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575030648 - 第 1 5 部分阅读 重生之祸女嫡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殿下难道不知您的份量?自从皇上和太后知道您出事后,扬言要亲自出宫寻您,若非文武百官拼死相阻,皇上和太后恐怕皇上下了死令,若是三日内找不到殿下,就要属下们全部陪葬!”云舒面色难掩委屈和悲壮之情1(

    龙斐眸光闪,随之笑道:“行了行了,本王不是回来了吗?”

    凤浅眯了眯眼,那条小道异常隐蔽,若非龙斐细心眼亮,极难发现,寻他们的人必是在山崖附近寻下崖之路,不会走太远,而下崖之路根本没有,那般万丈深渊,除非有上等攀岩高手或者有人跳下去,否则,别说三日,三个月也找不着他们,龙腾此令实在是强人所难了,也许他心中已经当龙斐不在了,多派些人下去陪他罢了。

    此次害她之人显然是早有准备,她猜,连着上次烟球之事起,都是同人所为,这人究竟是谁,与她有何仇怨,非得至她于死地?

    “殿下,浅儿!”朝阳郡主从辆马车上下来,惊喜不已:“你们回来了,太好了!”

    凤浅看着朝阳,这次,她觉得朝阳的笑容并不是那么温暖,反而有些异样的寒冷,她似累坏了,爬在龙斐背上,不语。

    “对不起,浅儿,那日我临出门时闹肚子去晚了,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还好殿下及时赶到我知道你在怪我”朝阳难过得泪水涟涟,说不下去。

    凤浅嘴角勾:“郡主严重了,郡主又不是故意迟到凤浅怎么会怪你,此次多亏殿下暗中派了人保护凤浅,也多亏殿下舍命相救,此情此意,凤浅定当报答,只是凤浅今日实在累了,可否麻烦郡主先送凤浅回府,其余他日再言?”

    龙斐对朝阳道:“郡主不必自责,此次非你之错,怪只怪对大小姐下手之人,待本王查出凶手,定不会轻饶,既然郡主有马车,你就送大小姐回府吧!”

    “是2(”朝阳细细打量了二人番,见并没有特别之处,难道二人相处天夜,什么也没发生?

    龙斐将凤浅放到马车上,而后骑上云舒的马先步进了城。

    云舒立即骑马带着人跟了上去。

    马车也紧跟着进了城,回候府的路上,朝阳多次想开口询问凤浅与龙斐相处之事,凤浅皆闭目休息,累坏了的样子,她又不好再开口,于此默默路,直到凤浅被人扶进府,朝阳也没得只片语,但她心中却十分不安,直觉告诉她,凤浅与龙斐那天夜的相处里,绝对发生了什么事!

    龙斐进城后,邺京就了,各方皆得到消息,有欢喜的,自然也有失望的,龙斐径直回了府,清洗番,换了干净衣衫进宫见龙腾和太后。

    宫中自然也收到消息,早已等得着急不已,见到龙斐玉树临风地走进来,心中都松了口大气。

    太后最先站起身迎上去,把将儿子搂进怀里:“吓死母后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跟着凤浅那丫头跳崖?你可有想过母后和你皇兄?”

    “母后,是儿臣不好,让母后担忧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龙斐笑着慰母亲。

    龙腾怒道:“还敢有下次?你想把朕和母后都吓死吗?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行事越发没有体统,不过个女人,值得你堂堂王爷舍命相救?”

    皇后和众妃嫔静立不语,她们心中不知道有多羡慕凤浅,能得大商位高权重的斐王殿下舍命相救,八辈子,不,十世修来的福气!

    “可不是,那丫头就算再好,你也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3(”太后虽然喜欢凤浅,却更加在乎自己的儿子。

    龙斐面带笑容,眸光璀璨:“儿臣就是把年纪第次碰到深爱的女人,所以不想失去她,儿臣的命不及她重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八十三章 秘密

    ?

    凤浅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静观不言。

    龙腾怒极拍案:“龙潇,你给朕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兄,这还用得着解释吗?臣弟眼便看穿了,今日这酒中之毒乃是小四命凤筝所为,城外兵马也是前来助他成事的,若非三儿及时发现酒中有毒,此时皇兄已然饮下毒酒”

    龙腾气得全身颤抖:“逆子!”

    “父皇,儿臣冤枉,明明是凤筝这妖女”龙潇扑通跪地辩白。

    “回皇上!”凤筝含泪打断龙潇的话:“我是听三皇子之命,前来毒杀皇上的!”

    龙潇双眼冒火,站起身脚踹倒凤筝:“妖女,你胆敢污蔑本皇子,我杀了你!”

    “三哥,当着父皇的面,你竟要杀人灭口吗?”龙呈向前拦下要下杀手的龙潇。

    龙腾摊坐在椅子上,摇头不止:“枉朕那般待你,你却不食好歹,弑父杀君,逆子,逆子!”

    “皇上,冤枉啊!”淑妃回过神来,站起身跪地:“潇儿是冤枉的,这是有人陷害,皇上明查!”

    龙腾站起身,走到淑妃面前,脚踹过去:“贱人,都是你生的好儿子,事到如今切目了然,你还敢喊冤,你真当朕是昏君?”

    “父皇难道不是昏君吗?”龙潇突然大声问道。

    龙腾冲过去,甩了龙潇巴掌:“畜牲!”

    “没错,儿臣是畜牲,但这也是父皇你逼的,你生有六子,却要将皇位传给胞弟,个闲散不管世事的斐王,枉儿臣满腹才华,却无用武之地,这都是你逼的!”龙潇悲痛道1(

    龙腾咆哮:“你有狗屁的才华,你只有满腹狠毒诡计,知子莫若父,你们是什么性格有几斤几两朕还不清楚吗?若朕将这大好江山交到你们手上,大商有何将来可言?”

    “父皇难道不狠不毒?当年为得皇位,不惜利用小皇叔和太后”龙潇看向龙斐:“小皇叔可知太后所中之毒是何人所下?”

    龙腾抬脚狠狠踹向龙潇:“胡说八道!”

    龙潇被踹出数丈之远,撞到凤浅所坐的桌椅之前,吐了口血。

    凤浅临危不乱,静静起身,站到旁,看着龙潇,终于等到这天,龙潇,原来你也没有那么厉害,原来除掉你是这么简单!

    龙斐丢下酒杯,站起身欲走向龙潇。

    “二弟!”龙腾向前拦下龙斐:“你别听那个畜牲胡说!”

    太后亦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面惊诧。

    龙斐甩开龙腾,步步走到痛得脸色苍白的龙潇面前,蹲下来,定定望着他问:“你说什么?”

    “太太后的毒,是是父皇所下”龙潇断断续续说完,又吐了口血。

    龙斐猛地拽紧拳头,看向凤浅。

    凤浅点了点头,那日在安定候府,她就是想告诉龙斐,太后的毒是龙腾所下,可龙斐不愿听,她便没再说,没想到今日被龙潇抖了出来,龙潇的目的是不想让龙腾如愿。

    太后差点晕倒,皇后立即扶住了她。

    众人惊得说不出话来,天要塌了,大商要乱套了!

    龙腾闭上眼睛,没想到临死前还是坏了他在母亲与胞弟心中的形象,难道这是天意?

    龙斐全身冰寒,起身走到龙腾面前,笑着问:“皇兄,你告诉臣弟,小四说的不是真的!”

    “二弟”龙腾半响吐出声来:“他说的是真的!”

    龙斐拳头拽得咯咯响,咬牙问道:“为什么?”

    龙腾不语,极力忍着情绪2(

    龙斐眸中闪过道杀气,疾速伸手掐住了龙腾的脖子,怒问:“为什么!?为什么!?”

    “斐王殿下息怒!”文武百官纷纷跪地哀求。

    龙呈亦急道:“小皇叔”父皇纵然千错万错,仍旧大商国之君,他的兄长啊!

    龙斐咬牙闭眼,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滚落无暇的脸颊,过了片刻,他重重甩开龙腾,冷笑道:“其实不问我也知道是为何,皇兄是位好皇帝,心为大商江山呕心沥血,为了大商你愿意做任何事,可是你可知道,臣弟虽与你母同胞,性情志向却丝毫不同,臣弟更看轻这世间情意,如若为了皇兄为了母后,臣弟愿意做任何事,但绝不会为了其它伤害皇兄和母后!”

    太后痛哭不已,有如此两个儿子,她不知是悲还是喜。

    龙腾捂住沉痛的胸口,也是红了眼眶:“朕知道,但朕没办法,朕从小受父皇教导以国为重,这种念头已在朕心中生根发芽,朕之所以给母后下毒,就是怕有朝日你甩手离去,那大商的江山,将交由谁人之手?朕不愿在死后再被父皇唾骂责备!”

    “所以!”龙斐脚将桌案踹翻,甩袖指向龙腾:“你就给生你育你的亲生母亲下毒,让她痛苦了这么多年,你可知道这些年母后是如何痛不欲生的?龙腾,你不配为人子!”

    太后的心痛得似要裂开,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从小捧在手心长大的儿子,她费尽心机扶持上位的儿子,竟然下毒迫害了她这么多年,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她寒心绝望的了!

    在场众人无人敢出声,就连凤浅也不敢出声,太后在龙斐心中的份量大商无人不知,太后就是龙斐的逆鳞,且触碰他逆鳞的还是自己尊敬有加的亲兄长,没有比这个更诛心的事!

    龙腾摇摇欲坠,龙呈见状立即扶住他:“父皇”

    龙朕看了龙呈眼,心中趟过丝温暖,这个孩子从始至终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有个这般优秀的儿子?

    龙斐踹翻了桌案后,就息了怒火,沉了好半响,问道:“玉轻烟是你的人?”

    龙腾愣,点了点头3(

    凤浅吃了惊,却也明白了为何玉轻烟医术如此高明,却无法解太后所中之毒,可是,为什么前世太后会‘病死’?这不合理,她突然看向龙潇,难道?

    龙斐自嘲笑:“是我太自负!”言罢,拉着太后快步离去,背影决绝。

    龙腾向前伸手欲阻止,岂料胸口痛,嘴中阵甜腥味,赫然噗出口血来,倒在了地上。

    “皇上!”众人大惊,场面片混乱。

    第七十七章 圣意

    ?语出,众人默。

    皇后等妃嫔自是羡慕不已,凤浅能得才绝天下,俊美无双,尊贵万分的斐王殿下如上真情真意,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

    龙腾是帝王,又是男人,向来以国以已为先,女人只是他心中的调味品及平衡局势之物,如何能走心?听到这话眉头拧得紧紧的,他对这位弟弟颇为看重,自是不愿他将个女人看得比命都重要,他的身分不允许,他的使命也不允许。

    太后吃了惊,这个儿子从小孝顺万分,二十多年来,她这个母亲是他最重要的人,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她的份量,可如今,她觉得凤浅替代了她,成为了儿子心中最重要,甚到比她还要重要的人,她是他的母亲,在他心中占有最重要的份量这很正常,可凤浅,个外人,短短半年时间,便可以令他舍命相救,太没道理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凤浅让她很是不安!

    “二弟,跟朕到书房去,朕有话对你说。”龙腾拍了拍龙斐的肩膀,率先离去。

    龙斐朝太后礼:“儿臣先去,晚些再去给母后请安。”

    太后叹了口气,给他理了理衣发:“你也累坏了,和你皇兄说完话就回府歇息吧,改日再来见母后。”

    “多谢母后体谅,儿臣告退。”

    龙斐走后,太后看向还在出神的皇后:“听说这次是朝阳那丫头约凤浅丫头去赏花而引来的事?”

    “回太后,确有此事,朝阳因出门时闹肚子去晚了,才让凤大小姐陷入危险不过,臣妾认为,幸亏朝阳晚到,否则两人同时出事,斐王爷还真不知道能不能两全。”皇后回过神来,回道。

    太后眉头扬,朝阳与斐儿交情甚深,若两人同时出事,不知斐儿会更看重谁?她看了皇后言:“这倒也是,背后指使的人查出来没有?”

    “正在查1(”皇后向前扶住太后:“此事有皇上做主,斐王爷也不会罢休,太后您老人家就不要操心了,保重身子要紧。”

    太后笑了笑:“就你会享清福不过这些年后宫在你的管制之下如此安宁和睦,哀家是放心你的。”

    “谢太后。”

    “皇兄有何事?”进了御书房,龙斐懒散地往椅子上坐,站起茶喝了口,咂了咂嘴问。

    龙腾挨着他坐下,十分严肃道:“二弟,不知去年朕与你说的事,你可有考虑清楚?”

    龙斐喝茶的动作顿了下,把茶杯放下,看了龙腾眼:“皇兄膝下六子,个个聪慧睿智,何必要揪着我这个闲散之人不放?”

    “朕膝下六子,皇长子乃先皇后所生,确实有大才,可惜未成年早夭,先皇后为此郁郁而终,老二风流成性,游荡花间整日不知宫门朝哪开,老三虽聪明,却心胸不广,行事阴毒,老四文武双全,然存妇人之仁,老五生性纯良,耳根子软,非天子之象,小六机智,又是嫡出,可皇后过度溺爱,朕也懒得管教你说,朕能把这江山托付给谁才能放心?”龙腾摇头满怀无奈。

    龙斐抓了抓鼻子,打太极:“皇兄正值不惑之年,何以这般着急托付大商江山?几位皇侄也年纪善轻,加以时日还怕不成器候?”

    “唉!”龙腾重重叹了口气,站起身背对着龙斐,哀怜的声音闷闷传出:“朕也想能亲自调教众位皇子成器,奈何天意难违,朕怕是看不到那日了!”

    龙斐心头紧,豁然起身:“皇兄此话何意?”

    龙腾转过身,隐隐见得眸中有光:“太医诊出,朕得了不治之症!”

    “什么?”龙斐猛地拽住龙腾的手:“哪位太医诊出?何时之事?”

    “前年中秋宴后,朕便觉得行事心有余而力不足,常有眩晕之感,众位太医皆查不出原因,以为是朕过于劳累之故,直到去年冬天,朕半夜流鼻血不止,太医院三大院首翻遍医术终是查到朕之病症,乃是肺疾2(”

    “肺疾?”龙斐拧眉道:“医书上确有鼻通肺窍之说,皇兄的症状与肺疾相似,但臣弟不信皇兄如此身强体壮会得不治之症,待臣弟宣玉轻烟进宫请脉,且看她如何说再议。”

    “不必了。”龙腾拉住要离去的弟弟:“朕已经请玉太医诊治过,她的结果与太医院致!”

    “她为皇兄诊治过了?”龙斐吃惊。

    龙腾道:“你也不要怪她隐瞒你,此事事关重大,朕又给她下了死令,不可外传,她自是不敢告诉你,此事除了几位太医外,连太后都不知道,今日朕告诉你,就是想让你知道,朕的时日不多了,如果死之前不能将大善的江山托付给信得过的人,朕死不瞑目!”

    “皇兄!”龙斐掀袍跪地,悲痛不已。

    龙腾扶他起来:“只要你答应朕的请求,朕便安心了,这大商的江山当年本就是父皇要传于你的,你已经让给朕次,难道还要让给朕的皇子第二次?”

    “可臣弟之志不在于此,且大商几百年来,从未有过传位给兄弟之例,臣弟怕此事但传开,会掀起无法控制的风波。”

    “朕何曾未考虑过种种可能?但朕更相信,你之富糟以买下大商半壁江山,你的权势无人能及,你的才华更是无双,这个皇位除了你,没有人更合适。”

    龙斐不再作声。

    龙腾心狠,曲膝跪地:“算朕求你!”

    “皇兄!”龙斐及时扶住他,重重跪下:“皇兄如此岂不是折杀臣弟?”

    “那你是答应朕了?”龙腾眸光闪闪3(

    龙斐闭上眼睛思虑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龙腾大喜,扶起龙斐:“朕代大商子民谢谢二弟了。”

    “皇兄莫要如此说,臣弟已然无颜面对大商子民。”龙斐为兄长的系国之心感动。

    龙腾搓了搓手,有些激动:“下个月是朕的生辰,朕决定在宴会上宣布此事,二弟早做准备。”

    “是。”龙斐抱拳礼。

    殿外站了许久的龙潇猛地回过神来,快步离去,脸色如即将下雨了天空,阴沉之极!

    ------题外话------

    推荐好友简寻欢新文《重生嫡妃宠翻天》

    尹若曦错信佛口蛇心继母姐妹渣爹的话,被毁了清白,夺了嫁妆,嫁人为妾。临死前才知道真相,“若有来生,定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永生永世,不死不休!”

    携恨重生,素手抄刀,斗继母,惩嫡妹,灭渣男,溜王爷,手到擒来。

    渣渣们骂她:心狠手辣,五行缺德,矫揉造作表里不白莲花。

    尹若曦笑,“珍爱生命,严惩渣渣,起阴谋,将其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第七十八章 谋事

    ?凤浅回到候府,被众人围着上下打量了几圈,头都转晕了,冷梅幽菊哭得泪人样,止都止不住。

    “好了,我不是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么?你们哭成这样是几个意思?”凤浅忍不住要止住她们。

    冷梅抽泣:“大小姐不知道,当奴婢们醒来见到地尸体时,吓得魂都没了,后来听到斐王殿下身边的云舒说你和殿下起坠崖了,奴婢差点就跟着跳下去了,您失踪这段时间,奴婢刻也没合眼,如果您还不回来,奴婢也就要随您去了!”

    “就是就是,大小姐把奴婢们吓死了,呜呜。”幽菊哭得更伤心了。

    凤夕羡慕道:“大姐姐身边的人如此忠心,真让妹妹羡慕呢。”

    “可不是,这两个丫头,哦,还有那个叫秋娃的车夫,可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听到有声音立即跑出来问,是不是大小姐回来了,唉,看得我这心呀,酸酸的。”杨姨娘说着也红了眼眶。

    宝姨娘拉着凤浅的手:“大小姐切莫再行此骇人之举,婢子这肚子可不经吓。”

    凤浅心头暖暖的,嘴上却道:“瞧你们说得严重的,都过去了,我已经没事了,你们就放心吧!”

    “你也是有福气的,这次多亏了斐王爷相救,浅丫头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老夫人道。

    凤安终于能插进话了,立即道:“老夫人言之有理,此事务必要放在心上,斐王殿下可不是般身份,不可马虎了。”

    凤浅点头:“祖母和父亲放心,浅儿会好好谢谢殿下的。”

    以身相许算是大谢了吧?

    回到瑞园,凤浅洗漱过后,吃了些东西,准备上床躺会,这时,冷梅进来禀道:“大小姐,三皇子派人传来口信,约您明日在栖凤茶楼见1(”

    凤浅懒懒道:“去回话,明日必到。”

    翌日,凤浅去了栖凤茶楼。

    “不知三皇子找臣女有何事?”凤浅盈盈礼。

    龙潇朝旁边的椅子扬手:“大小姐请坐,先喝杯茶,我们慢慢说。”

    “多谢三皇子。”凤浅坐下来,端起桌上的热茶嗅,露出笑容:“殿下果然看重凤浅,这可是极品庐山云雾,有钱也未必能买得到。”

    龙潇夸道:“大小姐对茶也如此有研究,真是令本皇子佩服,本皇子认为,这庐山云雾只有大小姐配饮。”

    “三皇子抬爱凤浅愧不敢当。”凤浅小抿口,笑叹:“果然好茶,只是不知三皇子如此费心,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凤浅出力?”

    “大小姐可还记得本皇子上次在安定候府告诉大小姐的事?”龙潇问。

    凤浅点头:“当然,如此重要之事,凤浅自会放在心上,可是事情有了定论?”

    “大小姐猜得不错,小皇叔已经答应父皇,父皇也决定在下个月的龙诞宴上公布。”龙潇握紧拳头,怒不可遏。

    凤浅眉头微皱,这次龙斐差点出事,龙腾自是急着逼他接位,唯恐事情再发生变故,只是龙斐不会轻易接受才是,何以答应了?

    她看了看龙潇握起的拳头,笑道:“三皇子不必如此气愤,此事还没有那么严重。”

    “大小姐不知道,事情远比我们想的严重得多。”龙潇急道。

    凤浅不解:“哦?愿闻其详2(”

    “父皇得了绝症,时日不多了!”

    凤浅眉头跳:“什么?”

    怎么可能?前世龙腾在四十岁诞辰之日被她毒杀,那时善未传出任何龙腾病重的消息,怎么如今龙腾竟会得了绝症?

    先前,她直不知道龙潇已然那般得宠,为何还会杀父夺位?那日在安定候府,龙潇告诉她龙腾有意让龙斐接位时她才明白,所以去年龙潇才会对龙斐下手,却正巧被她所救。

    前世龙潇并未能除掉龙斐,所以改变方向,对太后下了手,龙斐伤痛欲绝离去,可如今她医治好了太后,龙斐不会再走,恰在这时,龙腾又得了绝症,提前将皇位传于龙斐,龙潇自是急不可耐。

    时间提前了这么多,难道是因为她重生而发生的改变?

    终然时间提前了,切发展还是如前世大径相同,她想,龙潇此刻必然起了杀父之心!

    “本皇子直不明白父皇为何要传位于小皇叔,昨日若不是本皇子进宫,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原来,在父皇心中我们六个儿子谁也比不上小皇叔,父皇太偏心了!”想到昨日父亲对他的评价,他恨不得立即让那老东西归西。

    凤浅将龙潇的神色尽收眼底,不急不缓问:“三皇子可有打算?”

    “定要在父皇宣布之前阻止此事。”龙潇紧了紧拳头道。

    凤浅端起茶喝了口,想到前世自己的下场,眸光闪出阵阵幽寒,凤筝,龙潇,该让你们自食恶果了,她抬起头,对龙潇道:“臣女有计,不知三皇子可愿试?”

    “大小姐请说。”龙潇已然急不可耐。

    凤浅眯了眯眸子,此时的龙潇虽有夺位之心却无夺位之谋,还不任她这个故人左右?

    “三皇子府上可有位身怀绝技的高人?”

    龙潇微惊:“大小姐如何知道?”

    “三皇子不用管臣女如何得知此事,只要回答是与不是便可3(”

    “是,此人乃是本皇子费尽心机所得,尤善下毒。”

    凤浅笑:“如此,臣女先恭喜三皇子,大业可成!”

    “此话怎讲?”龙潇心中喜,却也疑惑:“难道大小姐想让此人出手”毒杀父皇或者小皇叔?

    凤浅点头。

    龙潇立即否决:“此事本皇子不是没想过,但此人是逃犯,绝不会为本皇子冒此险。”

    “三皇子莫急,听臣女说。”凤浅缓缓道:“我二妹妹不是在殿下府中么?”

    龙潇点就通:“大小姐的意思是让二小姐去?”他想了想,甚觉得好:“不错,二小姐是女子,只要化作宫婢便可行事,且二小姐遭受父皇围杀,若事败必然有理由可封众人之口,若成了,也怪不到本皇子头上来。”

    凤浅眯眼,前世今生,龙潇之心果然如虎狼丝毫未改,若不是今生她先下手为强,此时她必为鱼肉任其宰割,真是造化弄人!

    “三皇子果真聪慧,只要二妹妹成事,安定候府,尚书府及国公府必会支持三皇子,再加上三皇子在朝中的人脉,何愁大位不得?”

    龙潇眸中的怒意慢慢转变成喜悦。

    凤浅微笑如花:“此次是凤浅首次帮三皇子,算是凤浅送给三皇子的首礼吧!”

    龙潇十分满意:“大小姐这份首礼真是贵重,待事成之日,本皇子定会回大小姐份大礼。”

    凤浅紧紧握着茶杯:“那,凤浅便恭候三皇子的回礼了!”

    第七十九章 相商

    ?夜静,白衣男子破窗而入,潜入女子闺房,直奔床踏而去,轻轻掀开被子,却不见有人,顿时惊。

    与此同时,房间突然亮,女子轻盈温和的声音响起:“堂堂斐王殿下,深夜潜入臣女闺房,欲意何图?”

    龙斐转过头,见他思念不已的人儿靠墙坐在角,颗明亮的夜明珠在她手中把玩,随着珠子转动,她的脸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神情,而那朋皓月般皎洁明亮的眸子,却璀璨如辉,他勾嘴笑,走过去搂她入怀:“你不让本王公布我们的事,本王不能明目张胆来看你,只能夜深人静之时来解相思之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在等你。”凤浅温柔低道。

    龙斐心头热,更是搂紧了她:“你的事要办多久,本王等不及想娶你回府了。”

    “今夜我便是为了此事等殿下,很快,事情就会结束。”凤浅推开龙斐,将珠子放到架子上,调好光亮,坐到桌子前。

    龙斐也跟着坐下来,甚是欢喜:“真的?”

    “真的。”凤浅点头,看着龙斐,认真问:“今晚凤浅有事问殿下。”

    “问。”龙斐有些口渴,独自倒了杯茶喝。

    凤浅道:“听说皇上有意让殿下接位,殿下也答应了,凤浅想知道,殿下是否真的要当皇帝?”

    “你是如何知道此事?”龙斐顿了动作,惊讶问。

    凤浅笑而不答,而是道:“我想先听殿下的回答。”

    龙斐口饮尽杯中的茶,把杯子放,道:“本王不想当皇帝,但皇兄”

    “殿下,凤浅明白了1(”凤浅阻了他的话,笑望着他。

    龙斐无法招架这样的笑容,握住她的手:“本王只想和你过惬意快乐的日子,当皇帝太辛苦,又有许多规矩,本王不愿你跟着受罪。”

    “有殿下这句话,凤浅知道该怎么做了。”凤浅主动依进龙斐怀中,这个男人,当真是看透了她的心思,知道她厌倦了这样的日子。

    龙斐抚着凤浅的背,笑问:“现在可以告诉本王,是如何得知本王已答应接位之事了吧?”

    “三皇子告诉凤浅的。”她起身答道。

    龙斐拧眉:“小三?”沉了片刻,他问:“小三想做什么?”

    凤浅笑,龙斐果然聪惠,她直接道:“三皇子找我商议如何阻止殿下接位,他要当皇帝。”

    龙斐并不意外:“这个本王直知道,否则这些年他不会时不时找些人来刺杀本王你给他出了什么主意?”

    “如果凤浅告诉殿下,殿下肯定会生气。”

    “本王不会生气,你今晚不睡觉等着本王不就是要告诉本王小三的计划吗?”龙斐握住她的手:“无论你给他出了什么主意,本王就不会怪你。”

    凤浅回握住龙斐的手:“谢谢殿下。”

    “龙斐!”

    凤浅失笑:“龙斐。”

    龙斐露出幸福的笑容:“说吧!”

    “我让三皇子在龙诞那日,毒杀皇上,并保证凤白苏三家鼎力支持他。”凤浅轻道。

    龙斐眉头挑,笑道:“女人,你可真够狠的2(”

    “殿下可以去皇上面前举报臣女。”凤浅假装生气,转过身去,她当然知道龙斐不会,个愿意为她付出性命的男人,她怎么会不相信他?

    龙斐站起身,从身后抱住她:“你这丫头,真话假话你分不清吗?本王对你的心意你难道还在怀疑?”

    “凤浅信你。”她接着道:“我本就是要引三皇子入局,介时再将他的罪行暴露出来,不让她有丝毫机会翻身,所以,还请殿你配合我。”

    龙斐点头:“放心,小三这些年来的账本王都记着的,看在皇兄的份上本王才直没有动他,既然他连自己的父亲也要杀,本王还有何理由再留他?只是,事成之后,该如何打消皇兄的心思?”

    “这个我已经有了安排,殿下那日只要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看戏就行!”

    龙斐点头,心中奇怪:“小三哪里得罪你了,你要给他设个这么大的套?”

    “三皇子没有得罪我,只是以前送了份大礼给我,我只是回个礼罢了!”凤浅眸光慢慢阴冷下来。

    三皇子府后院,龙潇敲了敲凤筝的房门,有丫头打开门,凤筝立即迎了上来:“三皇子!”

    “你在府上住得还习惯?”龙潇忍住心中的厌恶,走进去问道。

    凤筝立即答:“习惯,习惯,只是直未曾见到殿下,十分想念。”

    “最近事情多,本皇子未能来看你,让你受委屈了。”龙潇坐下来,将丫头都打发出去,拉过凤筝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凤筝欢心不已,同时也紧张万分:“三皇子何时能为筝儿平反?”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父皇十分相信钦天监的话,说你是祸国妖女,如果要为你平反,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本皇子能当皇帝3(”

    凤筝心头喜:“那”

    “只要本皇子当上皇帝,介时为你平反,再封你”他故意顿下,柔情地望着她。

    凤筝面上掩饰不住笑了出来:“谢殿下。”

    “可是你也知道,本皇子虽然得宠,父皇却迟迟未立本皇子为太子,而且最近本皇子得知消息,父皇要在龙诞之日传位于小皇叔龙斐!”

    凤筝急了:“什么?那怎么办?”

    “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只要筝儿能为本皇子办件事情,这皇位自然是本皇子的。”

    “什么事?只要筝儿能做的,定帮三皇子做。”

    龙潇握紧她的手:“真的?”

    凤筝脸上红,认真点头。

    “好。”龙潇凑到凤筝耳边,说了几句。

    凤筝起初脸上越发滚烫,听完后猛地惊:“殿下要筝儿”

    “怎么?你不愿意?”龙潇脸色沉。

    凤筝急道:“不是不是,筝儿愿意!”

    龙潇笑了笑:“你放心,本皇子绝不会让你出事,事成之后,你就是本皇子最宠爱的女人!”

    凤筝目光飘向远方,脸上布满喜悦:“筝儿定不负殿下厚望。”

    第八十章 密谋

    ?四皇子龙呈应国公府二公子白逸予邀请,前往国公府下棋,巧遇表妹凤浅回府探望外祖母,甚感欣喜。

    “早知浅妹妹今日也在,我应该早些来才是。”龙呈大步走到凤浅身边,关切问:“浅妹妹可还好?”

    凤浅出事,他本要出宫寻找,岂料母妃不让,他被困宫中,内心的焦急却是无人能知,幸好她平安归来,也并没受伤,明知她很好,却还是忍不住要问。

    白逸予摇头,颇有醋意:“如何知道浅妹妹在此就要早来,都是兄弟姐妹,四皇子眼里难不成只有浅妹妹,而无我等?”

    “可不是,四表哥偏心。”白馨儿附和。

    龙呈急了:“我你们咳!”

    凤浅见状噗嗤笑出声来:“四表哥不要理他们,他们是闲来无事打趣你玩儿呢!”

    “我就知道,你们兄妹最是可恶,老二,想来你这个年纪仍旧孤身人实在无趣,不如我向皇上请旨,给你选名大家千金婚配?”龙呈走到白逸予身边,脸坏笑地道。

    白逸予脸色大变,立即抱龙呈大腿:“不用不用,这种小事怎么能麻烦我们英伟神武的四皇子?”

    龙呈下巴扬,胜利。

    白馨儿悄悄退出,默默离开,生怕龙呈点她的名!

    “好了,两位表哥也别吹胡子瞪眼了,二表哥不是说有新的名家孤本要给我和四表哥看么?”凤浅制止两人的打闹。

    白逸予收了面上情绪,严肃点头:“请四皇子移步书房观。”

    “什么名家孤本搞得这般神秘兮兮的?”龙呈从腰间取出把折扇,啪地声打开,边煽风边走向书房1(

    来到书房,龙呈发现两位舅舅也在,正并肩而坐,在商谈着什么,他甚是奇怪,他们几个在的时候这些长辈们都是很自觉地走开,让他们玩闹的,今日怎么?

    “四皇子。”两位舅舅起身朝龙呈礼。

    龙呈转头看了白逸予眼:“你小子又在搞什么鬼?”

    白逸予笑而不语,待凤浅进门后,朝门外守着的两人点了点头,然后随手关上门。

    龙呈听到关门声,更是奇怪了,收了扇子指着白逸予:“还关门?”

    “四表哥。”凤浅笑望着他:“今日是浅儿让逸予表哥请你过来共商大事的。”

    “你?”龙呈吃惊:“共商什么大事?”隐隐有些念头在脑中闪过。

    凤浅朝前面的椅子扬手:“我们坐下再说。”

    龙呈纵然有满腹疑惑,也只得听凤浅的往椅子上坐下,众人也都先后落坐,凤浅才缓缓道:“浅儿有件事要告诉大家。”

    众人屏声静气听。

    “皇上龙诞日马上就要到来,整个邺京陷入热闹喜庆之中,但是没有人知道,有人却在暗处策划场弑君夺位的阴谋!”

    众人面色大变,龙呈豁然起身,急呼:“什么?”

    “四表哥莫急,听浅儿说完。”凤浅朝龙呈摆了摆手,让他坐下。

    龙呈坐回去,心里却急不可耐。

    白枫也忍不住问道:“浅儿,此事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2(”凤浅重重点头。

    白逸予问:“是何人如此大逆不道?”

    “大家可以猜猜。”凤浅道。

    白逸予和龙呈相视眼,心中已经有了猜疑之人,并未说出来。

    沉稳的二舅舅白林细细道来:“皇上膝下六个儿子,大皇子过慧早夭,二皇子风流无度,四皇子淡泊无争,五皇子温和善良,六皇子骄奢过极”他看着凤浅:“唯独三皇子文武双全,甚得皇上之心,其母淑妃宠观六宫,三皇子母子之心,路人皆知。”

    凤浅点头:“二舅舅透切。”

    “是三皇子?”白枫有些不明白:“三皇子得宠已非几日,他得皇位的机会最大,何以要冒险夺位?”

    众人也是不解。

    凤浅道:“因为皇上有意让斐王殿下接位。”

    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惊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会儿,龙呈叹了口气道:“父皇明智,放眼朝野上下,谁人比小皇叔更适合当这个皇帝。”

    凤浅笑看了龙呈眼,端起茶喝了口。

    “不对。”龙呈突然想到什么:“父皇尚未及不惑之年,如此年轻怎么会突然要传位小皇叔?”

    凤浅眸中闪现赞赏的光茫,道:“因为皇上得了不治之症。”

    众人大惊。

    龙呈腾空而起:“父皇父皇他得了不治之症?”

    “四皇子!”白逸予拉住他:“冷静点3(”

    龙呈哪能冷静,甩开白逸予走到凤浅面前急问:“此事小皇叔知道吗?玉太医医术高明,也不能医治?”

    “四表哥的孝心令小妹佩服,这些年来皇上看重三皇子,冷落你与白妃娘娘,可四皇子心中毫无怨言,此刻全然无其它,心系在皇上的病情上,帝王之家能有四皇子这般孝顺的人,实在少见。”自古帝王家重利轻情,父子兄弟全然没有真正的情义,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虚情假意,万事万物,旦牵扯到利益,切都要靠边站,哪能像龙呈这般全然不顾利益只问亲情的?

    龙呈怅然笑了笑:“纵然父皇于我无心,可我为人子却不能无情,且这么多年来,母妃谆谆教导,父皇是国之君,自然是以大义为先,于国于子民面前,我实在不值提。”

    “说得好。”人从里间走出来,夸道。

    龙呈转头,见是龙斐,面色变:“参见小皇叔。”他怎么在这?

    龙斐向前扶起他:“小四,浅儿果然没有看错人,你确实是能托付重任之人。”

    龙呈看了看凤浅,又看了看龙斐:“这”

    “你父皇病重,着急将大商江山托付出去,却认为众儿子中,无人可堪重任,故而意将皇位托付于本王,但本王无心于此,却又不忍拒绝你父皇多番哀求,只好应下,前些日子大小姐将小三夺位之事告诉本王,还向本王举荐你,本王心中有所疑虑,故而在今日试你试,此刻?br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