晚熟些,跟钟漾在思想的差距更是错的不止点两点,橙唤暗叹自己笨,不能帮他分忧解难2(时间仿佛停止了两秒,橙唤才揽过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说:“这样会不会让你轻松些?”

    “嗯,轻松了很多,这颗脑袋太重了。”钟漾知道自己的话无头无尾,橙唤是难以理解的,却还是努力想要安慰他,钟漾闭上眼,像是找到了归属感,这是在家里从未有过的感觉。

    两人很久都没再说话,橙唤担心他睡着着凉,轻轻叫他:“钟漾,回家去睡吧。”

    钟漾眼皮动了动,说:“不想回家。”

    “这儿太冷了,会感冒的。”橙唤说完钟漾没有出声,她试图拨开他脑袋拉他起来,钟漾不肯:“我想靠着你睡。”

    橙唤无奈,想了想说:“那去我家吧。”

    钟漾这才慢慢睁开眼,率先站起身,然后拉起橙唤,两人起往回走。橙唤穿多了走路就有些蹒跚,钟漾扶着她免得她摔倒。从背后远远看去,竟有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味道。

    到了家,门是虚掩着的。天冷,来买东西的人少,宋爸本就是经常在麻将馆坐着,宋妈有时候手痒也会去玩两把,此时怕是专门给橙唤留了门自己出去了。

    火炉里的火还没完全灭,橙唤添了些柴火,看着火慢慢大气来,她转头发现钟漾坐在椅子上头歪在靠背上,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橙唤摸他额头,有些烫。

    倒了杯热水,又拿来退烧药,橙唤叫醒钟漾:“钟漾,先喝点药再睡。”

    钟漾坐直身子,把药放进嘴里,就着橙唤的手喝了两口水咽下,就要往后倒。橙唤赶紧用力拦着他说:“我扶你去床上睡吧。”

    “不要。”钟漾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双手垫在她腿上,就这样沉沉睡去,橙唤哭笑不得,生病的钟漾真像个小孩子,转念想这样也好,他清醒的时候就只会为别人考虑,这样不讲理释放本性的样子还真是第次见3(橙唤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他身上,偷偷打量他。

    他长的真的很好看,军训的时候晒黑了些,不再是开始的白玉面孔,有了点男人味,剑目星眸,嘴唇薄薄的。都说薄唇人无情,可在橙唤看来,钟漾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脑海里都是他的好,不知是火光照的还是害羞,橙唤满脸红彤彤。

    钟漾这睡竟是个下午,橙唤看的心疼,心想他是有多久没有睡过个好觉了。摸着他的额头,感觉温度低了些,橙唤放下心来,任他沉沉睡着。

    傍晚的时候,钟漾醒来,脑袋清醒了很多,眼珠四处转了圈,看清是在橙唤家,便没再动。橙唤在他的背上放了本书正看的起劲,没感觉到书下的人已经转醒。钟漾也不起身,就这么静静趴着,看着火炉里的火焰,他多么希望时间就静止在此刻。

    第二十章 橙唤程海天游乐场狂欢

    ?

    过年的时候,橙唤不愿意出门跟那些很久不见的亲戚假装热络,就赖在家里看电视。宋妈教育了她好几次,她都充耳不闻,再走亲戚的时候,宋妈也就不再浪费唇舌非要拉上她。

    还好橙唤并非个人,无聊的时候就会和钟漾以及小小许梵起,这个年纪的孩子们似乎都不怎么愿意跟长辈们打交道,四人或斗地主或砌长城,磕地的瓜子壳,人散了,各家的妈妈们回来对着孩子顿唠叨。

    寒假很快过去,高下学期学校进行文理科分班,程海天很“凑巧”的跟橙唤分到了同个班级,橙唤斜眼看着笑嘻嘻收拾课桌的他,心里腹诽,有钱能使鬼推磨。

    吃饭的时候小小抱怨:“从六楼搬到二楼,我是不是得罪了校长?”

    分班以后宿舍也要重新分配,文科是二四六这三层,理科女生少,是三五两层楼,小小的宿舍从六楼下直降到二楼。

    橙唤安慰她:“至少就只用累这次,以后就不用天天爬六楼了。”

    “小唤,你宿舍在几楼啊?”程海天边扒饭边问,小小抖掉身鸡皮疙瘩,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叫这么亲热。

    “三楼。”橙唤对于寒假在外婆家的事情只字未提,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说。她选的理科,新宿舍还是在三楼。

    小小大叹不公平:“你也太好运了吧,不行,我个人搬这么多东西上上下下肯定会残废的。”小小掏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你不会要让你爸妈来搬吧?这也太小题大做了。”

    “当然不是,”小小电话正在等待对方接通,她快速说:“我让许梵来,反正他闲着没事。”

    二中不比中,每个月除了月底两天半的假,周日只有半天休息1(二中是周日整天都不用上课的。

    小小跟许梵说好以后挂完电话对橙唤说:“你也可以让钟漾搬完自己的宿舍来帮你,虽然在同层楼,但是生活用品加上上学期的书本也是很多的。”

    “我可以帮小唤的啊,反正我又不住校,干嘛还要麻烦钟漾啊是吧。”程海天反客为主,厚脸皮真是跟许梵有的拼。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周日你来帮我搬宿舍。”有免费的苦力干嘛不用,橙唤笑,又接着说:“钟漾周日要回家。”

    “回家?”小小诧异:“这才开学周,而且就半天时间回去能干嘛?”

    从桃街到市,坐车最起码也要个小时才能到,所以他们平时都是到月底才会起回去趟。

    “他爸爸要回来了,你也知道他们家很久没团聚了,所以他等不及想先回家看看。”橙唤平淡的句话旁边的程海天却是听的有些心惊肉跳,虽说跟钟漾算不上朋友,可也不想他家庭矛盾爆发影响橙唤的心情。程海天想,钟漾这么赶的回家应该也是不放心家里吧。他看着不知内情的橙唤,丝毫不敢把自己的担心表现出来。

    因为有两个大男生帮忙,不到半个小时,橙唤和小小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床铺。许梵提议,四人起出去玩,橙唤拒绝:“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作业没写完,明天早就要上交的。”

    程海天看橙唤不去了,他跟许梵又不熟,于是也婉言推辞了。许梵也不强求,跟小小出了校门。

    待小小许梵二人走远,程海天才反应过来,跟着橙唤走:“老师没布置作业啊,你有什么没写完?”

    走了几步又说:“这不是去教室的方向啊,宋橙唤你要干什么?”

    “我去宿舍补个觉。”

    “你昨晚没睡好?”

    到了宿舍门口,橙唤站定说:“小小跟许梵不在个学校,很久都见不到对方,我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2(我回宿舍了,你自个儿该干嘛干嘛去。”

    程海天拉住脚已经迈进宿舍大门的橙唤说:“那好好个周末你也别就这么浪费了啊,再说,那么多人还在搬东西,灰尘又大,你怎么睡啊?”

    橙唤抬头看看楼梯道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吵吵闹闹的,觉得程海天说的有道理,不再执意去宿舍,准备去教室预习下课本。

    程海天跟在她旁边说:“不如我带你出去玩吧?”

    “去哪啊?你包吃包玩啊?”

    “那当然啊,”程海天拍拍胸口:“男子汉大丈夫当然不会让女生掏腰包。”

    橙唤现在孤单人的,去哪里都无所谓,既然不用自己掏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