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苏格 - 第 4 部分阅部读 ①号宫殿:遗失公主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开。她要是再不离开,她就无法控制住自己想打枫芷兰的冲动,这样所有的计划就完蛋了。

    有几个女生看她们想走,立马伸手阻拦,却被梦羽身上所散发的冷气吓退了,不敢再又什么动作了。

    “废物!”枫芷兰看着她们就这样离开,气的跳脚。余光看到了旁的弋槿。

    这个女生看起来这么柔弱,应该挺好欺负的,就让她来代替她朋友受罪吧!

    可是弋槿接下来的行为却和她的想法完全不同。

    弋槿踢了脚枫芷兰的小腿,枫芷兰扑通下就跪在了弋槿面前。

    “不要跪下来求我,我帮不了你!”说完就跟羽她们的脚步离开了。

    弋槿老早就想帮梦羽了,今天枫芷兰正好撞上了。

    ———————————————————————————————————————————————————————————

    ——————————————————————————————————————————————————————————————明天就要开学了,子榆现在已经是高二了,可能不能经常更文了。不过有时间我会上来更文的榆还有些存稿,大家将就着看吧!

    第二十二章 她们是什么人?

    (墨少,谦少,顾少的专属花园里。

    “屿,你昨天要的资料我准备好了。不过,那个红色头发的女生的资料可是少的可怜。”顾茗卿轻轻敲着旁边的文件。

    “是啊!你的那个女生可真是神秘啊,我们都动用了冥葬的核心力量,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看来,她的身份不简单哦!”莫子谦投向墨屿道同情的目光。

    “”墨屿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将顾茗卿敲打着的文件拿了过来。

    姓名:中文名:不详

    民族:美籍华裔

    年龄:18

    生日:不详

    身高:171

    :0

    身份:不详

    家庭情况:不详

    爱好:不详

    ——————————————————————————————————————————————

    姓名:曦紫桐英文名:

    姓名:

    民族:美籍华裔

    年龄:18

    生日:7月15日

    身高:170

    :0

    身份:艾沙跨国公司总经理之女:艾沙是世界上数数二的大公司,与全球经济息息相关。三年前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管理者十分神秘,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别说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了。

    家庭情况:独生女,无堂哥堂姐之类的

    爱好:网球,摄影,小提琴

    ——————————————————————————————————————————————

    姓名:弋槿英文名:r

    民族:中国汉族

    年龄:18

    生日:3月7号

    身高:170

    :0

    身份:孤儿,后被艾沙跨国公司副总收养。

    家庭情况:只有养母,无养父。应该母亲是出了名的女强人,不愿结婚。

    爱好:网球,古筝,书法,画画

    ——————————————————————————————————————————————

    墨屿有些凝重的看着手中的的这份资料,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冥葬都查不到她的资料?她真的是我的沫儿吗?

    “还有更有意思的事呢!”顾茗卿不知从哪拿出了另份资料。

    “你自己看吧!”

    姓名:柳梦羽

    民族:中国汉族

    年龄:18

    生日:4月15号

    身高:170

    :不知

    身份:曦紫桐家佣人之女

    家庭情况:单亲家庭,家境贫寒

    爱好:读书,唱歌勉强算

    ——————————————————————————————————————————————

    “她怎么了?你查她干嘛?”墨屿有些奇怪地看向茗卿。

    “个佣人之女可以来我们这样的班上课,身上有种不凡的气质。你不觉得很可疑吗?”茗卿微微笑,“更重要的是刚才子谦约曦紫桐她们去吃饭的时候,她们都看向我柳梦羽。”

    “看样子,她并非资料上那么简单了。需要仔细观察了。”

    “哈哈,有的玩喽!这下有事可以消磨上课的时光了。”莫子谦满脸兴奋。

    可惜他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贪玩,让自许不会爱上任何人的他坠入爱河,无法自拔喽!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今天就开学了,子榆只能先发存稿了,至于存稿没了怎么办,到时候再说咯!

    第二十三章 到底是谁教训谁

    (几天后。

    梦羽她们正打算回家换装去逛街,不想来了群不速之客。

    枫芷兰带了群“混混”来堵她们。那可不是般的混混,从他们身上的气息就可以感觉出来,应该是枫家背后培养的那群人,也就是杀害雨妈妈和梦羽亲妈的那群人。

    梦羽虽然表情十分平静,可是紧握的十指出卖了她内心的愤怒。

    “疯子兰,你要干什么?”紫桐装作副好怕的样子。

    “哼,现在知道怕了!叫你们抢我的屿哥哥,叫你们不要脸。”枫芷兰是分嚣张的说到。

    看着她这副嘴角,紫桐很想冲上去揍她顿。可是弋槿拦住了她,理由很简单,老头子说过,除非出任务或是对方先动手,不可以暴露自己的实力。

    但是老头子没说不可以骂人,嘿嘿!

    于是乎

    “你说我们抢你的屿哥哥,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人家墨屿会看上你?大妈,麻烦把你脸上的分辨率调低点好吗?我看着恶心。以下省略千个字。”

    “你”

    “别跟我说话,我有洁癖。”

    这下枫芷兰气疯了,直接让人动手了。

    紫桐贼贼地笑了起来,她的计谋得逞了。

    “这下我动手了吧!我可是好久没活动活动了。”

    梦羽看着兴致勃勃的紫桐,无奈的叹了口气。

    “下手轻”

    “我定会下手轻点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转眼间,刚刚都是凶神恶煞的人都被放倒在地。

    本来打算等紫桐被抓起来再出手教训的枫芷兰看呆了。她们家培养的人实力如何,她非常清楚,可是就就这样就被曦紫桐放倒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如果黑道中的神秘至尊如果连这些小角色都搞不定的话,那所谓的黑道有算什么,小孩子过家家吗!只不过枫芷兰不知道这些罢了。

    枫芷兰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疼的她哇哇叫。

    “这这不是梦,那她她也太”枫芷兰自言自语道。

    虽然已经知道了紫桐的厉害,但她还是不甘心。

    “你们给我等着”她向紫桐大吼道。看似是在吓幌桐,实力上却是在为自己助威。

    她在心里念道:曦紫桐不就是会点功夫吗,没什么可怕的。我可以去向妈妈借人,我定可以收拾她。而且不是谁都向她这么厉害,你的目标是柳梦羽,只要挑她个人的时候下手就可以了。

    想着想着,她的脸上露出了阴森的笑容。可是我紫桐她们眼里,她是在抽搐。

    紫桐步不的逼近枫芷兰,就在离她米的地方,她突然从幻想中惊醒过来。

    她惊恐地看着正在逼近的枫芷兰,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

    —————————————————————————————————————————————————————————————————————————————————————————————————————————————————————————子榆开学了,学业紧张 更新可能会变的断断续续。不管怎样,子榆都会把文更完的。

    第二十四章 墨屿的袒护

    (她惊恐地看着正在逼近的枫芷兰,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后退。

    “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就在这时,墨屿他们走了过来。刚好看见了这幕。

    “曦紫桐,你在干什么!”墨屿把把枫芷兰揽在身后,副母鸡护小鸡的模样。

    “我干什么管你屁事!”

    墨屿听到这话,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女孩子太粗鲁了。

    旁的柳梦羽收起了挂在脸上的微笑,向墨屿走来。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如你自己问问你身后的枫芷兰吧!”梦羽的声音在这没什么人的路上显得格外的冷清。

    听到梦羽的话弋槿就知道她生气了。

    在梦羽心里,别人可以打她骂她,但是不可以欺负紫桐。因为如果没有紫桐,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她了∠桐曾经为了救她中了中毒,虽然紫桐看起来很健康,可是每到中秋的那个星期,紫桐就会全身疼痛,就上千根针扎在她身上样。

    “枫芷兰,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子谦冷冷地看着她,他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地上躺着的全是她枫家的人。

    “她她叫我不要缠着屿哥哥,我问她为什么,她什么都没说就要打我。保护我的人都被她打了伤。”她的手紧紧抓着墨屿的衣角,好似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完全没有之前那嚣张的样子。

    梦羽冷冷地笑着,真会装,不去拍戏真是浪费。

    “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墨屿对枫芷兰的话没有丝毫怀疑。

    “。。。。。”梦羽真的想说句,你脑子坏掉了吧!身为冥葬的首脑,居然连枫芷兰说的话是假的都看不出来。

    “傻子!”紫桐就没有像梦羽这样给他留面子了。

    可是她们不知道,其实墨屿什么都看出来了。护着枫芷兰的原因正是因为梦羽,也就是小沫儿。当年墨屿回到那个花园时,已经没有了婉姨和小沫儿的踪影。他查了许久才知道婉姨已经去世了,而小沫儿由于悲伤过度而离开了。枫芷兰是小沫儿同父异母的妹妹,他当初没有陪伴在小沫儿身边,现在只好帮她守护着她的妹妹,直到她回来的那天。

    “紫桐,梦羽,我们走吧,不用里他们!”弋槿也看够了,有些许疲惫了。

    “嗯。”

    “好。”

    因为前面有狗挡路,紫桐她们只好绕路而行。

    “芷兰,你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去吧!”墨屿看着梦羽离去的背影道。

    “好,谢谢屿哥哥!”枫芷兰正沉静在墨屿对她的温柔里,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屿他还要护着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子谦不满地道。

    “或许真的要等到他的那个小沫儿回来吧。”其实顾茗卿也很不喜欢枫芷兰,她实在太做作了。

    “那个小沫儿的妹妹不是什么好人,那那个小沫儿也不定是什么好人。”

    就在这时,百里外的梦羽打了个喷嚏。“谁在说我坏话?”

    “好了子谦,不要说了。如果让屿知道了,又你感受的了。”

    ———————————————————————————————————————————————————————————————————————————————————————————————————————————————————————子榆很抱歉,这么多天才更张。之前的存稿因为意外被弄丢了,所以就没法正常更文了。下次更文可能是在周日。

    第二十五章 喜欢猪都不会喜欢你

    (次日。

    “嘭——”紫桐脚踹开了虚掩着的们,带着梦羽弋槿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走了进来。

    接着无声地走到了座位上,看都没有看莫子谦。

    弋槿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回到座位上。

    “臭丫头,你怎么了?”莫子谦看着怒气匆匆地紫桐问道。

    可是紫桐看都没看他,倒头就睡。

    看得莫子谦挠了挠头,满肚子的疑惑。

    梦羽却略有深意地看着他。

    这还得从紫桐的个梦说起。

    昨晚,紫桐梦到了莫子谦。他嬉皮笑脸的捧着束玫瑰,单膝跪在紫桐的面前。

    “紫桐,做我女朋友吧!”

    紫桐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了。

    可是就在她答应之后,莫子谦就搂着美女离开了,头也没回的走了。

    当梦羽来叫她的时候,她哭着喊着莫子谦的名字,枕头都哭湿了。

    梦羽满脸玩味的叫醒她,这次她没有赖床了,而是直接跳起来,逃进了卫生间,好似害怕再回到那个梦中。

    去学校的路上。

    “紫桐呀!你是不是看上了莫子谦那小子啊!”梦羽笑盈盈地看着紫桐,等待着她的答案。

    “怎么怎么可能。”想到那个梦,紫桐脸红了起来,接着却变成了青色。

    “不可能会做梦都喊这他的名字,不知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紫桐没有再回话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梦到他向自己求婚,而且还答应了。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

    不可能,不可能!

    紫桐马上打消了心里这闪而过的念头。

    不过更可恨的是莫子谦那家伙,刚向我求婚就和别的女的跑了。

    于是乎就有了刚才那幕。

    “喂!曦紫桐,你当我不存在啊!有没有听到,我叫你呢!”莫子谦怒了。

    但是,紫桐还是没有理他,继续睡觉。

    最后,莫子谦拍桌而起。

    “曦紫桐!!!我招你惹你啦!”

    紫桐也曾的声站了起来。

    “没错,就你惹我了。你没事那么花心干什么!”

    “我花心和你有什么关系!”莫子谦满脸怒气,可转眼又笑了起来,“臭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莫子谦话都没说完紫桐就辩解起来:“我怎么可能喜欢你,我喜欢上猪都不可你。”

    “我说臭丫头,既然你不喜欢我脸怎么这么红啊!”莫子谦的眼睛都笑成条缝了。

    “天气热”说着,紫桐的手在扇了扇风,好似在说——你看,多热啊!

    “现在秋天!”莫子谦都要笑抽了。

    “”

    紫桐装不下去了,立刻坐了下去,继续装睡去了。

    ———————————————————————————————————————————————————————————————————————————————————————————————————————————————————————子榆是个高二狗,平常都比较忙,所以只能找时间发文文。时间不定了,但个星期会有更,你们有时间就看看吧!不过,子榆都几天没更文了,为嘛没个读者催更嘞,连评论都没,好伤心╯▂╰

    第二十六章 输了就滚出去

    (这时丁老师走了进来,用文件夹拍了拍桌子。

    下面的学生纷纷抬起头来看着丁老师,因为他们知道丁老师有大事要说,但是也有例外就是新来的转学生——紫桐梦羽弋槿她们三个正和周公喝茶的喝茶打牌的打牌下棋的下棋。

    “下个星期就是年度的艺术节,往年我们班都是第名,希望今年再接再力。枫芷兰,你是文艺委员,你觉得我们班今年该表演什么。”

    听到丁老师的询问,枫芷兰看向还在睡觉的梦羽眼中闪过丝阴谋。

    “我觉得交给新来的转学生吧,新生应该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吧!说不定会让我们耳目新呢?再说柳梦羽可以以个平民的身份来我们班,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你柳梦羽就等着出丑吧,看到时候你还怎么勾引屿哥哥。

    “既然文艺委员这么觉得,那就把这次的表演节目交给柳梦羽吧!”丁老师的目光扫向梦羽,看到她睡的正香,脸色变的铁青起来。

    “柳梦羽!!柳梦羽!!”丁老师又下意识的看向梦羽旁边的墨少,看到他没有任何反应,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谁?谁叫我?”梦羽揉着惺忪的睡眼很不情愿的抬起了头。

    “我!!”丁老师大吼道。

    “下个星期就是年度的艺术节,我希望由你来代表我们班,当然,你也可以找些同学来帮你。”

    “我?为什么是我?”

    还没等丁老师开口,枫芷兰就站起来说道:“怎么,不敢?怕自己没本事丢脸?既然不敢,你就滚出我们班。像你这样的平民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班。”

    丁老师没有反对枫芷兰的话,她本身就不喜欢梦羽,何必为了梦羽得罪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呢!

    就在枫芷兰说话的时候,紫桐和弋槿醒了过来。

    “谁说我们不敢的!好啊,我们去就去,如果我们赢了,你就不要再来烦我们了。”听到枫芷兰嚣张的话语,紫桐不禁嗤之以鼻。别人不知道梦羽的本事,她会不知道?短短的三年时光,就学会了琴棋书画,而且还样样样都精通。

    “好!”枫芷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在她的认知中梦羽她们是决不可能赢的,她到时候就等着看戏就好。

    睡的有些懵懵懂懂的梦羽还没反应过来紫桐就和枫芷兰达成了协议。

    莫子谦脸玩味的看着曦紫桐,看她这么自信,说不定真的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墨屿这次没有阻止也是想看看梦羽的本事。看着脸茫然的梦羽,脑海中出现了个小女孩的身影。为什么她总会让我想起小沫儿的呢?她到底是谁?

    ——————————————————————————————————————————————————————————————————————————————————————————————————————————————————————子榆在午休的时候码了章,大家将就着看吧!好开心,子榆的文文有了评论!

    第二十七章 这才乖嘛!

    (下课后。

    “紫桐,我们走吧。”说着梦羽把书包酷酷的往肩上甩,看都没看边的墨屿,直接越过他走向门口。

    墨屿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妮子是在生我的气了。要是她是小沫儿该有多好啊!

    看到墨屿看梦羽的眼神,枫芷羽的握起了拳头,鲜红的指甲狠狠地抠着掌心。她不甘心,自己费尽心机才得以接近屿哥哥,而她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屿哥哥的关注,她不甘心啊!她定要把柳梦羽赶出去!!!

    于是,起身,拦住了梦羽的去路。

    这是她第三次拦梦羽,梦羽已经没有耐心陪她玩了。梦羽只是淡淡的撇了她眼,然后走出了教室,弋槿和紫桐紧跟其后。

    被无视的枫芷兰眼中闪烁着怒火:“你等着,我定会亲眼看着你滚出去的,看你到时候怎么和我抢屿哥哥。”

    茗卿和子谦看着这两个人,心中不禁感叹道,人和人之间的差别这么这么大啊!

    二十分钟后。

    墨屿他们的专属花园的后湖。

    梦羽轻轻地跳,落在了颗树的枝丫上,树枝只是轻轻晃动了下。

    “沫不对,梦羽,我们表演啥?”紫桐把头高高仰起,看着做在树枝上的梦羽。

    “是你答应的,就你决定吧!”梦羽的声音还是如既往的冷清,让人感觉不到她此时的心情。

    “呃那好吧!梦羽,弋槿你们还记得年前的那场比赛吗?”

    “嗯。”“记得啊,怎么了?”

    “我们这次就表演上次那个曲目吧!”

    “可以。”梦羽伸了个懒腰,“明天让霓把我们之前用的乐器送来吧!这个地方挺不错的,明天我们就来这里练习吧!”

    “嗯,我们自从那次之后我们都没配合了。”

    紫桐欢快的拍了下巴掌:“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这就通知霓。”

    次日。

    同样的地

    霓早早地带着她们要的乐器等候着她们下课。她可是好久没有听到她们的演奏了,上次的比赛因为帮里有任务她错过了,这次可再也不能错过了。

    时间分秒的过去,就在霓要睡着的时候,梦羽她们出现了。

    “大小姐呀,你们终于来了,我等的花都谢了!”

    “我们的乐器呢?”

    “哝~”

    石桌上摆着三样乐器——

    带着淡淡的檀木香的古筝,每根弦都细如发丝,琴首刻着祥云,每笔都格外细致。

    旁边是个碧绿的玉笛,晶莹剔透,没有丝毫的杂质。这个玉笛有着属于它的故事——

    传说对相爱的恋人依靠竹笛相互通着情愫,女子是大家闺秀,男子出身贫寒,当然由于门不当户不对的观念被迫分开,女子将嫁作他人,后来两人相约在渡头逃亡,可是就在这天夜里,女子绝望了,因为女子在渡头等到的是家人告诉她,男子放弃了她而且作为条件换了三千两白银就离开了,女子不相信,家人拿来了他的竹笛,女子拿着竹笛哭啊哭啊,然后就纵身跳入滚滚江中,最后打捞上来的只有根晶莹的笛子,像泪的冰冷生命的温情。而眼前的这根玉笛就是当年的那根玉笛。

    和古筝,玉笛比起来,弋槿的琵琶就普通多了,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没有多余的色彩,就像弋槿样清丽。

    梦羽紫桐弋槿拿起自己的专属乐器,脸上充满着怀念。她们已经许久没有拿起它们了,每天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帮里和公司两头跑。

    “快点开始吧!”霓早已等的不耐烦了,催促道。

    “你可以走了。”梦羽眼就看穿了霓的意图。

    “喂~怎么这样,我好歹等了你们那么久!”

    “好啦~霓,你先回去吧!下个星期你就听的到了嘛!”弋槿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霓,快走啦!”紫桐说着把霓入口推去。

    “好吧,好吧!”霓知道自己寡不敌众,只好妥协了。

    “这才听话嘛!”紫桐用种看宠物的眼神看着你。

    旁边的两个人都在不着痕迹地笑这。

    ————————————————————————————————————————————————————————————————————————————————————————————————————————————————————————子榆知道自己更书更的很慢,但是子榆是决不会弃文的。喜欢子榆的朋友就点个收藏呗!这个星期比较闲,子榆会多更几章的。

    第二十八章 小沫儿回来了?

    (直到霓的身影消失在梦羽的视野中,梦羽才幽幽地说道:“我们开始吧!还记得曲子吗?”

    “当然记得。”

    “嗯。

    梦羽盘腿坐下,把古琴轻放在腿上,身后的树上缀满了桃花。风轻抚过,花瓣随之飘落。漫天的花瓣在身白衣的梦羽身边飞舞,让梦羽看起来好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位仙子似的。

    紫桐拿着玉笛,站在梦羽的身侧。弋槿不知从哪里变出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悠扬的琴声随着梦羽指尖的跳动飘荡起伏,清丽的歌声和琴声相辅相成,带着浓浓的私念与哀怨。接着便是紫桐的笛声,在琴声响起片刻随之应和,声音清脆欢快,好似有精灵在林间翩翩起舞。弋槿的琵琶声若有若无,但每次的出现都恰到好处。

    琴声笛声琵琶声歌声交织在起,飘向远方。

    。。。。。。

    这个时候刚好是墨屿他们和下午茶的时间。

    正聊着梦羽她们的墨屿子谦茗卿被忽然传来的合奏打断了。他们静静地听着,感受着。

    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墨屿了。琴声中的哀怨,歌声里的思念好似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多年前的记忆袭来——

    “我叫。。。我叫。。。我叫沫儿。”

    “屿哥哥,我要听故事,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屿哥哥,我这里有好多好吃的,给你。”

    “屿哥哥,你永远不要离开沫儿好不好?”

    “屿哥哥,沫儿长大后要当你的新娘!”

    “屿哥哥。。。。。。”

    。。。。。。。

    “你骗我!你说过要直陪我玩给我讲故事的。”

    这个。。。。。。这个声音是小沫儿的!!小沫儿她回来了!!

    墨屿不顾切的朝歌声传来的地方奔去,只见道风掠过了子谦和茗卿。

    子谦和茗卿被墨屿这举动给惊醒。

    “茗卿,屿他这是怎么了?”子谦诧异的看着墨屿留下的残影问道。

    “不知道。”茗卿耸了耸肩,“跟上吧!”

    当墨屿来到后湖时,歌声已经停止了,梦羽她们也已经离开了。

    墨屿看着什么人影也没有的地方,心里满是懊恼。为什么我不跑的再快为什么!!难道我又要和小沫儿错过?

    墨屿越想越激动,拳重重的击打在刚才梦羽身后的那棵树上,花瓣被震落了许多,满是萧瑟。

    随后赶来的子谦茗卿,急忙拉过墨屿的手,上面已是鲜血淋淋了。

    “屿,你这是怎么了?”看到情绪这样失控的墨屿,茗卿满是担忧。

    “我。。。。我刚才听到她的声音了,可是,我却没能找到她。”

    “又是她!屿,你找她找得还不够就吗?付出的还不够多吗?十年了,整整十年了!要出现她早就出现了!”子谦怒吼道。这十年墨屿是怎样度过的他非常清楚,哪怕是在路上看到了个背影和她很像的人,墨屿都会冲出去。可是十年了,人是会变的,以那小时候的点点印象,怎么可能在茫茫人海找到她。

    “你们不懂!”墨屿就像被激怒的雄狮,甩开了子谦和茗卿的手,“她是我生命中的唯点光亮,我不能没有她。当初我是我被迫离开她,早知道她会失踪,打死我也不会离开她!”

    “好了,屿,冷静点!既然你觉得她回来了,那么,她定还会出现的。我们会帮你的,不要忘了,我们还有暝葬。”

    转眼已是黄昏,墨屿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默默地转身离开。

    夕阳的余晖散落在他的身上,地上的影子被拉的老长,他好像苍老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风刮得树梢沙沙作响,好似在唱着哀歌。

    子榆犯了个小小的错误,不小心把古琴打成了古筝,不想麻烦小编改了,大家请见谅!喜欢子榆文文的读者可以点下收藏和推荐。明天可能还有更!

    第二十九章 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转眼间,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所有人期盼已久的艺术节就在明天。

    枫芷羽两手搭在胸前,下巴微微上扬,用带着蔑视的口吻道:“柳梦羽,明天就是艺术节了,你就等着出丑吧!”

    “是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梦羽没有看她,只是边看着杂质边回答。

    “好啊,我就拭目以待。”说完就猜着她的细跟凉鞋离开了,教室里就只留下了梦羽他们。

    正和茗卿说着话的墨屿有些许期待她们的演出,他想知道那天在后湖的人是不是她们。

    子谦也是饶有兴趣,他用手肘捅了捅在玩手机的紫桐,低声道:“你们表演什么啊?”

    马上就要过关的紫桐因为被子谦这么捅,死了。

    于是紫桐把手机丢向子谦,吼道:“我干嘛告诉你!你看,都是你,我好不容易要过关被你捅就死了!!”

    “不就是游戏嘛!你看着!”

    子谦拿起被紫桐丢过来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跳跃着∠桐把头凑了过去,看着子谦控制着任务轻松的跳跃着。没过多久,子谦就轻轻松松的过了。

    “哇塞,好厉害啊!”

    “那是,不看我是谁”子谦帅气的捋了捋刘海。

    所有得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和谐。窗外的阳光暖暖的,散落在每个人身上。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在突然醒来的黑夜

    发现我终于没有再流泪

    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时钟就快要走到明天

    痛会随着时间 好点

    那些日子你会不会舍不得

    思念就像关不紧的门

    空气里有幸福的灰尘

    否则为何闭上眼睛的时候

    那么疼。。。。。”

    首《原谅》打破了这切。

    弋槿接通电话——

    “喂,霓什么事?”

    “弋槿,你们要的衣服嘉禾他已经做好了,你们来看下吧!”

    “哦,好!我们这就过去。”

    “嗯。快点!”

    。。。。。

    “我们的衣服好了吗?”梦羽猜到了电话是霓打来的。

    “嗯,好了。”

    “那我们这就过去吧!也有段时间没见嘉禾那家伙了。”紫桐也不玩手机了,懒懒的站起来升了个懒腰。

    梦羽也放下了手中的杂志。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子谦道。

    “不行,你就乖乖的呆在这。”紫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子谦的要求。

    “我也要去。”墨屿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淡定自若的说道。

    子谦说要去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墨屿说就很奇怪了。整个学校谁不知倒墨大少爷冷如冰山,除了对熟识的人的事会关心二,其他人的事他看都懒得看。

    紫桐他们又看向梦羽。

    梦羽只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墨屿得到了梦羽的回复,眉头拧成了个川。

    看来那丫头已经开始反感我了。

    今天的更送上榆昨天吃烧烤,结果今天就说不出话了,看来果真不能贪吃啊!

    第三十章 你怎么成这个鬼样子了!

    (r内。

    “沫,你怎么成这副样子了!不是和你说过,你只能穿我的衣服吗?”嘉禾嫌弃的在梦羽周围转着,不时用手扯了扯她的衣服,更是嫌弃的把梦羽的眼镜摘了下来,顺手想要丢掉。

    “别。”梦羽连忙阻止了她的动作。

    嘉禾疑惑的看着梦羽。

    “这个眼镜对我还有用啦,千万别扔了。”

    “还有用?难道你在执行什么任务吗?”

    “算是吧。”复仇应该可以算是任务吧,梦羽在心中小声低估道。

    “好吧!看在你是在执行任务的份上,就饶你次,不过下次你执行任务要什么样的衣服我帮你准备。”

    “好了啦~我知道错了嘛!保证没有下次了。”梦羽把收举在耳边。

    嘉禾是为数不多可以让梦羽毫无防备不需要伪装的人之。

    若不是嘉禾冒死为她们偷到了资料,洛河早就不存在了。这份恩情梦羽她们直记在心里。洛河——世界第黑帮。有着身为黑道至尊的正副帮主。

    “来,试试你们明天的衣服。”嘉禾把准备的衣服交给了她们,催促着她们换上衣服试试。

    。。。。。。

    十几分钟后。

    扇门开了。

    个女子身着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蝴蝶暗纹,用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握的纤纤楚腰束住,给人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唯有点缺憾的就是——她扎着马尾辫。

    嘉禾皱了皱眉,走过去把梦羽的发圈取了下来,又不知从哪拿出根白玉簪,随意的把梦羽的头发束了起来。然后,嘉禾又看了梦羽许久,终于点了点头。

    “过然是天生的衣架子!不过明天还是要叫艾琳去帮你弄下,我记得她那里有个蝴蝶流苏,应该和这身衣服很搭。”

    “嗯。”

    “里面的两位好了没有?难道你们不会穿,要我进去帮你们吗?”嘉禾坏笑着道。

    “死色狼,谁要你帮,本小姐又不是没穿过。”随着声音的落下,紫桐和弋槿都走了出来。

    紫桐淡紫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带着些慵懒。齿如含贝,笑如往昔,移动着莲步,走到嘉禾的面前。

    “怎么样,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看样子,嘉禾是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了。暗道:果然是天生的衣架子。

    目光移向弋槿。

    弋槿的衣着则和她们有些许不同。

    没有飘逸的纱衣,只是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直延伸到腰际,根玄银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很符合弋槿的气质。

    “不得不说,嘉禾,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霓看着梦羽她们三个,不禁赞叹道。

    “那是。”听到赞美,嘉禾脸上就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好了,你们去把衣服换回来吧!记得把衣服收好,弄坏了有你们好看的。”嘉禾故作严肃的道。

    “知道啦。”紫桐没有理会他的严肃,嬉皮笑脸道。

    “明天你们的演出我也会去看,如果输了,以后你们就别说认识我,我怕丢脸。”

    “我们是不会输的啦。”

    “那就好。”

    嘉禾没有再管她们,去做自己的事了。

    ———————————————————————————————————————————————————————————————————————————————————————————————————————————————————————子榆曰:不是我不更文啊,是实在太忙了!马上就是清明节假期了 我尽量多更

    第三十章 阴谋生根发芽

    (次日。

    校园内所有人都在为马上就要开始的艺术节演出准备着,梦羽她们也在化妆间里忙碌着。

    梦羽她们纷纷换上了嘉禾给她们的衣服,就等着琳达来替她们挽发化妆了。

    “艾琳怎么还没有来,还有霓?”紫桐焦急地来回踱步。

    “不急,反正我们是倒数第二个上场的。”梦羽淡定的坐在沙发上处理着帮务。

    “我说,你怎么点都不着急啊!你忘了你和那疯子兰的赌约了?”紫桐走过去合上了?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