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秋 - 第 29 部分阅读 迷迭香俱乐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醒了些,可这头脑清醒,心便开始痛了起来。

    刚刚他说了什么,是要和相思分手吗?相思现在定很难过,难过到像是要死了般吧?可是如果不这样,他能怎么办呢?他不能拖累了她啊,选择分手也是为了她好,否则将来等到那天,她会更加痛不欲生。

    与其让她那时候痛苦,不如就此结束,不如让她恨他。

    大脑飞速运转,又回到了上午时的那幕。

    “我?我怎么了?”陈季风心中恐惧更甚,声音颤抖着问道。

    齐医生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季风啊,你看这张片子。”说着从写着陈季风名字的档案袋里拿出张光片,指给陈季风看,“这就是你的片子,这片阴影,现在长在你的脑子里。”

    顺势看去,陈季风心中咯噔声,他看不懂什么片子,但是阴影这个词让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脸色有些苍白,颤抖着说道:“你是说我的脑子里......”话到此,他却是说不下去了。

    “是肿瘤,你的病是脑瘤,也就是常说的脑癌,晚期。”齐医生再也不隐瞒,沉重的如实回答。

    “啪”的声,陈季风手中的光片掉到了地上,他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冰冷,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那刻,他心里只有个想法——如果他提前离开,相思怎么办?

    下章预告:面对陈季风提出的分手,付相思竭力挽回感情,却被陈季风狠狠刺伤。

    215 爱才放手

    (两个月的时间,能干什么?

    次旅行?爱个人?结婚?实现个愿望?努力工作?还是,只是庸庸碌碌的活着?

    可两个月,却是陈季风生命的最后期限。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因为他脑子里面长了个东西,那个东西叫做肿瘤,晚期。

    两个月,是齐医生给他的生命做出的估计,也就是说,他最多也就只能活两个月了。

    仅剩的两个月,陈季风会做些什么?他的第反应,竟然是跟付相思分手。

    他知道这么做,付相思会痛,会伤心欲绝,会生不如死。因为这些感受是他现在正在体会和经历的,她的心有多痛,他就会痛上千百倍。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否则等到他离开的那天时,付相思该怎么活下去?

    他宁愿现在放手,宁愿她怪他骂他恨他,总好过死亡来临那天,看到她绝望无助悲伤欲绝的眼泪。他知道如果付相思知晓了他的病情,定会崩溃,他不要她承受这些伤痛,于是他选择了离开,宁愿让她以为是他半路变了心,是他负了她。

    他多消她会恨他,恨到极限,这样他离开时,她时不时就不会那么痛苦?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付相思,离开父母亲人,离开朋友知交,然后个人静静的面对死亡。

    可是,真的好不甘心啊,他还那样年轻,生命却即将走到了尽头,他那样的爱付相思,却必须亲手推开她,看着她伤心流泪,自己只能渐行渐远。

    也许是他的人生太过帆风顺要什么有什么,所以老天爷提前收回他的生命,让他在最幸福的时刻,不得不放开自己爱人的手,穷途末路。

    整天,陈季风都浑浑噩噩的,他不知该去哪里,可就是不想回家,不想面对切,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有时甚至想干脆就这样直走下去好了,如果就此失踪了,会不会就能躲开所有的挣扎痛苦和离别,不再见他们,就不会次次的忍受分离之苦。

    可走着走着,他又回到了陈家,好像这个城市是个圆,他兜兜转转了圈,依旧要回到最初的原点。

    回到家中,陈季风意料之中的看到父母舅舅舅妈脸怒意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他,而旁边的付相思,两只眼睛更是哭的红肿的似桃核般。

    “你还知道回来。”陈父见到儿子,脸色又冷了几分,低声斥道。

    陈季风没有吱声,实际上他在看到付相思那刻起,疼惜和犹豫再次降临,他开始遍遍的在心里问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他是否应该说出实情,然后和这些爱他的人起承担。

    他心里清楚,即使付相思知道了他的病情,也定会陪在他身边,直到他生命的最后刻也不会放弃。可他怕的,就是这个啊。

    这时,付相思吸了吸鼻子,走上前拉着陈季风,低声道:“季风,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消我的所以故意要和我分手对不对?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起面对,两个人在起解决不好吗,为什么要丢下我呢?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陈季风身体震——付相思真的太了解他了,只通过些反尝刻就猜出他身上有事,怎么办?决不能心软,不能让她陪着自己起吃尽了苦头后,再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去。不能这样,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这样想着,陈季风强行忍住心里的怜惜和心痛,狠狠地甩开付相思的手,不耐烦的说道:“烦死了,天天就知道缠着我,你有意思吗?付相思,从小到大,我都被困在你身边,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付相思先是愣,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季风,我们从小起长大,你瞒不过我的,你心里只爱我个人,我是知道的。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不能告诉我,你说出来啊,天大的事我们起撑着。当初在起时,就说过要同甘共苦,难道这句话是随便说说的吗?”

    “那是我年纪太小,以为时的耗山盟就是永远。”陈季风眼中闪过丝痛苦和挣扎,最终却都化为冷漠,他冷冷的看着付相思,冷冷的看着众家人,字句道:“这么多年来,我直当着好儿子好情人,可是我突然觉得累了,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还能有另种活法,我想活得更随性更自在,不用考虑什么责任什么信念,只是痛快的活着。付相思,以我的条件,想跟我的女人大把,我不想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们好聚好散。”

    下章预告:付相思坚信陈季风出了事,死缠陈季风,陈季风为让付相思死心,竟被佟诗盈趁机而入

    216 为你我甘愿沉沦 上

    (“不,我不相信这是你的真心话,季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才说出这些话,你到底怎么了,我们在起二十几年,我们有过那么多的幸福,这些你都忘了吗?你怎么可以突然放弃,你怎么可以半路把我丢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你告诉我,我怎么办,没有你我怎么办?”付相思眼中已无泪,声音中却带了丝绝望,她已经预感到,陈季风这次是铁了心要离她而去。虽然她不相信他真的变了心,但是她却清楚,定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让他不得不离开。

    陈季风又笑了笑,闭上眼睛。喃喃道:“是啊,我都忘了,你也忘了吧。”

    说完,陈季风就转身上楼回去自己的房间,任父母在身后喊他也不肯回头。

    回到房中,陈季风的眼泪才决堤而出,伤害付相思,是他这辈子最不愿做的事,因为她伤心难过他的心会更痛更难受,刚刚的每句话都在付相思的心上划下道伤口,却又何尝不是在他心上也留下伤痕。

    想到今后自己永远都要失去最心爱的女孩,陈季风的心就如同拧在起似的疼,那种痛苦和绝望简直胜过知道自己得了脑癌时的千百倍,如果没有付相思,他会觉得自己真的不如死了。

    “相思,原谅我对你的伤害,我也不想的,但是我不能拖累你,我不想让你将来亲眼看着我死去,那时候你会更加难过,我宁愿你恨我怪我,也不要你将来为了我的离世而痛不欲生。我曾答应过你会照顾你疼爱你生世,原谅我这辈子做不到了。如果有下辈子,我定会再来寻你,到那时我再来还前世欠你的,我再用生的时间来呵护你。相思,我爱你,到死都是,下辈子我们再见了,下辈子我会紧紧桥你的手,再也不放开。”

    黑暗的房间中,陈季风人呆坐在房间里,喃喃自语,失声痛哭。

    第二天早,陈季风就悄悄收拾好行李,趁着家人还在熟睡的时候毅然离开了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的时候,他的心是坦然的,终于可以放下切,悄然的离开,然后自己独自人,静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季风,你真的不打算住院治疗吗?”办公室里,齐医生再次语重心长的劝道,“你不好这样自暴自弃的,虽然你的病已经是晚期,但是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延迟生命是不成问题的。你不能自己就放弃啊。还有,你的病情没有告诉陈董事长和陈太太吗?”

    “齐医生,我拜托你件事,不要将我的病情告诉我家人,更不要告诉相思,我,我不打算治疗了,就这样吧。”陈季风苦笑着说道,眼中满是落魄,治疗又能如何,无非多活上几天罢了,如果不能和付相思长相厮守,他根本就不在乎多活还是少活几天,自从知道患病之后,他的人生已经戛然而止了。

    “好吧,我们做医生的尊重你们病人的意愿,我给你开些药?”齐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声音中竟带了丝颤抖,不过神智处于游离阶段的陈季风竟是没有察觉出。

    “不用了,我不想吃,反正都是要死的,不如图个痛快。”陈季风半天才反应过来,闭上眼睛苦笑道,“齐医生,我只消你不要将我的病情透露给任何人。”

    “好。”齐医生似乎明显松了口气,带陈季风离开办公室后,他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然后低声道:“切如你所料。”

    陈季风出了医院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迷迭香中,正打算进去喝上杯,突然身后有个女子在喊他的名字,回头看竟是许久不见的佟诗盈。

    如果是以前的话,陈季风见到这个女人回来是定要发火的,可事到如今,他早就没了心情去计较这些,只是点了点头,继续往里走。

    佟诗盈也不生气,跟在陈季风的身后,正在思索该如何和他搭上话,正巧这时眼前又窜出个人来,下子揽在陈季风面前。

    “陈季风。”付相思死死的瞪着他,咬着嘴唇道:“你要躲我到什么时候,你为什么从家里搬走,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手,我告诉你,在没有弄清你跟我分手的原因之前,我会天天的跟着你的。”

    陈季风眉头皱,刚要找借口怎么让付相思离开,身后的佟诗盈眼中精光闪,突然大步上前,把搂住陈季风的脖子,向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下章预告:陈季风为让付相思死心,让佟诗盈冒充新女友

    217 为你我甘愿沉沦 下

    (“唔‰记住本站的网址:。”陈季风有那么片刻的失神,等到反应过来才狠狠地推开佟诗盈,恼火的瞪了她眼,然后慌忙的看向付相思。

    而付相思,已是脸色苍白。佟诗盈?这个女人为何又回来了,怎么还和季风在起?他们是什么关系,季风是为了她才和我分手的吗?

    付相思往后退了步,脸色已是苍白如死,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不,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季风离开自己定是有什么苦衷的,他不会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才不要自己的,不会的,季风不会这样对她的。

    “付相思,你看到了吗,现在你知道季风跟你分手的原因了吧?你不要再纠缠不清了,他已经不爱你了,你离季风远些。”佟诗盈挽着陈季风的胳膊,得意的靠在他的身上,冷笑着句句打击付相思,她有十足的把握,陈季风定不会推开自己。

    “季风,你说这是真的吗?”付相思像疯了似的上前去拽陈季风,要他给自己个说法。

    陈季风本来还在恼怒佟诗盈的胡说八道,此时见付相思这幅样子,虽然心疼却也豁然开朗,这倒是个好办法,说不定可以让付相思死了心。

    “对,我们是在起了,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早就不喜欢你了,再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咱们好聚好散。”陈季风反手搂过佟诗盈的肩膀,脸痞笑的看着付相思,冷声说道。

    “季风,你怎么了,你别这样好不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怕我的怕拖累我?所以你才会说出这番话对不对?你不要这样,有什么事我们起承担,我陪着你啊。”付相思哭喊着上前拉着陈季风,死命的要他给个说法。

    陈季风心中又是震,付相思实在太过了解他,她根本不相信他会变了心,坚信他是碰到了什么事才会提出分手可越是这样,陈季风才越的,他必须要彻底的让付相思死了心,将来他离开时,她才不会悲痛欲绝。

    陈季风咬了咬牙,狠狠地甩开付相思的手,大声吼道:“付相思,我真的受够你了,算我求你,你能不能放过我?我说了不要你了,不爱你了,你还纠缠下去有意思吗?我陈季风行情好的很,有的是女人想跟我好,今天我跟这个女人在起,说不定后天就换了呢。我跟你这么多年,直就这有你个,我真是亏大了。现在开始我得好好的享受生活了,你如果愿意也可以不断地换男人啊,干吗非得缠着我?没人要你了吗?”

    “啪。”陈季风的话刚说完,果真被付相思狠狠给了记耳光,付相思眼中已没了泪水,满脸的悲伤和愤怒,瞪了他几眼,冷笑着道:“好,既然这是你想过的生活,我成全你。”

    然后,付相思转身,丢下最后句话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陈季风,记住你对我做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付相思刚走远,陈季风回过神来,突然不顾形象的蹲在原地嚎啼大哭。

    看到付相思那受伤的眼神,陈季风简直比死还难受,她说恨他,那么就让她恨吧,如果这样的话,将来他离开人世时,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佟诗盈呆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陈季风失声痛哭,她还是第次见到个男人哭成这样,那该是多深的爱,才能让陈季风痛苦成这样?瞬间,她甚至有了丝迟疑,当初那么做,到底是不是对的?

    陈季风哭了会,便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佟诗盈,字句道:“我花钱雇你。”

    “什么?”佟诗盈猛然间没听明白对方的意思,脱口问道。

    “我说我花钱雇你假扮我的女人,只有相思出现在我身边,你就要帮我赶走她。怎么样,我不白让你干,我付钱。”陈季风虽然不喜欢佟诗盈这个人,但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只能走步算步,反正他也没几天活头了,不如就找她吧。

    “我......”佟诗盈有些恼火,这个男人怎么还是这样轻视她,花钱雇她演戏?他拿她当什么了?

    “不愿意算了,我在找别人。”陈季风也不废话,转身就要离开,反正他可以去找别的女人来演这次戏,无非是费些功夫找人罢了。

    “好,”佟诗盈突然高声喊住陈季风,坚定地说道:“我愿意。”

    可是那刻,佟诗盈心中却燃起了斗志,她就不信这个男人不会爱上她,她定要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彻底的征服他。

    下章预告:洛释申在母亲的要求下被迫与秦岚订婚,却在订婚现场逃跑。亲们,这几天要晚上才会更,但是会保证每日两更哦

    218 被迫订婚

    (“什么?订婚?”当洛释申听到母亲提出这个建议时,时间还不能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就要反对,但还来不及开口,就被母亲斩钉截铁的打断‰使用访问本站。

    “释申啊,你们订了婚妈妈才能放心啊。”洛母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躺在病床上低声开口劝道。

    看到母亲这幅样子,洛释申拒绝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但是他真的要跟秦岚订婚吗?不,他不会背叛秦可的,秦可走时要他解决好这边的事,专心的等她回来,他不能辜负秦可啊。

    “妈,你现在这个身体就不要操心我的事了,等到你手术过后平安回来,我们再商量也不迟。”洛释申只好这样开口劝母亲,何况他说的也是实话,以洛母现在的身体真的是不能再折腾了,尽快做手术才是最好的方案。

    洛母颤抖着伸出手去握住儿子的手,笑道:“妈的身体没事的,你别听那些医生的,他们就是习惯夸张病情吓唬人。你订了婚,解决了终生大事,妈妈才能安心手术,万我醒不过来,看到你订了婚,也算不留遗憾了。”

    “妈,你别瞎说。”洛释申急了,赶忙开口打断了母亲的话,紧握住母亲的手,似乎松开,妈妈就会消失不见。

    “妈妈吓唬你呢,妈妈不会死的,妈妈还得看着你结婚,还得抱孙子呢。”洛母虚弱的笑了笑,声音中带了丝哀求的味道,“释申啊,就算为了妈妈好不好?看到你订了婚,妈妈才能放心去手术。”

    “妈,等你手术回来身体康复了好不好?”洛释申为难的皱了皱眉,他也不清楚自己味的推脱,到底是为了母亲的身体,还是只是在找借口拖时间。

    “释申。”洛母没有再劝,只是轻唤了声儿子的名字,眼中流露出哀求的意味,这样的眼神刺的洛释申难受,最后不情不愿的,他只好微点了下头。

    于是,这订婚的事情算是定了,洛母很开心,身体似乎突然间好了很多,开始认认真真操办起儿子的订婚仪式,为了哄母亲开心,洛释申便什么都依她的意思,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她说什么规模就是什么规模,板眼的看上去极重视的样子。洛母以为儿子终是忘掉了秦可,要跟秦岚好好的过日子,心情大好之下连病情都轻了些,洛释申稍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的罪总算是没有白受,虽然与秦岚相处的日子他没有天是不反感的,但好歹对母亲的病情有帮助,也算是没有白费他番苦心。

    订婚仪式很快敲定了下来,可是越到临近的日子,洛释申的心情越是沉重,虽然他在心里不停的劝慰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母亲的身体着想,他是个孝子,秦可定会体谅他的苦衷的,但他的心里始终的不舒服,背叛的感觉日益增长,有很多时候,他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秦可刚刚离开,他就跟别的女人订婚,他不配得到秦可的爱。

    矛盾纠结和挣扎日复日的充斥洛释申的心间,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折磨疯了,与此同时,对秦可的思念如同汹涌的潮水般蔓延过他孤独的心,有很多时候,他都想放下眼前的切,去追寻秦可的足迹,将她寻回来,再也不放手□至有那么几次,他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可临走前,他将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又放回去,放回去再拿出来,这么遍复遍的折腾,最终,他也没说服自己真的放下父母,为了爱情不顾切。

    如果是平时,洛释申还能找兄弟几人商量商量,可最近,大家似乎都比较不顺。项嘉允这个家伙是最幸福的,带着老婆去了国外提前度蜜月;韩童磊与薛紫嫣虽然结了婚,却因薛紫嫣父亲的关系,直瞒着掖着,韩童磊虽是抱的美人归,却看得到吃不着,急的眼睛都要红了;陈季风这个孩子更是不知出了什么事,非要与付相思闹分手,夜之间好像突然变了个似的,他们几人还的抽空去劝他......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订婚的日子,终是来了。

    因为是市大户的洛秦两家联姻,所以许多市的风雨人物都来了,现场无比的气派热闹,整个订婚仪式可以用奢华来形容,但洛释申看着这奢华热闹,心里却冰冷片,仿佛这奢华热闹是别人的,而他不过是个前来参加聚会的过客而已。

    下章预告:订婚仪式能否顺利完成?洛释申该如何选择,洛母的病情又到了何等地步?晚上第二更揭晓

    219 逃走

    (秦岚今天打扮得很漂亮,笑的脸的妩媚,轻挽着洛释申的胳膊,从容优雅的跟客人打着招呼,洛释申直都是面无表情的,连话都很少说上几句‰记住本站的网址:。似乎从头到尾,这件事跟他点关系都没有,他好像并非今日的主角,而只是来参见宴会的宾客而已。

    订婚仪式很快开始,对新人站在台上,司仪在台上说了好半天,洛释申直处于游离状态,似乎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然后就是男方给女方带订婚戒指,洛释申木然拿出枚硕大的钻戒,缓缓的向着秦岚的左手无名指上移去。他看着那张酷似心爱女子的脸,不知怎么,秦可的容颜与眼前这张脸重合在了起。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与秦可从认识到分开的点点滴滴。

    最初的缘分是在机场开始的,两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却意外的拿错了对方的行李。

    第次见面却是在斯骊集团的酒会上,他本来还在的丢了合同会被项嘉允那个家伙收拾,可谁知他竟在酒会上见到了秦可——这个拿错了他行李的女孩。

    借着换回行李的借口,两人有了第单独相处的机会,不过是聊了几句,他惊喜的发现这个女孩不管在哪方面都很对他的胃口。

    那次见面后,他的心中便有了这个女孩的影子,正想着该如何再约她出来次,却在酒吧意外的英雄救美,救了被流氓调戏的秦可。

    然后他便开始频频的约秦可出来,打定了注意追求她,她却直淡淡,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他带她去了家美式咖啡馆,在里面的愿望贴上写下了:洛释申想秦可的手。

    面对着他的追求,秦可直持观察态度,直到那次乌龙的相亲,他听了母亲的话误以为要与秦可相亲,结果来的人却是秦岚∝可以为他脚踩两条船,气的大发脾气,也是那次,他第次吻了她,彻底得到了她的芳心。

    虽然接下来面对着那么多的挫折和反对,两人却直坚守爱情。直到他怀疑是她换了母亲的病历,发狂之下伤害了她,才真的毁了他们的感情。

    都是我的错,我为什么不相信秦可呢,为什么当时不能冷静,为什么要让愤怒焚烧了理智,秦可并不是那样的女孩啊,她那样的善良,怎么可能做出偷换病历这等事我的错,我误会秦可,伤害秦可,如果我今天再与别的女人订婚,我就真的对不起她,再也没脸见她了。

    这是洛释申此时心中唯的想法。

    所以,他毫不迟疑的,坚决如铁的缩回拿着戒指已经到了秦岚无名指边上的那只手,然后笑,转身丢下秦岚和在场的所有人,跑出了宴会大厅。

    “秦可,你要我处理好这边的事,安心等你回来,我会乖乖听话,照你说的去做。那么,你定要快些回来啊。”洛释申冲着天空咆哮,他知道这么做很傻,但他坚信秦可能感觉得到。

    在外面闲逛着,洛释申不知不觉间就回到了那间曾与秦可去过的美式咖啡馆,重新坐在两人曾坐过的位置上,喝着两人曾喝过的咖啡,洛释申几乎落下泪来,这里有秦可的味道,有两人爱情的味道。

    在这里静静做了下午,直到天都黑了,洛释申才起身打算回去——他从订婚现场这么跑只怕家里面都乱了套了,他得回母亲了。

    临走前,洛释申竟然又看到了曾经留下的那张字条:洛释申想秦可的手。

    看着字条,洛释申笑了笑,然后又重新拿过起那张字条,在这句话的后面又添了三个字。

    辈子。

    洛释申想秦可的手,辈子。

    回到家中,果然不出洛释申所料,洛母在儿子从订婚现场跑走后当场就昏了过去,抢救了半天后才苏醒过来。

    洛释申回到家中,便看见洛父和秦母脸色都很不好看,秦岚不见了踪影,洛母则看见儿子回来就开始哭。洛释申叹了口气,不去管别人,拉过母亲的手,道:“妈,我会尽快办好去德国的签证,我带你去德国,不管怎么样,咱们先把身体治好,行不行?”

    “儿子,你......”洛母似乎还想再劝什么,却被洛释申开口打断,“妈,我已经二十七岁,你能不能将我当成个成年人,切都让我做主好不好?妈,儿子已经长大了,成年了,该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了,你听话。”

    洛母怔,看着这个自称长大了的儿子,竟然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

    下章预告:洛释申带母亲去德国手术,秦可反而回了国,回国后却发现个秘密。

    220 离开的,回来的

    (文学度 (沉默了半晌,洛母终是颤抖着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算了,儿大不由娘,或许正像儿子说的那样,他长大了,有很多事其实是可以自己做主的‰记住本站的网址:。

    “那你先回房休息,今晚我会把德国那边的事情全部敲定,明天我就去大使馆办理签证事宜,咱们尽快去。”洛释申轻抱了下母亲,柔声道。

    洛母听话的点了点头,正打算起身上楼时,秦母猛然站起身来失声尖叫道:“站住,你们洛家欺人太甚,洛释申,你在订婚仪式上逃跑,你把我家秦岚放在眼里了吗?你们洛家把我和女儿放在眼里了吗?告诉你,今天我家秦岚丢尽了脸伤透了心,你们不给我个说法,谁也不许离开。”

    “这......”洛母为难的看了秦母眼,又看了儿子眼,说不出话来。

    秦母见此情景,架势更足,站起身来就要开骂,洛释申却不惯着她,冷冷瞥了秦母眼,淡淡道:“你在骂别人之前,先去问问你的女儿做过什么好事吧。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你们母女,不要再惹我,以前我看在秦可的面子上不跟你们计较,但换来的却是你们味的得寸进尺,以后我不会再对你们客气了,你们母女最好老实点,不要激怒我。”

    洛释申给人贯的感觉就是温和脾气好,秦可就曾说过洛释申身上有种“纯良”的气息,总是给人温暖的感觉。可洛释申脾气虽好,却到底是出身豪门的贵公子,真的被激怒了也不是下不去狠手,他心里也有狠厉的面,尤其是秦家母女再的挑衅他的底线,他早就被激出了怒火,如果这对母女再不知好歹,他亦不会再退让。

    秦母本来还理直气壮,很嚣张的样子,见到洛释申发了火,也有些害怕了,毕竟现在秦家败了,没了秦父护着,她们母女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她恶狠狠的瞪了洛家人几眼,猛地跺脚,大骂道:“好啊,原来你们这些人都是落井下石之辈,看到我们秦家散了就趁机欺负我们母女是不是?姓洛的,我告诉你,这事没那么容易就过去,现在你是和我女儿谈恋爱,你在订婚典礼上跑了,我女儿被人嘲笑丢尽了脸,我不会善摆甘休的。”

    说完,秦母又恶毒的看着洛家三人几眼,然后冷笑着离开了。

    “释申。”洛母低唤了儿子声,眼中有些担忧,洛释申轻轻搂过母亲的肩膀,安慰道:“妈,没事的,我会把切都解决好的,你相信你儿子。”

    洛母没有吱声,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完全信任儿子。洛父走了过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欣慰的说道:“儿子,你长大了,懂得什么是自己想要的,懂得如何处理好切,爸爸很高兴。记住爸爸的话,只要是自己真心喜欢的,就永远不要放手。”

    “老公。”洛母惊呼,她听懂了洛父的意思,分明是在鼓励儿子不要放弃秦可,追求秦可回来。

    洛父拉过妻子的手,叹口气道:“我看啊,你病历被换之事另有蹊跷,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觉得秦可那孩子不是那种人,至少我看她比她姐姐的人品好。淮显在世时,经常跟我说,他这个女儿是个好孩子,让咱们接受她,我与淮显相识三十多年了,我相信他的眼光,更相信咱们儿子的眼光。”

    洛母张了张嘴,似是还想说什么,却终没有说出口——罢了,孩子们长大了,他们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做主好了。

    因为外公是德国人,洛释申的签证很快办了下来,那边的医院和做手术的切事宜都已准备妥当,洛释申带着洛母,坐上了飞往德国的飞机。

    而洛释申前脚刚刚离开市,秦可便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陈医生,我已经回市了,咱们什么时候见面?”刚出机场,秦可就打了个电话,得到对方的答案后,连家都没回,带着行李就打车去了家茶馆。

    在茶馆里,秦可见到了这次回来主要要见的人。

    陈医生——陈启民,洛母的主治医师。

    秦可在外旅行时,突然有天,受到封陌生的邮件,邮件上说查出洛母病历被换走的疑点,消秦可可以协助自己查清真相。邮件的落款就是陈医生,秦可二话不说就买了最快的机票回来市,见了陈医生。

    刚坐下,陈医生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就说道:“秦小姐,关于你婆婆病历被换之事,我察觉出些不妥,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有人故意害你。”

    下章预告:秦可怀疑秦岚陷害自己,请陈医生帮忙调查,却偶遇秦岚,姐妹再起争执文学度

    221 姐妹

    (文学度 (“恩,我猜到了‰使用访问本站。”秦可点也不意外,点了点头,低声道:“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真的拿错了病历,或者是当初病历给我时就是错了的,我还暗叹自己倒霉。后来,我越想越不对劲,便开始怀疑是有人要害我。”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在医院病历拿错这种事不算常见,却也不是没有,但是要说你换了病历,我却是怎么也不相信的。”陈医生今年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长的倒是颇为英俊,笑容温柔随和,看上去很好相处的样子。

    “你倒是相信我,我们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几次。”秦可苦笑道,猛然间又想起出事时洛释申对她的怀疑和决绝,心中痛——他们相爱场,到了关键时刻,他连最起码的信任都不肯给,反倒不如个外人。

    陈医生看到秦可眼中的落寞,笑道:“你也别怪洛先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事关他的母亲,他瞬间失了理智也是正常。”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秦可好奇的问道。

    “呵呵,我在大学期间主修外科,副修可是心理学。”陈医生依旧温和的笑着,还很绅士的给秦可倒了杯茶。

    “我察觉出不对劲,就想去调监控录像,但我不是警察又没有正当的理由,几次要求院方都不同意。”陈医生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后来医院负责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换了人,好巧不巧,换上的竟是我高中时的死党,哥们嘛,都是可以两肋插刀的。”说到这,陈医生夸张的做了个两肋插刀的动作,惹的秦可哈哈大笑,然后他继续道:“我那哥们冒着被开除的危险,帮我调出了监控录像,你猜我在里面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有人在你拿病历那天也去过资料室,而且时间刚好是在你之前。”

    “是林医生吧。”秦可似是点不意外,笑道。

    “你知道?”陈医生倒是很意外,用种刮目相看的目光打量着秦可。

    秦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道:“陈医生,能否再帮我个忙?”

    “请说。”陈医生痛快答应。

    “你去帮我再查查监控录像,查林医生去资料室前几日的,看看有没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去找过林医生,她长的跟我很像。”秦可字句道,其实她早就该想到的,这件事定是秦岚做的,以秦岚的性格,必不会轻易放过她,只恨她当初只顾着伤心绝望,没有冷静下来思考下就离开,平白的让秦岚查到了她和洛释申中间。

    陈医生痛快的答应了,临走前,他告诉秦可,洛释申带着母亲去了德国做手术,秦可听后愣了下,随即苦笑不已——她与洛释申是有缘无分还是好事多磨,她刚回来他便走了,两人似乎注定了只能分隔两地,他们之间明明是那样的相爱的,却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磨难和挫折出现,刚刚在起便被迫分开,永远没有安宁之日。

    “秦可。”秦可正在走神,身后突然传来了声怒吼,秦可下意识地回头,然后便是个耳光砸在她的脸上。

    秦可被打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却见秦岚脸狰狞的瞪着她,怒吼道:“贱人,你又回来干吗?都是因为你洛释申才不肯给我订婚,还从订婚仪式上逃走,让我丢尽了脸,他为了躲我还跑到国外去,都是你。”

    边骂着秦岚边挥舞着胳膊再次上前,而此时秦可已经反应过来了,抬起手来捉住了秦岚的胳膊,然后另只手顺手就给了秦岚记耳光。

    秦岚完全料不到秦可会还手,完全被打懵了,秦可二话不说又是巴掌,然后狠狠的甩开秦岚,冷冷的看着她。

    “你敢打我?”秦岚恶狠狠的瞪着秦可,似乎还想再还手,秦可嘲讽道:“如果你聪明的话就不应该动手,你不会忘了我学过空手道吧?”

    “贱人,我,我跟你拼了。”秦岚虽然喊着,却不敢再上前,秦可回手又是记耳光,冷声道:“你嘴巴干净些,不然你骂句我就打你次。”

    “你,你......”秦岚气急败坏,却也不敢再动手,只是指着秦可,字句道:“你休想抢走释申,我不会让给你的。”

    “释申什么时候是你的啦?”秦可大笑道,看到秦岚听过这话后脸色更白了几分,她继续嘲讽道:“秦岚,你简直跟你妈样,不配别人对你好,你永远都不满足,可我告诉你,我不会再让着你了⊥申他是我的,以前是以后也是,你甭想得到他。而且,你做过什么好事,我会调查清楚,你自己还是先想好怎么善后吧。”

    下章预告:项嘉允许诺言提前蜜月游,项嘉允承诺要给妻子个盛大的婚礼文学度

    222 要做你的新娘

    (文学度 (“嘉允,那里有个教堂,好漂亮,我们进去多拍几张好吧?”兴奋了路的许诺言依旧兴致勃勃,看到不远处有间白色的教堂,尖叫着拉着老公的手跑了过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项嘉允后面背着旅行包,脖子上挂着重重的单反相机,简直就是副打杂的苦力劳动者涅,被许诺言拉着跑东跑西,却依旧乐此不疲。

    两人出国旅游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去了香港新加坡,最后路转战迪拜,算是提前度了个小蜜月♀段时间里,两人感情升温,天二十四小时的腻歪在起,甭提有多甜蜜,第次恋爱就嫁人的许诺言总算是体会到了初恋般的感觉,用她的话来说,算是此生无憾了。

    而项嘉允呢,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般的宠爱娇纵过个女孩子了,他喜欢这样惯着许诺言宠着许诺言,这会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幸福。

    这些天下来,项嘉允对许诺言的娇惯甚至到了过分的地步,可他就是想这样的把许诺言惯坏,惯到所有男人都受不了她,惯到她只能留在他身边的地步。他项嘉允的女人,本来就是要成为世界上最骄傲的公主。

    三分钟后,项嘉允和许诺言来到教堂外面,而里面竟然正在举办场婚礼。

    新郎和新娘很热情,即使与两人素不相识,也诚心邀请二人进来观礼,许诺言坐在教堂里面的座椅上,看着幸福的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步步的走向属于自己的幸福,眼中流露出羡慕的光芒。

    人人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